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让人闻风丧胆的五毒教
    夜幽尧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阴沉。

    周围站着花嬷嬷、管家和几名侍卫,皆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都不敢抬头。

    从夜幽尧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和压迫感都快要让人窒息了。

    “当时本王进了房间之后觉得有些乏就上床歇着了,具体是如何中的毒,本王也不知道。”

    苏槿夕没有给夜幽尧说卫美佳对他要做的事情。那件事除了苏槿夕的四个隐卫还有辰太妃和卫美佳本人知道之外根本就没有别人知道。苏槿夕也没打算给夜幽尧说,只说他在南苑中了毒,她就匆匆的将他带回来了。

    “晋南风!”夜幽尧冷声道。

    晋南风是林峰被关进天牢之后夜幽尧又升上来的贴身隐卫,连忙进门:“王爷!”

    苏槿夕忽然夜幽尧的手:“夜幽尧,你是不是要对南苑动手?”

    “敢将手伸到本王的头上,我看这些年她这个太妃已经当的不耐烦了。”

    苏槿夕没有多想夜幽尧为何会说这样的话,而是想着另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夜幽尧,你先等等。你当时感觉到很乏的时候有没有吃了什么东西或者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奇怪的味道?”夜幽尧回忆了半晌道:“好像闻到了一阵檀香的味道。”

    夜幽尧在南苑住的地方离辰太妃的佛堂很近,偶然有檀香的味道飘过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时夜幽尧也没有多想。现在细细想来,当时也只有那股檀香的味道比较可疑。

    “只可惜当时我进门的时候那股味道已经不在了,而且空气中也没有残留的成分,应该是已经被处理过了。不过,夜幽尧,我觉得这件事情另有蹊跷,因为你这次昏迷的时候身上所中的毒和之前幸琉璃给你、霍思羽还有皇后下的毒是同出一脉的。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夜幽尧的眼眸缓缓眯起:“看来淮疆对中宁动的心思可不少啊!竟然都已经将手伸到南苑了。”

    苏槿夕不了解淮疆和中宁现在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只知道夜幽尧奉命一直在调查淮疆在中宁的奸细。

    淮疆是天和大陆上最擅长用毒的一个国家,虽然皇室是月氏,但真正撑起淮疆这个国家的却是五毒教。

    五毒教是怀江一个专门以毒为尊的教派。听说教主是一名女子,名叫蓝雨,但是谁也没有见过这位女子长什么样子。五毒教与皇族月氏的关系盘根错节,培养了大量的毒师和用毒之人,分散插入了天和大陆各国,成为淮疆征战天下的一把利剑,也因此各国对淮疆即忌惮又愤恨。

    这段时间以来,苏槿夕对淮疆的了解就只有这么多。

    苏槿夕忽然想起来,之前和幸琉璃一直在一起的那名黑衣左使,虽然后来幸琉璃被抓了,但是那名左使却一直没有下落。

    苏槿夕把这件事情给夜幽尧又说了一遍。

    “我记得当时在杜康酒庄的密道里,那名男子喊幸琉璃为幸护法,幸琉璃喊那名男子为左使。”

    一说到杜康酒庄苏槿夕被挟持的事情,夜幽尧忽然想到了那次苏槿夕去杜康酒庄还是替他买梅花酒,原本冰冷的双眼就柔和了几分。

    “淮疆五毒教设有左右二使,还有四大护法。哼,没想到淮疆还真看得起中宁,竟然将教中如此重要的两个人都安插到了中宁。”

    “幸琉璃是护法,被安插到了苏府,左使在五毒教的地位在四大护法之上,他在中宁的隐秘性一定很高,还有他自身在武功和毒术应方面该都在幸琉璃之上。”苏槿夕有些担心。

    夜幽尧的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好了,这些事情就交给本王吧!你不用操心太多。”

    “恩!”

    苏槿夕能感觉到夜幽尧是真的不想让她烦心这些事情,心底流过一股暖流。

    “晋南风,让秦天加紧查办,南苑那边安插人手监视,本王要尽快得到结果。”

    “是!”

    夜幽尧要让人监视辰太妃?

    苏槿夕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怎样的一对母子啊?

    此时门房的人忽然到了清幽院门口,管家出了扶云殿,门房的人和管家说了些什么,管家进门之后道:“王爷,宫里承亁殿的人来了,陛下宣您进宫一趟,说有要事要和您相商。

    这大半夜的,皇帝能有什么事情啊,非要这个时候喧夜幽尧进宫?

    夜幽尧不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管家出了门,晋南风和花嬷嬷也跟着出去了。

    “皇帝要找你商量什么事情啊?”

    苏槿夕很少问夜幽尧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的心莫名其貌的有些慌,总觉得这段时间没有消停过,怕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夜幽尧伸出手来将苏槿夕的手捏在自己的手中:“许是淮疆的事情。放心,他现在还不敢动本王。”

    “恩!”苏槿夕点点头。

    夜幽尧起身换了件衣服,就要走。

    “夜幽尧!”

    “……”

    夜幽尧没有说话,停下脚步,看向苏槿夕。

    “没事!”苏槿夕道。

    夜幽尧的表情淡淡的,也什么都没说,转身出了扶云殿。

    苏槿夕又站起身来,跟着走到了扶云殿的门口,一直瞧着夜幽尧冷峻的背影。

    夜幽尧像是感觉到了苏槿夕的目光一样,停下脚步,转身又看了一眼苏槿夕。

    然后对院子里的花嬷嬷道:“明日一早本王回来陪王妃一起用早膳。”

    “是,殿下!”花嬷嬷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

    直到夜幽尧的背影都已经离开清幽院了,苏槿夕还是站在门口好半晌。

    “王妃娘娘……王妃娘娘……”

    花嬷嬷喊了两声之后苏槿夕才回神。

    “王妃娘娘,明天早上您想吃什么啊?”

    “夜幽尧爱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吧!”

    苏槿夕淡淡地道了一声,然后出了扶云殿,去了云开阁。

    苏槿夕想,或许是她真的想多了,又或许她现在还不够了解夜幽尧。

    是的,她是真的不了解。

    除了知道夜幽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中宁幽王,是这座王府的主人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连他真正的性格都琢磨不透。

    他对她忽冷忽热,变化无常。她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甚至连想从他口中听到“喜欢”二字都很艰难。

    还有他的魂殿、他的鬼军那些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他的身上到底肩负着怎样的秘密?

    这一晚,苏槿夕几乎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次日一早,管家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不好了,不好了,王妃娘娘,出大事了!”

    管家一向很稳重,很少有这种情绪失控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是不是夜幽尧出什么事情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