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揭晓,麒麟阙的秘密
    夜幽尧似乎因为苏槿夕的回应而忽然兴奋起来,气息变得沉重,吻的力道也加重了。但却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放开了苏槿夕。

    苏槿夕内心忽然有些空虚。

    夜幽尧幽深的眸子瞧着苏槿夕脸颊娇红,眉目如桃,嘴唇也有些红肿,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夜幽尧……”

    苏槿夕娇羞地低垂着眼眸,轻吟一声。

    “别动!”

    夜幽尧的声音忽然有些低沉的涩涩,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夜幽尧……”

    苏槿夕有些不解地抬头看夜幽尧。

    夜幽尧忽然伸出大手,和着长袖盖住了苏槿夕的脸。

    月光如华,花香清幽,美人娇羞含笑低垂头,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极致的诱惑。何况是刚刚已经经历过那一场深情的吻,此刻正如火焚身的夜幽尧。

    他怕再听到苏槿夕的声音,再见到苏槿夕那张如画的面容,会忍不住,再也忍不住……

    “夜幽尧……”

    衣衫下的苏槿夕抿了抿春,手指轻轻掐了掐夜幽尧的腰。

    他们已经是夫妻,并且已经有了苏家后花园那场欢爱,如今又彼此生情,其实可以名正言顺地想要更多。但是夜幽尧却没有那样做。

    半晌之后夜幽尧放开了苏槿夕。

    此时二人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天空已经开始下起了薄薄的小雪。

    这是苏槿夕穿越到这个时空之后看到的第一场雪,也是今年秋冬时节的第一场雪。

    原来这个时空和她以前的那个时空一样,秋冬分的不是很明显,刚入了深秋,冬天还没有到来,雪花就已经飘起了。

    “真好看!”

    苏槿夕仰起头,伸手接住一朵朵飘下来的雪花。

    如水的月光下,雪花像是被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黄色,飞飞扬扬洒落而下,就像从天而降的礼花一样,好看极了。

    “咦,这是什么?”

    苏槿夕的脚下忽然踩到了什么。捡起来之后发现是一块雕刻着麒麟图案的玉阙。

    是方才夜幽尧吻苏槿夕的时候不慎从他身上掉下来的。

    “你没有见过这么东西吗?”夜幽尧有些不敢相信地蹙着眉头问。

    按道理这应该是苏槿夕的东西,她没有理由不认识。

    “好像……是见过的。”苏槿夕思忖了半天:“这应该是四姐的东西吧?还没进幽王府的时候我在她的院子见过,被她不小心掉出来的。”

    应该是暗卫错抓苏梦瑶的那次。

    “你再看看!”夜幽尧还想确定。

    苏槿夕翻来翻去,还是一个雕刻着麒麟图案的玉阙嘛!就是她曾经在苏梦瑶的院子里见到的那块。

    确定没在别的地方见过。

    于是摇头。

    夜幽尧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咦,它好像被摔裂了,这有个缺口。”苏槿夕目光敏锐地发现了异样,刚用手指摸到缺口上,忽然“哎呦”一声。

    手指被玉阙的缺口划出了一道伤痕。

    “真笨!”

    夜幽尧想都没有,直接将苏槿夕的手指拽到了自己的口中。

    手指被吮吸的时候内心酥酥麻麻的,苏槿夕瞧着夜幽尧的样子,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笑甚?”

    夜幽尧放开苏槿夕的手,蹙着眉头问。

    苏槿夕只是含笑不语,内心却在想,原来吓的外界之人闻风丧胆,对内冷若冰霜,不近人情的有王殿下也和凡人一样啊!

    这种小男生和小女生谈恋爱的时候做的事情他也会做。

    看来神和凡人的区别也不是很大嘛!

    好像夜幽尧的态度转变的有些过快,前一刻还是寒冬风雪,转而现在竟然成了春意融融。

    不过怎样的夜幽尧都让苏槿夕喜欢的不得了,这样的,和她更近一些。

    忽然手中玉阙在染了苏槿夕血的位置散发出了一阵刺眼的光芒,苏槿夕被吓了一跳,连忙扔掉了玉阙。

    玉阙在落地之后反而光芒越加强烈,一阵灿烂的扫射之后从里边飞出一朵彼岸花来,在苏槿夕和夜幽尧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飞落在了苏槿夕的背上。

    苏槿夕双眼一翻,顿时晕了过去。

    一切来的都太快了,夜幽尧都还没来得及护住苏槿夕。

    “槿夕……槿夕……”

    夜幽尧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但是苏槿夕根本什么都听不见。

    “槿夕……槿夕……”

    夜幽尧担心地呼喊着。

    忽然,地上的麒麟玉阙幻化成了一道闪亮的光芒,飞入了和变化同样的位置。

    夜幽尧的眼眸微微眯起,发现轻薄的霓裳羽纱之下,一副奇怪的图案在苏槿夕的背上闪着灿烂的光芒。

    “殿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花嬷嬷听到动静,赶了出来。

    夜幽尧用宽大的衣袖连忙遮住了苏槿夕的背部,抱起苏槿夕往云开阁的走。

    “王妃晕倒了,快去找太医。”

    “是!”花嬷嬷也是一脸的担心。

    走了两步,夜幽尧又回头:“请云太医。”

    绿篱也已经过来了,但是夜幽尧没让绿篱跟上阁楼。

    夜幽尧将苏槿夕抱到床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退下了苏槿夕的衣衫。

    苏槿夕光华细嫩的肌肤和优美的曲线让他微微一顿,但此刻他比较担心的还是苏槿夕背部的那个图案。

    那是一个麒麟脚踩彼岸花的图案。

    构图的麒麟和彼岸花与方才玉阙染上了苏槿夕的血之后飞入苏槿夕身体的一模一样。

    不过印在苏槿夕的背上比在那玉阙上时候更加栩栩如生。

    麒麟神态威武,头部傲天,似要怒号百兽。

    脚下踩着的彼岸花花瓣开的正妖艳,色彩火红,就像活了一般,急切地要从苏槿夕白皙的肌肤里迸射出来。

    夜幽尧忽然想到,之前苏槿夕说自己并没有见过麒麟阙。但据他所知,麒麟阙本身就是苏槿夕的东西。

    这是为什么呢?

    转而他又想到,曾经安插在苏府的眼线来报,说夜珅和苏仙惠搜遍了苏槿夕的全身都没有找到麒麟阙。但是后来他和苏槿夕在后花园一番之后麒麟阙又被他捡到。

    这说明麒麟阙一直都在苏槿夕的身上。

    但既然一直都在苏槿夕的身上,夜珅和苏仙惠为什么没有搜到呢?

    难道……

    夜幽尧眯着眼眸,深深地盯着苏槿夕背上那个麒麟脚踩彼岸花的图案。

    难道当时麒麟阙就已经印在苏槿夕的背上了?

    麒麟却是从这图案中掉出来的?

    那么苏槿夕的生世……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是如此离奇的事情却不见得随便可见,也不是随便在什么人的身上就能发生。

    除非苏槿夕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