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贵妃醉酒,一生的荣耀
    古代的墓在现代被发现的也不少,好一点的里边顶多陪葬品多一点,考古价值大一点。

    就算风光到秦始皇墓那样,顶多也不过是比平常的坟大一点,但左右不还是坟坑吗?

    这种东西只有在电视剧和小说里才能出现非常夸张的情节,但事实上都不科学啊!

    而且人家编剧和作者在开头的时候也会交代,剧情纯属虚构,是根本就不存在的,瞎编的!

    “夜幽尧,这种东西你也信?”

    苏槿夕笑着问夜幽尧。

    “本王想要什么,从来都不靠这些东西。但是本王的父皇就是因为黯然而死,就死在本王的面前。所以本王必须知道它的谜底是什么,甚至不惜任何代价。”

    父皇?

    是先皇吗?

    先皇难道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终老病死,而是因为黯然这种剧毒?

    不过,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苏槿夕才直到,夜幽尧说的并不是先皇。

    苏槿夕见夜幽尧在说起这些的时候原本就冰冷的眸光更加幽冷,双手紧紧地攥着,骨节都在发白。

    他的内心一定很难受吧?

    而且他和他的父皇的关系一定比传说中的更深,不然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再说起这些的时候他还会如此痛苦。

    苏槿夕的手轻轻负上夜幽尧的:“夜幽尧,你的意思是……?”

    “槿夕,本王想让你尽力帮我查出黯然的秘密。本王相信你!”

    这个答案在夜幽尧说起黯然和锦衣候墓之间的关联的时候,苏槿夕的内心早已隐隐猜到的,但是她没有立刻答应夜幽尧。

    解毒系统根本检测不到黯然有毒,这就说明依照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办法查到黯然的秘密。

    不过思忖一番之后苏槿夕还是答应了。

    “夜幽尧,你放心,我会尽力的。”

    现在没办法解开,就只能尽力修炼解毒系统,让解毒系统升级了。

    说不定解毒系统达到更高的境界,对黯然谜底的破解就有眉目了。

    “夜幽尧,我给你跳支舞好不好?”

    主动想给夜幽尧献舞的女子不少,但是夜幽尧应该没有想到苏槿夕竟然会跳舞,顿了一下之后说:“好!”

    苏槿夕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

    “你稍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苏槿夕上了云开阁,半晌再下楼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鹅黄色的霓裳羽衣。头发也是重新梳过的,被高高盘成了一个双环的发髻。额头上点了一朵火红色的梅花,画了长长的睫毛,唇瓣虽然红润,但不妖艳。

    脸上的毒斑被解之后的苏槿夕原本长相就很出色惊人,被这样一打扮,更加俏丽夺目,玉姿仙骨。

    在苏槿夕出现的那一刹那,夜幽尧正要端着茶杯去喝茶的动作忽然顿住,那双黝黑深邃的双眼竟然沉静下来,盯着苏槿夕时都有些移不开眼。

    苏槿夕嘴角上扬一笑,提着裙摆走下台阶,在夜幽尧的眼前站定之后“唰”一下,手中忽然多了一把牡丹蝶梦的折扇。

    那扇子上金黄色描花被勾勒的栩栩如生,不是过分夺目的朱红色,也不是太过清淡的粉,却是恰到好处的和苏槿夕那一身霓裳羽衣的颜色正搭。

    随着手中折扇缓缓打开,在夜幽尧的眼前一甩,眉目留情间苏槿夕曼妙的腰肢侧压,转身,甩袖,清亮的声音响起。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

    只要梦里与你一起再醉一回

    金雀钗玉搔头是你给我的礼物

    霓裳羽衣几番轮回,为你歌舞

    剑门关是你对我深深的思念

    马嵬坡下,原为真爱魂断红颜

    ……”

    这首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是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苏槿夕为毕业生典礼编排的。只可惜那天刚好姑姑去世了,苏槿夕没来得及展示。

    后来又想着在国医局的年会上表演,但是还没等到年会,她就抽风的穿越了。

    虽然一直没有机会亮相,也没有再排练过,但是苏槿夕的一板一眼、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甩袖、每一个下腰,每一个莲步都做的非常到位、优雅。

    犹如贵妃再现。

    霓裳羽衣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专、承、起、落,就像在空中被她掌控的花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夜幽尧都已经停住了所有的动作,眼睛在苏槿夕的身上从未转移过。

    当苏槿夕唱到第二遍的时候,夜幽尧忽然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苏槿夕的身后,拽住了苏槿夕的衣袖。苏槿夕一个转身之际刚好跌进了夜幽尧的怀中。

    她温柔多情的眸子对上他冰冷而又极度隐忍着的惊艳目光,两两相对望间全都是情深似海。

    “夜幽尧……”

    苏槿夕蜜唇轻启。

    “槿夕,你记住,本王不会让你跟着我如此悲凉。更不会有你所唱的梦断红颜。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会让你享尽一生的荣耀。”

    苏槿夕内心隐隐的一阵刺痛,伸出纤细的柔荑想推开夜幽尧,但奈何被夜幽尧抱的更紧。

    他从来不知道,夜幽尧的那些冷漠、恐怖、绝情都是真的,而这样的深情、霸道原来也会是真的。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茫茫

    问君何时恋

    菊花台倒影明月

    谁知吾爱心中寒

    醉在君王怀

    梦回天和爱”

    她故意将最后一句“梦回大唐爱”修改成了“梦回天和爱”。

    天和大陆的“天和”

    苏槿夕在夜幽尧的怀中唱完整首歌。感觉到夜幽尧眸中的情绪越来越重,也感觉到搂在自己腰间的那一只手臂越来越僵硬。

    “夜幽尧……”

    苏槿夕想继续推开夜幽尧,因为这样揽腰抱着的姿势时间一长,她的腰就很酸。

    却没想到她伸出去推在夜幽尧胸口的手被他一把攥住,然后一拽。将苏槿夕的身子拽直了。

    紧接着,夜幽尧冰凉的唇瓣就毫无预兆地负了下来。

    苏槿夕惊讶地再次瞪大了双眼。

    这是夜幽尧第三次吻苏槿夕,却不像前两次那么霸道汹涌。

    而是轻柔的像棉花糖一样。

    那冰凉的唇瓣在苏槿夕的薄唇上轻轻辗转着,就像轻吮着甜美香醇的桃花蜜一样。苏槿夕有种被渐渐捧上了天空,踩在云端上的感觉。

    内心渐渐升起的暖流越来越浓,越来越弄,都快要将她弄花掉。

    夜幽尧吻的很轻柔,很小心,苏槿夕都不忍心再去推开他,更不忍心挣扎。

    忽然她很想知道此刻的夜幽尧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她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瞧见夜幽尧竟然逼着双眼。

    长长的睫毛浓密如林一般排列成了两队,那绝美的容颜靠的很近很近,看的让人心乱如麻。

    苏槿夕都不敢再看下去,连忙又闭上了双眼。

    原来夜幽尧在吻她的时候是闭着双眼的啊!

    听说男的吻女的时候都是睁着眼睛的。

    会闭着眼睛的都是极少数,也是很难得的痴情又专一的那种。

    夜幽尧,你会是吗?

    苏槿夕想着内心不禁隐隐刺痛、轻颤。不由自主地用另一只手轻轻地环住了夜幽尧的腰,青涩地回应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