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傻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忽然之间,夜幽尧的双眸嗜血般一片通红。脸色苍白,掐在苏槿夕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

    “夜……夜幽尧,你……放开我,放……开我!”

    苏槿夕的呼吸越来越空难,都快要被夜幽尧给掐死了。

    “殿下,你快放手啊,王妃娘娘快不行了。”

    “王爷,你就绕过王妃娘娘吧!王妃娘娘也是无心之举啊!你就饶过王妃娘这次吧!”

    管家和花嬷嬷都已经跪在了地上。

    但是夜幽尧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嗜红着双眸,如同九幽地狱的魔鬼一般,掐的苏槿夕的脖子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

    苏槿夕几乎就快要断气了。

    难道夜幽尧真的这么狠心,真的要掐死苏槿夕吗?

    忽然随着闷沉的“咚”一声,夜幽尧掐在苏槿夕脖颈上的手劲儿陡然松弛。苏槿夕趁机挣脱开夜幽尧的钳制,躲在了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夜幽尧,我真的什么都没想做,找……找九容来只是想给钰儿找一个教他医术的师父。”

    苏槿夕刚缓过一点劲儿来,连忙给夜幽尧解释。

    但是当她再抬起头来之时却发现众人的目光都很不对劲。于此同时,夜幽尧高大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显现出身后身板矮小的苏钰来,手中正拿着一块玉如意。

    原来方才在情急之下是苏钰用玉如意打晕了夜幽尧,救了苏槿夕。

    “槿夕姐姐,他好像中毒了,所以刚才才会失去理智。”

    苏钰的一句话提醒了苏槿夕,苏槿夕这才想起来,方才的夜幽尧确实很反常,连忙冲上去给夜幽尧把脉。

    “管家,快,把夜幽尧抬到扶云殿去!快。”

    是夜幽尧身上的汲血毒又发作了。

    怪不得方才会失去自控的能力。

    自从之前夜幽尧吸过苏槿夕的两次血之后他身上的汲血毒已经很久没有再发作了,若不是每次见到夜幽尧的时候解毒系统会提醒,苏槿夕都会忘了这件事。

    怎么会忽然之间又发作了呢?

    难道是今天她找九容来的这件事情真的刺激到夜幽尧了?

    不会吧?

    苏槿夕又深深地望了一眼被护卫抬走的夜幽尧。

    扶云殿里,苏槿夕给夜幽尧施了针,夜幽尧的情况算是稳定下来了。

    花嬷嬷淘了毛巾,给夜幽尧擦着脸和手,满脸的心疼。

    苏槿夕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对今日的事情满心的歉疚,或许夜幽尧身上的汲血再次发作,真的和她有关。

    但是,苏槿夕还没在椅子上坐稳,花嬷嬷忽然大叫起来。

    “王妃娘娘,你快来看啊!王爷这是怎么了?”

    花嬷嬷的声音都快要哭了,跑过来拽着苏槿夕到了夜幽尧的床边。

    转眼的时间,刚刚被苏槿夕施针稳定下来的夜幽尧竟然开始全身痉挛,抽搐起来,看上去十分痛苦。

    “殿下,你这是怎么了啊?殿下!你可别吓唬嬷嬷我啊!王妃娘娘,你快给殿下看看啊!”花嬷嬷趴在夜幽尧的床边,已经开始哭了。

    苏槿夕拽起夜幽尧的手腕再次把脉,半晌之后道:“花嬷嬷,你出去!”

    “啊?”

    花嬷嬷没有理解:“王妃娘娘,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出去!”

    苏槿夕的态度很强硬。

    花嬷嬷很少见到这样的苏槿夕,愣了愣,擦掉脸上的泪水,往外走。

    “把门带上!”

    花嬷嬷临走前关上了门。

    屋内只剩下苏槿夕一个人的时候,苏槿夕望着床上痛苦的面色狰狞的夜幽尧,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心疼。

    此刻她恨不得中毒的是自己,毒素发作的是自己,如此难受的还是自己。

    苏槿夕拿起夜幽尧放在剑架上的短剑,毫不犹豫地划开了自己的手腕,跪坐在床上,将手腕放到了夜幽尧的唇边。

    夜幽尧闻到血腥味,就像野兽遇到了猎物一般,开始贪婪地吮吸起来,越吸,那样子越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随着源源不断的血液进入夜幽尧的口中,夜幽尧脸上痛苦的表情也缓缓消失,但还是看上去非常没有安全感的样子,抱着苏槿夕的手臂不断地吸着血液。

    其实,方才不是苏槿夕的针法出了问题,而是现在用施针的方法已经控制夜幽尧体内的汲血毒了。

    苏槿夕想,这也许是夜幽尧吸了她的血的原因。

    或许以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够控制夜幽尧体内的汲血毒了,除非苏槿夕的血液。

    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苏槿夕怎么舍得让夜幽尧再面临这样的痛苦?

    可是依照她现在的能力根本就解不了夜幽尧身上的汲血毒。

    所以她要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也要让解毒空间尽快升级。只有这样,才能尽快能替夜幽尧解毒,帮夜幽尧解开“黯然”的谜底。并且拥有强大的能力捍卫自己的尊严,对付那些想要对付她的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血液被夜幽尧吸走,苏槿夕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但在彻底昏迷之前她听到了夜幽尧抱着她的手臂,迷迷糊糊地说着倔强又霸道的话:“苏槿夕,你是本王的,这辈子你都别想从本王的身边逃走,这辈子都别想!”

    次日早上苏槿夕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晕晕的,身上乏困无力,给夜幽尧吸过血的整条手臂几乎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手腕上的伤口已经被人包扎了。

    她睡着的整个床上和被子上全都是血。

    天呐!

    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苏槿夕猛然从床上弹了起来。

    但是因为动静太大,再加上失血过多,眼前晶光一闪,又跌坐了回去。

    她捂着额头一阵冷嘶。

    下一秒身子就被人摁倒在了床上,耳边传来夜幽尧愤怒又隐忍的声音:“苏槿夕,你是个傻子吗?你差一点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你知不知道?”

    苏槿夕顿时懵了,

    昨天晚上只是放了点血救夜幽尧而已,以前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每次都好好的啊,没没那么严重吧?

    虽然现在很难受,但苏槿夕望着夜幽尧的时候还是牵强地挤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笑容:“夜幽尧,你不要激动,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的血多着呢,流那么一点没关系的。你感觉怎么样?汲血毒的毒性熬过去了没有?让我给你把把脉!”

    苏槿夕正要伸手去给夜幽尧把脉,手却忽然被夜幽尧紧紧抓住,死死地按在了头顶上。接着夜幽尧无比愤怒的冰冷眼眸就朝着苏槿夕的脸逼近了。

    “苏槿夕,如果你敢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你做了鬼,本王也不会放过你!”

    苏槿夕愣愣地望着夜幽尧已经有些血红的冰冷眸子,忽然很不适宜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请问亲爱的幽王殿下,你这是在担心我,为我着急吗?如果是,殿下,你这种关心人的方法也太特别了吧?”

    不过下一秒苏槿夕的笑容就完全僵硬在了脸上,再也笑不出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