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落石出,给一个交代
    茶水洒落在地上之后渐渐地泛起了一阵刺激性的白沫。

    出生在医学世家,若是还看不出来这茶水中真的是被人下了毒,那就是白痴。

    众人惊讶于苏槿夕辩毒的能力之外,又开始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这到底是哪个没长脑子的家伙啊?

    难道看不出来现在的苏槿夕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苏槿夕了吗?

    还敢做这么笨的事情,这不是一锅汤里头掉进了一只死老鼠吗?

    “王妃娘娘,您先不要着急,这事儿是谁做的,姐姐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给你一个交代。”一位姨娘道。

    “灵芝……灵芝……”

    外面遥遥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紧接着一条小白狗翘着尾巴跑了进来,跑到了苏槿夕的脚下,舔起了地上的水。

    众人的脸上再次一惊愕。

    苏仙惠连忙跑过来抱起了正在舔着毒茶的小白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小白狗刚被苏仙惠抱起来,就开始口吐白沫,四肢蹬了两下,在苏仙惠的怀里不动了。

    “灵芝……”

    一个身穿深绿色绸缎衣衫,大概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冲了进来,从苏仙惠的手中一把抱过小狗就开始哭:“灵芝,你怎么了,灵芝……”

    这个小男孩苏槿夕认得,是霍氏的儿子苏骏,也就是苏仙惠的亲弟弟,平日里仗着自己母亲的地位和嫡子的身份,最是嚣张跋扈,以前可没少欺负过苏槿夕。

    “骏儿,不得放肆,没看到你七姐姐在这里吗?还不快过来拜见你七姐姐。”霍氏训斥道。

    霍氏不说这话还好,但是话刚说出口,苏骏忽然就炸了:“什么七姐?苏槿夕她也算是苏家人吗?连我房里的一个贱婢都不如,她就是个傻子,长的又丑又笨的傻子。”

    “骏儿!”

    霍氏一把拉住苏骏的手。

    “苏槿夕呢!你给我出来!是不是你害死了我的狗?是不是你?出来……”

    苏骏在厅堂里环视了一圈,没有瞧见他印象中以前那个痴痴傻傻的苏槿夕,扬声喊道。

    “放肆!王妃娘娘就在此处,这里也是你放肆的地方?”

    站在一旁的花嬷嬷忽然厉声呵斥。

    苏骏猛然顿住了声,回头瞧了一眼花嬷嬷,却没有看苏槿夕。

    “你是哪儿来的老东西!”

    花嬷嬷气势端的很正,一本正经道:“我是王妃娘娘身边的贴身嬷嬷。”

    “王妃……”

    苏骏这才看向了苏槿夕,愣了好半晌之后,忽然惊愕道:“你……你是苏槿夕?”

    苏槿夕嘴角轻轻一扬:“不是我还是谁?苏骏,你不认识我了吗?”

    苏骏的印象中苏槿夕就是个干干瘪瘪,长期因为营养而面黄肌瘦,而且脸上还有个毒斑,丑陋不堪的贱丫头。更甚至因为在苏府不受待见,所以从来都没有穿过一件好衣服。

    但是此时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是容颜娇好,甚至可以说是绝色无双,衣着华贵,姿态高雅,气势逼人。

    苏槿夕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形象。

    “你……你不是苏槿夕,你到底是谁?”

    苏仲被吓了一跳,忽然向后退了两步。

    “苏骏,看来这苏家的傻病是传染的呢!现在竟然传染到你的身上了。怎么……连姐姐我都不认识了?以前你我可是没少在一起玩耍呢!”

    苏骏又靠近了苏槿夕一些,仔细地瞧了瞧苏槿夕:“你……你真的是苏槿夕?”

    苏槿夕淡笑着,没有说话。

    苏骏忽然指着苏槿夕道:“苏槿夕,你怎么还没有死?你脸上的毒斑呢?这些衣服和首饰你都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偷来抢来的吧?还有你……绿篱,你们不会是把自己到醉红楼才换来的这些东西吧?”

    苏骏是真的被霍氏和苏仲给坏了,说什么话口无遮拦,甚至都不会用脑袋思考问题。

    霍氏的脸上一阵黑一阵白,一脸的很铁不成刚,都还没有来得及训斥苏骏,花嬷嬷的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了苏仲的脸上。

    “放肆,竟敢出言不逊,污蔑王妃。”

    苏骏顿时被打了转了好几个圈儿,五折印满五个手指印的脸,瞪着花嬷嬷:“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竟敢打我。“

    长这么大,苏骏这可是第一次挨打,哭喊了一声就如疯狗一般朝着花嬷嬷冲了过去。

    花嬷嬷的身子在苏骏快要扑上来的时候稳稳地向侧面一躲,苏仲惯性地一头就撞在了桌子上。

    苏仲被撞的不轻,额头上顿时出了血,险些晕了过去。

    霍氏虽然心疼儿子,但理智告诉她不能和苏槿夕正面撕破脸,所以还是极力地忍着。

    但是苏仙惠却忍不住了,她突然站起身来,对苏槿夕道:“苏槿夕,你够了!你这是摆着是幽王妃的身份,回来耀武扬威来了吗?”

    柳姨娘和苏仙惠平日里走的近,立刻冷笑了一声,附和:“就是啊!摆什么谱啊?是王妃就了不起了吗?刚进门就要拉仇恨,毒死了骏少爷的灵芝不说,如今你的这个刁奴竟然还出手打起了骏少爷。好歹骏少爷也是你的亲弟弟,苏槿夕,你可真有本事。”

    柳姨娘这是黑白颠倒,故意把白的说成是黑的。

    不过她这话挑拨离间起来还真起作用,还没等苏槿夕回答什么,一旁的苏骏立马就炸了,冲上前去就撕住了苏槿夕的衣服:“苏槿夕,原来我的灵芝是被你毒死的,你这个贱人,你赔我的灵芝,赔我的灵芝。”

    苏槿夕不说话,而是看向了霍氏。

    与其她自己动手,还不如让霍氏自己清理。

    她不是伪善的很吗?不是喜欢装吗?苏槿夕就要看看,霍氏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霍氏自然能明白苏槿夕的意思,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地攥着,狠狠一咬牙之后上前拽起了黏在苏槿夕身上的苏仲,一巴掌狠狠地掴在了苏骏的脸上。

    这一巴掌比花嬷嬷的那一巴掌打的还要狠,苏仲都被打的咬烂了舌头,嘴角出了血。

    苏骏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疼爱自己,护着自己,把自己捧在手心里护着的母亲竟然会打他。

    他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母亲,你竟然打我,竟然为了苏槿夕这个贱人打我。到底我是你亲生的,还是苏槿夕这个贱人是你亲生的?你说!你说啊!”

    霍氏瞧着苏骏的样子,心疼极了,打过苏骏的那一只手都在颤抖。

    但还是极力地隐忍着,装作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骏儿,母亲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母亲教你的那些道理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苏骏哭着,吃惊地回头看霍氏:“母亲,骏儿什么时候不学好了?是你教我的,苏槿夕就是个傻子,不配做我的姐姐;也是你说的,她和她的母亲一样的贱……”

    “啪”

    一巴掌又打在了苏骏的脸上。

    但打完之后瞧见苏骏满脸委屈的样子,霍氏终于忍不住了,跪在地上一把将苏骏的头抱在了自己怀中:“骏儿,你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是母亲的错,都是母亲的错。”

    但是苏槿夕却很敏锐地抓住了苏骏最后一句话中最关键的信息。

    他提到了她的母亲。

    难道母亲当年的死,霍氏也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