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愤怒,赔了儿子又折兵
    “那就对不起了,淮阳郡主,还得麻烦你和令公子跟本妃走一趟。”苏槿夕道。

    淮阳郡主连忙皱着眉头问:“幽王妃,可不可以换个条件?”

    苏槿夕嘴角淡淡一笑:“淮阳郡主,你说你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本妃惦记的?恩?”

    “忠武候虽算不上皇亲贵胄家,但也算家大业大……”

    淮阳郡主后面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槿夕打断:“忠武候是家大业大,但是本妃就看上了苏府的那七家药堂,别的东西本妃都瞧不上。”

    苏槿夕态度很坚定,很决绝,根本就不容淮阳郡主置辩。

    淮阳郡主狠狠地咬着唇,握紧了双拳,咬牙切齿地对霍氏道:“还不答应她!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和壁儿死吗?”

    “可是嫂子,那都是霍府的命根子啊!没了那七家药堂,苏家在帝京就什么都不是。”霍氏为难地皱着眉头。

    “没了忠武候府,你霍氏在苏家也什么东西都不是!”淮阳郡主道。

    霍氏狠狠地咬紧了牙关,犹豫了半晌,态度还是很坚定地对淮阳郡主道:“嫂子,还是不行,那七家药堂坚决不能给她。要是给了,我和骏儿还有仙儿以后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淮阳郡主,我看咱还是进宫吧!你们如此不痛快,废话的这点时间,咱们在皇宫里都已经喝上茶了!”苏槿夕适时地加了一把猛药。

    淮阳郡主的脸色十分阴沉,咬牙切齿地半晌,附在霍氏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站直了身子又道:“嫂子知道你在霍家的日子过的不容易,那七家药堂你和苏仲一起打理了大半辈子,也是有感情的。但是现在药堂受到官府的排挤,不是已经有好多家关门了吗?再这样下去,那七家药堂也算是废了,不如就给幽王妃吧!说不定后面有幽王撑腰,还能弄出点什么起色。反正都是一家人,无论在谁的手上,不还是苏家的吗?到时候你脸上也光彩。”

    “可是……”霍氏还是有些不愿意。

    “还可是什么?没了那七家破药堂,我和你哥哥以后又不是不管你了。不管日后如何,忠武候始终都是你的后盾。”

    霍氏咬着牙,犹豫了好半晌,最后咬牙切齿地对苏槿夕道:“好!苏槿夕,那七家药堂的账本我就给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到时候苏家继承人的选拔赛上若是骏儿赢了比赛,他就是苏家唯一的继承人。”

    霍氏打的一副好算盘呢!

    若苏骏赢了比赛,继承了苏家的产业,那七家药堂按照规矩,还是要继承到苏骏的手中。兜兜转转了一圈,到时候还是要回到霍氏的手中。

    霍氏如此明显的心思,苏槿夕怎么可能瞧不出来?

    她淡淡笑道:“等苏骏赢了比赛再说!”

    霍氏眸光深意地看了一眼淮阳郡主,咬牙:“好,明日我就派人将账本送到幽王府。”

    “不用等明日,现在就去拿吧!”

    霍氏肚子里的那些心思苏槿夕又不是不知道,若到了明日霍氏想反悔或者找什么理由推脱,没了淮阳郡主和霍壁,她还真不能把霍氏怎么样。

    “不用这么着急吧?”淮阳郡主脸上的笑容很牵强:“幽王妃,其实明日给你也是一样的,有本郡主在,难道你害怕青萝反悔不成?”

    青萝是霍氏的闺名。

    “淮阳郡主,你还真别说,本妃还真是信不过你们!”

    苏槿夕说话特直接,淮阳郡主的表情顿时一阵尴尬,干干地笑了两声,对霍氏道:“还不去拿!”

    霍氏面色为难地还想说什么,但在淮阳郡主的威逼下咬着牙,愤愤地出了南苑的门。

    卫美佳一直哭哭啼啼个不停,辰太妃一直都劝着,偶尔卫美佳也会对苏槿夕恶语相几句,但是现在苏槿夕懒得搭理她。

    卫国公和卫国公夫人见苏槿夕已经做了主,像是将事情交给苏槿夕就能万事大吉一样,也是什么都没有说。

    淮阳郡主表面上看着虽向苏槿夕屈软了,但是心里却憋着一肚子的火,更不可能和苏槿夕再聊什么。

    苏槿夕让花嬷嬷泡了一壶好茶,一个人悠闲地在院子里喝着。

    原本南苑到苏家的时间也就办个时辰,但是霍氏整整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将七家药堂的账本拿了过来。

    淮阳郡主等的很不耐烦:“磨磨蹭蹭这么长时间,都够出城了。”

    “嫂子,真的要将这些账本交给苏槿夕吗?就不能再想想别的法子?”霍氏心疼的心肝脾肺肾都在难受。

    淮阳郡主一把从霍氏的手中将账本全都夺了过来:“还不是你自己没本事,早知今日,当初干嘛去了?”

    淮阳郡主这是在埋怨霍氏没有早点将苏槿夕除掉,竟然容忍她在苏府长大。

    只可惜已经晚了。

    “幽王妃,点点吧!七家药堂的账本一个都不少!”淮阳郡主将账本放到了苏槿夕面前的石桌上。

    苏槿夕翻开账本,一一瞧了瞧,虽然看上去挺真的,但苏槿夕还是不放心。毕竟她这个穿越女和原主都没有接触过账本这种东西,怕霍氏作假,所以又让花嬷嬷给瞧了瞧。

    花嬷嬷看的很仔细,翻看了好半晌之后很认真地对苏槿夕道:“王妃娘娘,这确实是苏家七家药堂的账本,不是假的。”

    苏槿夕瞧着霍氏那肉疼的样子也不像是假的,合上占本道:“淮阳郡主,你们可以走了!”

    jx3和jx4给淮阳郡主和苏骏松了绑。

    “告辞了!”

    淮阳郡主的口吻好不到哪里,拽上苏骏就气冲冲地出了南苑的门,霍氏虽然很舍不得那些账本,但淮阳郡主都已经走了,她不可能再呆在这里,便也跟着走了。

    一出南苑的门,淮阳郡主一拳头就狠狠地砸在了马车的车舆上:“苏槿夕,今日这笔账,本郡主跟你记上了!”

    今日淮阳郡主原本只是仗着皇帝给她背后撑腰,想从辰太妃的手上救出自己的儿子,却没想到在苏槿夕的手中狠狠地吃了一瘪不说,还赔了儿子又折兵,真是气死了。

    “嫂子,刚才你说过的,一定会帮我从苏槿夕的手上把那些账本全都抢回来,还要助骏儿坐上苏家家主。这些你可不能忘了。”

    “苏家家主,苏家家主,你整日记的就是这些!好歹你也是苏家的正室,你儿子苏骏是嫡子,要不是你自己没出息,能让苏槿夕把苏府的这淌水搅成现在这样吗?滚开!”淮阳郡主一把推开霍氏上了马车。

    当初来的时候淮阳郡主和霍氏是同乘一辆马车来的,但是此刻淮阳郡主却在气头上丢下霍氏一个人走了。

    霍氏站在南苑的门口瞧着远去的马车,又回头瞧了一眼身后的南苑,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咬牙切齿地全身都在颤抖。

    “苏槿夕,你给我等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