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成交,奸夫淫妇
    虽然苏槿夕看出来苏钰很有天赋,并且现在的医术在同龄的孩子中估计也很不错。但比赛终究还是会出现很多变数,并且未来需要苏钰施展医术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苏槿夕还是想着要尽快给苏钰找个人给他恶补一下医术。

    苏槿夕所认识的人中,医术很不错的就只有云锦和九容。

    但是云锦毕竟是太医院的太医,闲暇的时间很有限,并且总是往幽王府上跑也不合适,所以苏槿夕最终还是决定让管家忙帮去找九容。

    九容是个闲云野鹤,总是行踪不定,能不能找到还是一回事情,管家只能试试,给天医门写了一封信,飞鸽传书了过去。

    花嬷嬷一听说苏槿夕要找九容,一脸的不高兴,皱着眉头好半晌。

    最终还是憋不住对苏槿夕道:“王妃娘娘,这样好吗?难道你忘了上次殿下因为你整太子和霍小姐而误会的那件事了?而且殿下似乎对九容的印象并不怎么好。”

    这一点苏槿夕也想过,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呀?

    夜幽尧她能找到比九容的医术还高明,并且还能够来幽王府教苏钰医术的人吗?

    于是,当苏槿夕用这原话问花嬷嬷的时候,花嬷嬷不说话了。

    或许是苏槿夕的运气真的很好,飞鸽传书还没有送到天医门,派出去查探消息的人就已经得到消息,九容就在帝京城了。

    管家亲自出面,说明了去意,一听说是苏槿夕有请,九容就很欣然地答应了。

    “小东西,身价涨了,开始摆谱了,啊?竟然连师父都敢使唤了。”

    “若是你不乐意,我也使唤不动你啊!”

    九容笑了,扣着手指在苏槿夕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说吧,找师父我来是什么事情?”

    “九容,我确实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帮忙。”

    苏槿夕说着,看了一眼绿篱,绿篱出去没多久之后就带着苏钰进来了。

    苏槿夕刚说完用意,九容就一脸的晦暗:“为师收徒,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小东西,你的胆儿是越来越肥了。”

    “九容,其实没想着让你收苏钰为徒,只是想让你点拨点拨,教他两招。不过你若是能够再慷慨一点,索性收了他为徒弟,我也不会太介意。”

    苏槿夕说的一点都不客气。

    九容瞧着苏槿夕忽然眯了眯眼睛:“小东西……”

    “恩?”

    “你连为师都敢算计了,本事见长啊!”

    苏槿夕笑嘻嘻的:“九容,那你是答应了?”

    “答应是可以答应,但是为师有一个条件。”

    苏槿夕顿时嗅到了不好的气息:“什么条件?”

    “要我教这个小东西也可以,但是我要吃到你每天亲手给我做的菜,不能重样的。”

    原来是想苏槿夕包饭啊?

    这还不简单吗?

    没看出来啊,九容还真是个吃货。

    “好,没问题,苏槿夕答应的很愉快。”

    “为师要吃小东西你亲手做的。”九容强调。

    这有什么难的,苏槿夕从小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孩子,姑父就是个厨子,苏槿夕跟着师父从小可没少学厨艺。

    “好!不过我也有个条件,苏槿夕道。”

    “哎呦,不错,竟然还会和师父讨价还价。说吧,什么条?”

    “我每天只给你做一样菜,若是你觉得我做的东西还可以呢!就得多教苏钰一个时辰,而且要教你的真本事,不能敷衍应付。”

    这是市场营销手段中很高明的一招,商家想要套住客户,让客户对你的产品长期信赖并且不断追逐,更甚至听你的指挥,你的产品就不能把商家给喂饱了。

    九容眯着眼睛,悠悠地瞧着苏槿夕。

    苏槿夕人畜无害地笑着,根本就不动声色。

    半晌之后九容开口:“好!”

    苏槿夕一拍手:“中!成交!”

    苏槿夕和九容这边商量的很愉快,但是一旁听着的花嬷嬷和管家却是一脸的愁容。

    王妃娘娘,这样真的好吗?

    你让一个容貌和气质都不输于殿下,而且还打着师徒的旗号对你不明的男人住到府上来也就罢了,并且每天还要亲手下厨为他做菜,这样真的好吗?

    你就不怕殿下会吃醋吗?

    不怕吗?

    殿下吃醋可是很严重的!

    别说是花嬷嬷和管家了,就连一向什么事情都很顺着苏槿夕的绿篱也是一脸的担忧。

    明明今天的天气很暖和,阳光明媚的,但是绿篱站在太阳底下就是一个劲儿地打哆嗦。

    她都已经能够感觉到夜幽尧瞧见她们家王妃娘娘给九容做菜送菜时幽王殿下的醋意满天飞,怒气冰冷寒彻透骨的冻结整个幽王府了。

    其实问心无愧的苏槿夕根本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她一心想的就是给苏钰找一个好师父,让他在苏家继承人比赛上拿得头筹,未来能够振兴苏家的门楣。

    甚至她一点都不知道此刻府上那些属于夜幽尧的护卫瞧着她和九容的眼神就像瞧着“奸夫”一样。

    王妃娘娘,你这样做,殿下回来一定会打死你的!

    果然,夜幽尧回来之后听说苏槿夕把九容安排在了府上住下,顿时一脸的阴沉,直接找到了九容住着的院子,一脚踹开了门,二话不说就开始和九容动武。

    九容的武功和夜幽尧不相上下,两个人整整打了一整夜都分不出胜负。

    苏槿夕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一个劲儿地让夜幽尧停手,但是夜幽尧根本就像没听见一样。

    最后九容终于败下阵来,被夜幽尧一掌打落在了地上,紧接着夜幽尧的剑就朝着九容的心口刺了下去。

    幸亏九容跑的快,不然早就命丧夜幽尧的剑下了。

    “苏槿夕,你的胆子可真不小!竟敢把奸夫带到了府上。若是本王不回来,你们还想做什么?恩?”

    幽王府的院子里,夜幽尧当众狠狠地捏着苏槿夕的脖子。

    “夜……幽尧,你放……手!放……放手!”

    苏槿夕就像别捏在苏槿夕手中的小鸡一样,不断地拼命挣扎着。

    “既然你已经嫁到了我幽王府,这辈子你就是我夜幽尧的人,本王不允许你有任何二心,更不允许你有任何背叛。苏槿夕。你听明白了吗?”

    夜幽尧的眸光愤怒冰冷的都能够嗜血。

    绿篱被吓的瘫软在了地上,一个劲儿地掉眼泪。什么话都不敢说。

    花嬷嬷、管家还有侍卫们也都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整个幽王府几乎已经被夜幽尧身上散发出来的愤怒、冰冷、压抑的气息所淹没。

    忽然……

    众人顿时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