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妞,是你自己勾引爷的
    “好啊!幽王妃,原来欺辱美佳的人是你娘家们上的自己人。这事情你更应该给我们卫国公府一个说法。幽王妃,这次你不会护短吧?”卫国公夫人道。

    其实,当初卫国公和卫国公得到消息进京的时候只知道卫美佳出了事情,却不知道对方是谁。

    辰太妃有自己的私心,找到卫美佳的时候刚好霍壁也在,所以暗中将霍壁抓了起来,没有给任何人说,连卫国公和卫国公夫人都没有说。

    刚开始,卫国公和卫国公夫人与辰太妃的私心都是一样的,想一股脑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苏槿夕的身上,试图让苏槿夕屈服,让她去说动夜幽尧接纳卫美佳。

    但是就在刚刚淮阳郡主闹了那一出之后,卫国公和卫国公夫人才知道原来昨晚上欺辱卫美佳的人是忠武候府上的大公子霍壁。

    虽然霍壁没有夜幽尧那样冷峻貌美,更没有夜幽尧那样尊贵无双的皇室身份,但好歹也算是占着半个边的皇亲。

    卫美佳若是嫁到忠武候府上,也算是门当户对。

    再加上卫国公和卫国公夫人也很清楚,夜幽尧从小到大就没有看上过卫美佳。更何况现在卫美佳都已经成了这样,想让夜幽尧接受卫美佳就更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们将目标又转移到了忠武候府上。

    反正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就差一道工序。

    但是这话他们作为女方不可能倒下坡地去说,所以又想着利用苏槿夕的手。

    这些,苏槿夕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苏槿夕嘴角冷冷一笑,直接撕卫国公夫人的脸面:“国公夫人,你是想本妃给你个怎样的说法?要不你直说?”

    让霍壁对卫美佳负责!

    但是这样的话,卫国公夫人是万万不会说的。

    所以她还是避重就轻道:“这整件事情的起因是你,忠武候还是和你沾亲带故的,这件事情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谁能给我们一个交代?幽王妃,你若不给个说法,我们就进宫找皇上做主了!”

    霍氏娘家们上的人这种关系和苏槿夕也算是沾亲带故?

    “放肆!”苏槿夕忽然目光凌厉,冷声道:“卫国公夫人,关于今日帝京城里对本妃的谣言蜚语,刚刚在来南苑之前本妃已经在幽王府门口解释很清楚了,如果你耳目闭塞,还没有得到消息,本妃可以给你求证的时间。但是你若还敢胡言乱语,将屎盆子往本妃的头上乱扣,就别挂本妃不你念着你和我母妃的亲情了。”

    卫国公夫人身子狠狠一怔,脸色顿时吓的一白。

    辰太妃不是说苏槿夕是个软柿子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其实别说是卫国公夫人了,在场的众人包括辰太妃和淮阳郡主在内,都没有想到方才还默不出声的苏槿夕竟然忽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凌厉起来。

    “幽王妃,你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有什么用?忠武候府上毕竟和你是沾亲的关系,有本事你冲淮阳郡主吼。”卫国公毕竟是个男子,就算苏槿夕再凛冽,也少了几分忌惮。

    好啊!

    卫国公这可是裸的挑衅。

    苏槿夕定定地盯着卫国公没有说话,但是眼眸却缓缓地眯起。

    明明很娇小的一个身板,并且看上去还有些瘦弱,但堂堂卫国公却被苏槿夕的目光看的脊背有些冰凉。

    再看时,却又发现苏槿夕那样子哪里是娇小和瘦弱,明明就是一只矫健的雄鹰,是睥睨天下的九天玄女。

    “幽……幽王妃,你想干……干什么?”卫国公的身子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

    苏槿夕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跟他说,冲着他嘴角冷冷一笑,转眸看向了淮阳郡主。

    “不知道当初陛下赐封郡主的时候封的是几品?”苏槿夕问。

    淮阳郡主的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苏槿夕忽然问起了霍壁:“请问霍大公子,你母亲是几品的郡主啊?”

    霍壁其实和当初的霍瑜一样,都是肥头大耳,甚至比当初的霍瑜还要蠢笨。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苏槿夕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竟然非常傲娇地仰着脖子,目中无人道:“幽王妃,你可听好了,我母亲可是当今皇上亲封的从九品淮阳郡主。”

    “从九品呐!”苏槿夕故意瞪大了眼睛。

    瞧着苏槿夕的样子霍壁就更加傲娇了:“怎么样?吓着了吧?”

    苏槿夕嘴角冷冷一阵讽刺的笑,对淮阳郡主:“淮阳郡主,你好大的胆子,才从九品的郡主,就敢在本妃面前耀武扬威。还敢带人直闯太妃娘娘的南苑。这是谁给你的胆子?你眼里还有太妃,还有我这个正四品的王妃吗?”

    真正论起品级来,淮阳郡主确实理亏。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巴,却没有说出来。

    “苏槿夕,你想干什么?我母亲可是陛下亲封的郡主!”霍壁忽然着急了,傻头傻脑地道。

    我呸!

    老娘还是陛下亲封的四品王妃呢!

    不过苏槿夕懒得和一个白痴一样的人计较这些。

    她问霍壁:“昨天晚上你对卫美佳做了什么?最好从实说,要是敢胡言乱语,本妃现在就下令宰了你!”

    苏槿夕这样一问,被两个侍女照看着的卫美佳身子狠狠一怔,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又开始不断地流了下来。

    卫国公、卫国公夫人眼神一亮,等待着霍壁的回答。

    辰太妃的身子也是狠狠地一怔,竟然比卫国公和卫国公夫人还要激动,紧紧地握紧了双拳。

    “你敢!”淮阳郡主喝声道。

    “淮阳郡主,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本妃有说过赦免你的藐视之罪了吗?”苏槿夕的声音比淮阳郡主的还狠厉。

    淮阳郡主被苏槿夕的话噎住,面色憋的有些红彤,没再说什么。

    “说!”苏槿夕厉声呵斥霍壁。

    霍壁身子一震,这才恍然大悟自己面前的这位幽王妃是个厉害的绝色。

    而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以为牛逼的可以将他捧的天高低地厚的母亲竟然在这个女人面前都不敢说话了。

    遇上大人物了啊……

    霍壁的思想确实简单的和白痴一样。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不但白痴,而且无耻。

    他忽然指着房间里的卫美佳道:“昨天晚上是她我的!是她自己在我的面前脱了衣服我的,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