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苏槿夕,你是在给本王点火
    “这个不中用的东西,他可是朕的儿子,是东宫的太子,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做出那种事情。怎么能……”

    皇帝一口怒气没有顺过来,捂着胸口满脸的痛苦,差点就给晕了过去。

    大臣们连忙惶恐地跪在地上。

    “陛下,臣等惶恐,您千万要保住龙体啊!”

    “龙体为重啊陛下!”

    半晌,皇帝的情绪才平复了些,但脸色仍然很不好看,指着方才回禀事情的那名大臣:“你继续说,现在帝京城的老百姓都怎么说?”

    “臣惶恐,臣不敢呐皇上!”

    皇帝方才的怒气那么大,谁还敢多说一个字?

    “说!”皇帝怒斥。

    那人一咬牙,索性豁出去了:“都说太子不仁,作为太子未来的太子妃,霍小姐伪善不仁。今日长安大街上发生的事情都是上天对他们二人的惩罚。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皇帝强忍着怒气,凛冽呵斥。

    大臣被吓的颤颤巍巍:“还说太子有违仁道,不是上天注定的储君人选,若不应天命,将来非要继承皇位,定会遭受天谴,断送龙脉……”

    “闭……闭嘴……都给朕闭嘴……胡说八道……全都在胡说八道……”

    皇帝怒指着那人,但是说话的时候就像是中风了一样,口齿开始不轻。

    瞪大了双眼直接晕了过去。

    苏槿夕回到幽王府,刚进入清幽院,花嬷嬷神情有些严肃地迎了上来。

    “王妃娘娘,王爷回来了!”

    “恩!”苏槿夕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

    “王妃娘娘,您在长安大街上的事情王爷已经全都知道了。”

    花嬷嬷说着,看了一眼扶云殿的方向。

    苏槿夕便明白了,夜幽尧知道长安大街上发生的事情,不高兴了。

    扶云殿的殿门开着,看样子没有不让人进的意思,所以苏槿夕没有去云开阁,而是先去了扶云殿。

    “夜幽尧!”

    夜幽尧正坐在书案前整理信件,苏槿夕一进门就见了他,喊了一声。

    “恩!”

    夜幽尧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抬头。

    苏槿夕走了过去,想瞧瞧夜幽尧在看什么东西,夜幽尧也没有回避苏槿夕,所以苏槿夕大概也看了个清楚,都是各方信件,苏槿夕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不过发现书案上放着的那盆从云开阁的搬过来的蝴蝶兰竟然长的比苏槿夕养着的那盆还要好看。

    摆弄了一番花枝,自言自语道:“没想道这里也是个看脸的年代,果然美男养的就是不一样。”

    夜幽尧虽然在忙事情,但是夜幽尧的话还是听进去了,不过没听明白,抬头皱着眉头瞧着苏槿夕。

    苏槿夕脸上淡淡的:“没什么,夜幽尧,你先忙吧!我回去睡会。”

    说完正要走,没想到手臂却被夜幽尧给拽住。

    苏槿夕回头看他。

    夜幽尧将苏槿夕拽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去哪儿?”

    自从南宫小婊忽然出现,后来又消失,云开阁的阁楼上发生那件强吻事件后苏槿夕和夜幽尧之间的距离莫名的近了很多,夜幽尧似乎不像以前那样对苏槿夕冷漠了。

    只是这样的夜幽尧让苏槿夕有些欢喜,不过也有些不习惯。

    苏槿夕有些僵硬道:“回云开阁。”

    “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应该给本王个解释?”

    一进门的时候,花嬷嬷就提醒过了,夜幽尧在生气,但是苏槿夕却想不明白夜幽尧到底在气什么。

    “解释什么?”苏槿夕轻蹙眉头。

    “你不明白?”夜幽尧也皱眉。

    苏槿夕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不会吧?夜幽尧,你连这种飞醋也吃?太小心眼了吧?”

    没想到苏槿夕竟然说的这么直接,夜幽尧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掰着苏槿夕的下颚问:“给本王一个理由。”

    苏槿夕很不喜欢这样的动作,有种被大爷调戏的感觉,想扭头甩开夜幽尧的手,但是却被夜幽尧掰的更用力。

    “恩?”夜幽尧强势逼问。

    “夜幽尧,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你要时刻记得你是本王的女人,别的野男人,休要惦记。”

    夜幽尧这是以为苏槿夕整夜珅和霍玉娇是因为妒忌她们在一起吗?

    别人误会她也就罢了,没想到夜幽尧竟然也要误会她。

    但是他凭什么啊?

    凭什么这么霸道地质问?

    她心里憋屈的已经够多了。

    “夜幽尧,那你也要给我记住,你是我苏槿夕的男人。外头的野姑娘你也少惦记。”

    苏槿夕回以冷艳的目光,反手撕住了夜幽尧的衣领,两只黝黑澄澈的眸子直直盯着夜幽尧的。

    夜幽尧见过很多种苏槿夕,却没见过今日这般强势霸道的,微微有些愣。

    苏槿夕的脑袋缓缓靠近了夜幽尧的鼻子一些,盯着夜幽尧黝黑深邃的眸子问:“夜幽尧,那个南宫小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夜幽尧的眸光渐渐变得更加深邃冰冷,掰着苏槿夕下颚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苏槿夕强忍着疼痛和不适,一点都不愿落了下风,进一步逼近:“恩?夜幽尧,你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也像吻我那样吻过她?”

    但是……

    下一秒,苏槿夕就敏锐地发现事情很不对劲了。

    非常非常不对劲。

    他们眼对眼,鼻对鼻,唇对唇。

    虽然没有吻上去,但一个凉薄,一个娇润,两对唇瓣贴的特别近。

    夜幽尧的一只手虽然捏着苏槿夕的下颚,但是另一只手却不知何时恰好放在了苏槿夕不盈一握的腰肢上。

    而苏槿夕一只手虽然攥着夜幽尧的衣领,但却坐在夜幽尧的双腿上,真个人和夜幽尧的身体贴的很近,另一只手为稳住重心,环在夜幽尧的脖子上。

    这动作是何其暧昧啊……

    简直让人不想污都不想。

    不过更要命的是,苏槿夕发现自己的屁股底下明显的不对劲,有什么东西渐渐地升起。

    她的脸颊顿时一片通红、灼热,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声音有些不自然地开口:“夜……夜幽尧,你……你这个流氓。”

    说着扭动着身子想从夜幽尧的腿上下来,但是腰间的那只手力道忽然加重。

    夜幽尧的声音比苏槿夕的更不自然,强力克制着什么,厉声道:“别动!”

    苏槿夕顿时身子一僵,再也不敢动了。

    夜幽尧闭了闭眼双眼,淡淡道:“你再动,本王可不敢保证不做出点什么。”

    苏槿夕脸颊灼红的厉害,发现夜幽尧因为极力地隐忍,额头已经生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胸口也不断地起伏着。

    “夜幽尧!”

    “恩!”

    “夜幽尧!”

    “恩!”

    “夜……”

    忽然掐在苏槿夕下颚上的手瞬间移到了苏槿夕的后脑勺。

    接着,苏槿夕的唇被夜幽尧狠狠地噙在了口中。

    “苏槿夕,你这是在给本王点火!”

    秋光明媚,晚霞正好,从窗户里斜射进来,晕染着一室春光。

    苏槿夕放开攥在夜幽尧衣领上的手,环抱着夜幽尧的脖颈,生涩地回吻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