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锦衣候,封藏着统一天下的
    花嬷嬷有些不明白。

    “王妃娘娘,今天的饭菜不用加醋啊!”

    花嬷嬷确定饭菜的调味品都是事情加好了的,不差。

    “王爷爱吃!”

    苏槿夕朝着花嬷嬷挤了挤眼睛。

    花嬷嬷顿时明白了什么,连忙应了两声跑进小厨房拿醋去了。

    夜幽尧忽然握着苏槿夕的手:“槿夕……”

    苏槿夕顿时有些愣。

    这可是夜幽尧第一次这样喊苏槿夕的名字。

    “夜幽尧,你能不能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能不能给个明白话,也让我能安心。

    “很多事情本王现在还没法跟你说清楚,但你相信我,本王这一生只会有你一个王妃,不会再有其它人。”

    这算是长情的告白吗?

    苏槿夕怎么也没有想到,夜幽尧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个生在古代的封建王爷,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思想?

    古代的王爷不都是三妻四妾的吗?

    “夜幽尧,这是你说的!”

    苏槿夕抿了抿唇。

    “本王说的!”夜幽尧语声坚定。

    苏槿夕嘴角渐渐扬起,接着脸上的笑容像裂开的花朵一样,灿烂的怎么也收拾不住。

    就连夜幽尧也被感染的嘴角微微扬起。

    苏槿夕忽然看的有些愣了:“真好看!”

    “什么?”夜幽尧蹙眉。

    “吃饭!”

    苏槿夕埋头使劲往自己嘴巴里扒饭,眼角眉梢是怎么也抑制不住的笑。

    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呢!

    但他不知道,其实夜幽尧在面对别人的时候从来都不笑的,甚至连看着他从小长大的花嬷嬷都从来没有见他怎么笑过,直到遇到苏槿夕。

    这已经数不清夜幽尧是第几次笑了,是专属于苏槿夕的微笑。

    “王妃娘娘,醋来了!”

    花嬷嬷笑嘻嘻地将醋拿了过来。

    但是苏槿夕一直埋头吃着饭,没有搭理。

    “王妃娘娘?”花嬷嬷又喊了一声。

    苏槿夕还是没有反应。

    “殿下,这……”

    花嬷嬷有些懵逼。

    “花嬷嬷,醋不能乱吃的,更不能多吃,对身体不好!”苏槿夕忽然抬头道,一语双关。

    这下花嬷嬷就更加懵逼了。

    这醋不是王妃娘娘让她去拿的吗?

    “确实!”

    夜幽尧盯正在吃饭,冷不丁道。

    苏槿夕脸颊一阵灼红,瞪了夜幽尧一眼,继续埋头吃饭。

    夜幽尧也跟着吃饭,不说话了。

    花嬷嬷站在一旁,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更不好再问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将醋放在两人吃饭的小饭桌上,还是拿回厨房去,索性一仰头,将整整一瓶醋给喝了。

    喝完后花嬷嬷脸上原本就有不少皱纹的皮肤蹙的更紧了,两只眼睛都睁不开。

    这醋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不能乱吃,更不能多吃。

    酸啊!!!

    吃完饭后,花嬷嬷收拾着碗筷,绿篱准备了一些水果,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夜幽尧和苏槿夕吃了点水果,闲来无事,苏槿夕建议将云开阁上已经开花的那些盆栽都搬下来,让夜幽尧挑选一些,放到扶云殿去。

    苏槿夕种的花和别人种的有些不一样,全都是能开花的中药,有黄芩、凤仙、藿香、独角莲、芦荟等。

    苏槿夕发现,夜幽尧果然是不喜欢花的人,在选花的时候竟然不知道从何下手。

    苏槿夕给他建议了好几盆,夜幽尧都是一个劲地摇头,最后他竟然看中了被苏槿夕放在云开阁二楼的窗台上,没让人搬下来的两盆蝴蝶兰:“就它把,给本王的书房搬一盆就行。”

    那可是苏槿夕最喜欢的花啊!好不容易养到开花,特宝贝着呢!没搬下来就是没打算给夜幽尧送。

    不过既然夜幽尧开口要了,苏槿夕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谁让他是夜幽尧呢!

    站在一旁的花嬷嬷看的有些傻眼了。

    还有站在清幽院门口准备进来给夜幽尧回报事情的管家。

    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夜幽尧竟然也能碰得了花花草草,他们原本以为夜幽尧天生和这些东西相克呢!

    不过清幽院能有一点这些东西也好,有生气!

    这王妃娘娘可真不一般呢!

    她的出现真的改变了殿下很多。

    怎么说呢……管家这一路虽然表达的不是很多,但殿下和王妃娘娘的相处,以及殿下的变化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殿下的人生里似乎……已经被透进去阳光了。

    后来管家也不忍心进去打扰苏槿夕和夜幽尧了,转身出了清幽院。

    花嬷嬷也很有眼色地早早回去睡了,临走前遣散了清幽院的明卫。

    “夜幽尧……夜幽尧……”

    苏槿夕将蝴蝶兰搬进夜幽尧的书房,出来之后发现夜幽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想的有些入神,伸手在夜幽尧的眼前晃了晃。

    夜幽尧回神,看向苏槿夕,嘴角浅浅上扬。

    “想什么呢?”

    夜幽尧拽着苏槿夕在自己身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那个他经常喜欢拿出来盯着看的透明琉璃瓶。

    “在想这个!”

    “哇,这是什么啊?这么好看!”

    透明的琉璃瓶子,里面装着的不知是什么东西,淡蓝色的。像蜘蛛网一样,但看上去又不像,似乎是烟雾一样的东西。再细看,又像是水,反正让人觉得那东西有一种奇特的神秘感,让人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苏槿夕拿在手中摇晃了两下,里面的东西似乎没什么变化,正想开打瓶塞闻一闻味道,夜幽尧忽然了她的手:“小心,这是剧毒!”

    剧毒????

    苏槿夕有些不可思议。

    解毒系统一直没反应啊!

    不可能吧?

    但夜幽尧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

    “这毒的名字叫做黯然,是你看到的这种颜色,无味。但它的毒性是你远远无法估量的,只用一滴就能让整个帝京城的所有人尸骨无存。”

    天!

    苏槿夕难以置信的缓缓瞧向了自己手中的琉璃瓶。

    这说的,怎么跟抗战时期日本人研究出来的细菌武器一样。

    “相传西周战神锦衣候的墓里封藏着一统天下的秘密,有人说是一匹无可估量的宝藏,有人说是大量的兵马,但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更没有人知道锦衣候墓的具体位置。天下传言,只有解开”黯然的谜底,就能找到锦衣候墓的具体位置。”

    夜幽尧说这些的时候苏槿夕一直盯着他的眼睛。

    那双黝黑深邃的眸子似乎很远很远,远的苏槿夕此刻才发现,夜幽尧的胸怀是如此的大。

    大的连幽王府,甚至天宁都不在他眼中。

    他想要的,或许更多。

    那是一个沉默男人的胸怀。

    不过,苏槿夕觉得这些事情怎么听起来这么不靠谱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