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殿下,及时雨啊
    “王妃娘娘,华神医来了!”

    “请进来!”

    苏槿夕终于不再“欺负”苏钰了。

    苏钰也十分乖巧地站在了苏槿夕的身边。

    “老奴参见王妃娘娘!”

    华神医进门之后给苏槿夕行礼。

    “起来吧!这些虚礼就免了。钰儿的事情想必王爷已经给你说过了吧?”苏槿夕直接问。

    “王爷说过了,钰小公子要参加苏府的继承人选拔赛,只有七日的准备时间。王妃娘娘放心,这七日的时间老奴一定会好好教钰小公子,到时候在比赛上钰小公子一定不会给王妃娘娘丢脸。”

    “好,既然华神医你都有这么大的把握,本妃也不担心了。就从今日开始吧!这段时间你不用回魂殿了,就住在府上管家会给你安排住处。每天卯时起,晚上亥时休息。钰儿,你也是一样。”

    苏槿夕是给华神医说,也是给苏钰说。

    “是,王妃娘娘。”

    “槿夕姐姐,钰儿知道了。”

    又变乖巧了?不炸毛了?

    苏槿夕意味深明地看了一眼苏钰,还朝着苏钰挤了挤眼睛。

    发现这孩子竟然脸红了。

    半大个孩子,知道什么啊?

    竟然还脸红!

    “好了!就说这么多,去学吧!跟着管家去,会给你们安排地方。”

    “是!”

    华神医和苏钰一起出了门,跟着管家去了。

    苏槿夕没打算将苏钰学习的地方安排到清幽院,夜幽尧不喜欢清幽院有不相干的人打扰,这一点苏槿夕很清楚,若是来的人多了,惹怒了夜幽尧,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苏槿夕是聪明人,不给自己找麻烦。

    华神医和苏钰离开之后花嬷嬷忽然一脸为难地进来,好像很怕苏槿夕的样子。

    “王妃娘娘!”

    “恩”随口答应了一声。

    “王妃娘娘?”

    “什么事情,说!”

    花嬷嬷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了?

    “王妃娘娘,这……”

    “花嬷嬷,你见天到底有什么事啊?”

    苏槿夕抬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抬头时却发现花嬷嬷的手上端着个盘子:“放这就行了,花嬷嬷,你平日里也挺干脆的一个人,今日怎么这么不痛快?有什么事情,直说不行吗?”

    花妈妈瞧着苏槿夕的脸,很不自在地将手中的盘子放低了一些,让苏槿夕看到盘子里的东西。

    苏槿夕一看,顿时就炸毛了。

    “花妈妈,我不是说了吗?以后不许做人参炖老母鸡汤,我都快被这东西吃吐了,你怎么还做啊?”

    花嬷嬷的表情更加为难了:“王妃娘娘,老奴也不想啊。但这是殿下让做的,殿下已经让人买了十只母鸡,十只百年的人参,送过来了,下令老奴每天给你炖上一锅。”

    “什么?”

    苏槿夕的嘴角顿时一阵抽搐,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但是因为坐的时间太久了,再加上苏槿夕昨晚失血过多,体虚的厉害,险些又晕倒了。

    花嬷嬷连忙放下手中的盘子,扶住了苏槿夕。

    苦口婆心地劝道:“王妃娘娘,老奴知道你不爱喝,但这也是殿下对您的一片心意啊!再说了您身子现在这么虚,若不尽快补起来,以后……以后还怎么侍候殿下啊?”

    花嬷嬷并不知道昨晚上扶云殿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苏槿夕昨天晚上睡在了夜幽尧的扶云殿一晚上没有出来,自然而然的又开始污了。

    以为苏槿夕是被夜幽尧宠幸的身体素质这么差。

    一个人劲儿地给担心苏槿夕和夜幽尧未来的性福生活。

    “花嬷嬷,你是眼睛瞎了吗?我这是失血过多!”

    苏槿夕朝着花嬷嬷眼前晃了晃自己被包扎上的手腕。

    花嬷嬷愣了半晌,一脸愁容的叹息了一声:“哎……这殿下也真是的,他都病成了那样还能折腾人,真是不要命了。而且也不知道体谅着点王妃娘娘您。”

    花嬷嬷想,天知道昨天晚上殿下到底是怎么折腾王妃娘娘的。

    少顷,又瞧着苏槿夕道:“不过王妃娘娘,您也真是的!”

    “……”

    苏槿夕一脸的黑线。

    怎么又怪到她的头上了,她有错吗?

    花嬷嬷又叹息了一声,虽然知道四下无人,但还是靠近了苏槿夕一些,低声道:“王妃娘娘,殿下是年轻气盛了一些,晚上难免不依不饶的,但你可以求饶啊!其实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的时候只要女人一求饶,都会心软的,何况殿下还那么疼惜你。可你怎么就是想不通呢?非要……非要自杀呀?你看你,到头来受罪的还不是你自己?”

    花嬷嬷这是在想什么啊?

    难道她以为苏槿夕是因为承受不住夜幽尧对她……才会自杀?

    靠!

    这污老太婆,简直忍无可忍了!

    苏槿夕努力了好半晌才把自己心头的怒火压下去。脸上尽量挤出了一个很温和的笑容,尽量让自己很平静地道:“花嬷嬷!”

    “王妃娘娘!”

    花嬷嬷丝毫察觉不到任何危险地应了一声。

    “本妃求你一件事儿行不?”

    花嬷嬷还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以为苏槿夕是在捧她,谦和地低下了头:“王妃娘娘,您这样说,可就是折煞死老奴了,什么求不求的,老奴可担当不起。有什么事情您吩咐老奴就行。”

    “担当得起,怎么担当不起?殿下可都是被你伺候大的,您的功劳可大着呢!”

    花嬷嬷还是没有注意到苏槿夕脸上阴测测的神情,娇羞着脑袋,更加谦和了:“王妃娘娘,您真的折煞老奴了!”

    苏槿夕的脸色阴阴的:“花嬷嬷,本妃不折煞你!本妃求你以后有多远,走多远。走的远远的,不要在本妃的面前出来污了,行不?”

    “啊?”

    花嬷嬷原本一脸的笑容,听到苏槿夕后面的两句话,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但看苏槿夕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的:“王妃娘娘,为什么啊?老奴做错了什么事啊?”

    “花嬷嬷,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是我的错!”

    她酿的,当初就不应该穿越到这个草蛋的地方。

    “花嬷嬷从今儿起,你就住在清幽院外。不许踏进清幽院一步,要不然这幽王府上有你就没我,有我就没你!

    太可恶了!

    花嬷嬷仗着自己是夜幽尧身边的老人,在苏槿夕面前说话的时候连个把门的都没有,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身边有这么个人真是烦透了。

    这简直就是精神绑架。

    “来人呐!把花嬷嬷带出去,谁若敢放她进清幽院,就和花嬷嬷同罪!”

    苏槿夕朝外喊了一声,立刻有人进门将花嬷嬷带走。

    花嬷嬷临走前一个劲儿地喊着冤枉,就是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苏槿夕,你是诚心和本王作对是吧?”

    门外忽然传来夜幽尧的声音。

    花嬷嬷豁然扭头,瞧见身后一步步踏上云开阁台阶的夜幽尧,那目光就像看到了及时雨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