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苏家家主的令牌
    霍氏暗中将一根银针刺在了苏骏的后脑勺,苏骏的双眼开始变的迷迷糊糊起来。

    在昏迷之前他紧紧地抓着霍氏的衣袖说:“母亲,你要杀了苏槿夕,一定要杀了她。”

    苏骏昏迷之后霍氏整理了一下情绪,站起身来,脸上还是之前那副慈善的样子。对苏槿夕到:“槿夕啊!是母亲管教无方,没有教育好你弟弟。他不过是个小孩子,你别放在心上。”

    苏槿夕嘴角始终淡淡地笑着,一点脸面都不给霍氏:“母亲是该好好管管苏骏这个弟弟了,知道的以为他是家里的嫡子,被你和父亲给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

    苏槿夕故意拉长了话音没有说完。

    “以为什么?”霍氏问。

    “苏槿夕笑容又变得明媚起来:“以为母亲你对女儿的这幅慈善的面容都是假的呢!苏骏是跟着你学坏了。今日冲撞了我也就罢了,若改日在王爷的面前也敢如此胡言乱语,可是真的要被杀头的。”

    霍氏的面容顿时一阵惨白,不过很快,她就换上了一副和苏槿夕一样明媚的笑容:“槿夕啊,你可真会开玩笑。母亲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回头母亲好好管管你弟弟。”

    “没有就好!”

    苏槿夕意味不明道。

    然后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死透了的小白狗灵芝:“不过,这府上有人想我死却是真的。母亲,你说呢?”

    霍氏脸上的笑容有些干:“槿夕放心,这件事情,母亲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给你个交代。”

    “好!”

    苏槿夕要的就霍氏的这句话。

    “母亲既然表态了,做女儿的我也就放心了,不如就七日的时间吧!七日之后若母亲还查不出来凶手是谁,这个苏家主母的位置你也就不用当了。”

    什么?

    苏槿夕竟然拿着霍氏当家主母的身份威胁?

    在场的众人都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瞧着苏槿夕。

    要知道,在坐的众人中并不乏心中对霍氏有怨气之人,只是都苦于霍氏在府上的位置和娘家的势力,敢怒不敢言。

    更没有人能够撼动霍氏在府上的位置。

    要不然苏仲做为一家之主,还是太医院的院首,也不会在这个家中憋屈了那么多年。

    “哼,笑话!”

    柳姨娘冷哼一声,鄙夷地瞪了一眼苏槿夕。

    苏仙惠的嘴角也是嘲讽地一笑:“苏槿夕,你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吃什么了啊?口气可真大。”

    苏槿夕嘴角淡笑着,没有说话。

    霍氏的内心也是四平八稳的,料定了自己苏家主母的位置无人能够撼动。

    “好,七天就七天。到时候母亲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霍氏想,这个家里还不是她说了算,就算到时候查不出来真正的凶手,想找个替死鬼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槿夕竟然又补充了一句:“这七天内在母亲查找凶手的同时,其它几位姨娘也可以查找,谁若是比母亲先查出来,本妃和王爷做主,苏家以后的当家人就是她了。”

    这不是明摆着在挑拨离间吗?

    顿时平日里被霍氏欺压的抬不起头来的那些姨娘们都开始跃跃欲试。

    就连一直跟着霍氏和苏仙惠的柳姨娘眼中也泛着明媚的光芒。

    霍氏嘴角交抽搐了两下:“槿夕啊,你这是要跟母亲来真的?”

    苏槿夕人畜无害地笑着,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意味不明:“母亲,您说呢?”

    霍氏的双眼晦明晦暗。

    苏槿夕忽然站起身来:“好了,今日的事情就到这里吧!事情也不早了,本妃要回去歇息了,各位也早点散了吧”

    然后问霍氏:“母亲,本妃还是住在以前的那个荷香院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槿夕已经改了自称。

    是在有意给霍氏施压。

    苏槿夕现在已经是王妃了,怎么可能还住以前那个破旧的院子:“你以前住的那个院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到扫了,你现在住也不合适,母亲让人把最北面的翰香院整理出来了。那边环境好,位置和风水都是府上最好的,你就住那里吧!”

    “好!有劳母亲了!”

    苏槿夕笑着跟霍氏说了一声,带着花嬷嬷和绿篱就去翰香院了,临走前还不忘挑衅地看一眼苏仙惠。

    苏仙惠都已经快被气炸了。

    若不是母亲之前再三叮嘱让她忍着,现在她早就忍不住了。

    那翰香院和是之前母亲答应了要给她住的。

    原本院子都已经打扫出来了,里面的家具也已经重新置办,搬进去了,却忽然传来苏槿夕要回娘家的消息。

    母亲却要她让出来给苏槿夕。

    这个苏槿夕,真是可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还回来做什么?

    而且一回来就弄的府上鸡飞狗跳的,人人不得安宁,真是太可恶了。

    还有,她方才走的时候看她的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挑衅吗?

    瞧不起她吗?

    她凭什么啊?

    以为做了王妃就了不起了啊?

    翰香院里。

    地板是新铺的,墙面是重新粉刷的,柱子和窗户上的漆也是重新刷上去的,所有的帘子和帷幔都是最近帝京城里最流行的颜色和花色。

    琉璃做的桌子,象牙的茶壶和被子。

    一切都闪闪着奢华明媚的光芒。

    霍氏说的没错,这里是整个苏府最奢华的的地方。

    以前的苏槿夕可是根本连靠近这个院子的资格都没有,但是现在她却光明正大地住在了这里。

    “哼,这个霍氏,还算是有良心。”花嬷嬷瞧着院子和屋子里的装饰还算不错,道。

    以为霍氏是真心的款待苏槿夕。

    但是苏槿夕的心里却很清楚,一看这屋子里的东西和颜色,就知道全都是苏仙惠喜欢的。

    这里原本应该是装潢出来给苏仙惠住的,知道她来了后住以前的院子不合适,所以让苏仙惠让出来临时让她住的。

    果然是霍氏办事的风格。

    一如既往的……伪善。

    绿篱毕竟是跟着苏槿夕在这个家里一起长大的,也知道霍氏的为人。

    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地道:“小姐,我总觉得霍夫人没安什么好心,你可要当心啊!”

    “放心吧!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苏槿夕道。

    一日无话,傍晚的时候霍氏派人来请苏槿夕去正厅吃饭,苏槿夕不想去,霍氏便让人把饭菜给翰香院也送了一份。

    吃过晚饭后无事,花嬷嬷给苏槿夕煮了些茶水,苏槿夕喝着茶一直琢磨着一件事情。

    苏家家主的令牌。

    天牢的时候苏仲跟她说过,是放在书房里的。

    但是有没有被霍氏给搜走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