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苏槿夕的打算
    一秒记住【】,为您精彩阅读。前厅总共有十四个人,霍氏、苏仙惠、苏骏和刚才话的柳姨娘,还有四位姨娘和一个男孩。还有两个嬷嬷,两个丫鬟和一个侍从。

    其中,柳姨娘和其中两位姨娘是帮着苏槿夕话的,苏仙惠一直和柳姨娘在斗嘴,霍氏没有话,还有两位姨娘没有表态。

    苏槿夕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走了进去。

    柳姨娘顿时住了口,不话了。

    苏仙惠气势凌人地朝着苏槿夕走了过来:“苏槿夕,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的巳时在这等着,这都让我们等了整整两个时辰了,派人过去催你,你也不见。你玩我们呢?”

    苏仙惠毕竟还年轻,沉浮更没有霍氏那么深,伪善的面容装上一天就已经装不下去了。

    霍氏睁开双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苏仙惠一眼:“仙儿,不得无礼,退下!”

    “母亲……”

    苏仙惠撅着嘴,不依。

    “退下!”

    霍氏冷喝一声,苏仙惠从来都没有见母亲像最近几天这么凶过,再加上昨日已经见识了母亲当众教训弟弟的样子,不敢多顶撞霍氏。所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

    “槿夕啊,你来了?”

    霍氏笑呵呵地对苏槿夕:“过来坐吧!”将苏槿夕让到了自己身旁主的位置上。

    苏槿夕坐定下来,目光一一在众人的脸上扫过。

    方才苏槿夕没有按点出现,就是为了听听昨天的那句话到底起到了多少作用,有多少人已经对霍氏起了异心;有多少憎恨霍氏的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几位中能够明确听出来向着苏槿夕话的有三位。

    其中两位姨娘在瞧见苏槿夕的目光看向她们的时候眼里满满的都是期意,急切地想对苏槿夕表达自己的心意。

    但柳姨娘的心气儿却很高,一双浓眉大眼始终都在手里的镜子上,根本就不看一眼苏槿夕。

    但是苏槿夕却觉得在这些人中,除了霍氏之外柳姨娘是最厉害的。

    既不过分与人亲近,也不过分显露自己的内心。看似嚣张跋扈,却是沉浮极深。

    其余两位姨娘没有出声,也没有表态,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槿夕啊!今日你让大家伙儿过来,倒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苏槿夕嘴角淡淡一笑:“母亲别着急,等会你就知道了。”

    着,朝着霍氏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哦,是还要等什么人吗?”

    霍氏笑着问。

    苏槿夕敏锐地察觉到霍氏眼底之下那一抹不安的情绪,并没有回答霍氏的话。

    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茶水:“请问哪位是碧姨娘?”

    “王妃娘娘,妾身就是碧姨娘。”

    人群中站出来一名身穿碧色衣衫的女子。

    头发很顺畅地在脑袋后面挽成了一个好看的发髻,插着简单的朱钗。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不过分妖艳,也不过分朴素,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一看就是那种很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女子。

    她身旁站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穿着素色的锦绣衣衫,给人的感觉和碧姨娘一样,都很舒服。而且一双大眼睛看上去聪慧又乖巧。

    这应该就是碧姨娘的儿子苏钰了。

    怪不得要选这对母子让她扶持,看来苏仲的眼光还不错,碧姨娘和她的儿子和霍氏母子比,可是要甩出好几条街的。

    “槿夕?”

    霍氏见苏槿夕一直盯着碧姨娘母女看,没有话,提醒苏槿夕。

    苏槿夕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喝了一口茶,对碧姨娘道“坐吧!”

    碧姨娘很端庄地给苏槿夕行了一个礼,然后坐了下来。

    “母亲、各位姨娘,槿夕因为幽王府的一些琐事处理,所以给耽误了,让各位久等了,抱歉。不过,今日大清早的就召集大家过来,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宣布。”

    “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什么事情啊?”

    “王妃娘娘,你要宣布什么事情啊?”

    众人都很好奇,就连一直看似没有什么兴致的柳姨娘都不经意地往苏槿夕的身上多看了一眼。

    苏槿夕嘴角淡笑着,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之后才看了花嬷嬷一眼。

    花嬷嬷按照苏槿夕的意思,从袖子里将苏家家主的令牌豁然亮了出来。

    好几个人顿时惊的站了起来,瞪大了双眼,半天都没有话。

    好半晌之后之前一直给苏槿夕示好的那两位姨娘嘴角欣喜地笑了。

    柳姨娘看似很没兴致地坐在了椅子上。

    碧姨娘虽然也有些吃惊,但是反应没有众人那么大,一直沉稳地在椅子上坐着。

    苏槿夕内心很满意地给碧姨娘点了一个赞。

    至于霍氏的反应,苏槿夕当然不可能放过。

    霍氏刚开始和大家一样,十分惊讶,半晌之后也坐回了椅子上,双手却紧紧地攥着:“槿夕,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从苏仲入狱之后这个苏家家主的令牌霍氏可没少在府上翻腾,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原本以为这个令牌已经不存在了,却没想到竟然落到了苏槿夕的手上。

    不仅落到了苏槿夕的手上,如今苏槿夕还当众将这个令牌给亮了出来,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是回娘家争夺苏家家产来了?

    苏槿夕望着霍氏脸上极力想掩饰,但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敌意,嘴角冷冷一笑。

    “母亲,你我是什么意思?这家主的令牌在谁的手上,谁就有权利执掌苏家,这是苏家祖上的规矩,难道母亲你不知道吗?”

    霍氏嘴角牵强地一笑,脸色都已经变了,再也装不出来笑容:“槿夕,你这是在跟母亲开玩笑吧?你一个……”

    霍氏的后半句话都还没有完,苏骏腾然站起身来,指着苏槿夕道:“苏槿夕,你到底要不要脸?先不你是个女人了,更何况你都已经嫁出去了,竟然还要回到娘家们上和我争夺家产,幽王府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吗?”

    苏槿夕的嘴角还是冷冷地笑着:“跟你争夺家产?苏骏,别忘了你现在还只是个嫡子,父亲似乎还没有把苏家的家业传到你的手上吧?”

    “哼,我是嫡子,苏家的家业迟早都是我的,父亲不传给我,难道要把苏家的家业传到你一个外人的手上不成?”

    “呵,那是你自以为是吧?”苏槿夕冷笑着从花嬷嬷的手中接过令牌:“若是父亲会将家业传给你,怎么会把苏家家主的令牌交到我的手上?”手机用户请浏览ak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