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暗通款曲,苟且不清
    这一夜,对于苏槿夕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整整一夜都无法入睡。

    碧姨娘和苏钰的院子里灯也亮了整整一夜。

    碧姨娘不知道在做什么,苏钰彻夜都在看医书,华神医也没有睡,陪着苏钰。

    次日早上,苏槿夕吃过早膳之后将自己屋子里的那些盆景药材都修剪了一番,浇了水。又去了扶云殿,给夜幽尧书桌上的那盆蝴蝶蓝也浇了水。

    表面看上去苏槿夕做着很清闲的事情,跟没事人一样。但花嬷嬷却很清楚,苏槿夕这是心里边有事。

    有些人,心里边越装着事情,越喜怒不形于色,情绪不外露。

    终于,快到午时的时候宫里来人了。

    “王妃娘娘,皇后娘娘又病倒了,云太医说是中了毒,陛下口谕,让王妃娘娘您进宫去给皇后娘娘瞧瞧。”

    “皇后病倒了,来找本妃有什么用?去找御医或者大夫啊!本妃又不会看病救人。”

    苏槿夕坐在院子里喝着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来的人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哎呦喂,王妃娘娘,瞧您这话说的,皇后娘娘前两次中的毒还不都是您给治好的?谁不知道你您是咱们中宁国毒医圣手啊!王妃娘娘,若是连您也说没折,可真就没人能够瞧的好皇后娘娘的病了!”

    苏槿夕嘴角淡淡一笑:“魏公公,您这马屁拍的可真够响亮。不过,皇后这病本妃还真瞧不了,公公还是早点回去回禀陛下,另请高明吧!本妃身子不舒服,就不留公公了。管家,送客!”

    苏槿夕下了逐客令,起身直接进了云开阁。

    魏公公满脸的为难,但苏槿夕人已经不在院子里了,他也没办法。只能耷拉着脑袋回宫复命。

    花嬷嬷和绿篱都看不明白苏槿夕的心思。

    皇后病倒了,让王妃娘娘进宫给皇后瞧病,这不是个进宫见殿下的好机会吗?刚好能借着这个机会知道殿下在宫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王妃娘娘怎么就拒绝魏公公了呢?

    若说进宫找夜幽尧,只怕所有人当中苏槿夕是最期盼,也是最着急的那一个。

    但是她这样做,也有自己这样做的盘算。

    上了云开阁之后苏槿夕就一直躺在锦榻上,闭幕。手指一下一下地扣着锦榻边缘的镂空雕花扶手,似在思索着什么。

    直到快未时的时候花嬷嬷上楼:“王妃娘娘,宫里头又来人了!”

    苏槿夕的双眼几乎是反射性地倏然睁开。

    “什么人?”

    “太子。”

    “不见!”

    苏槿夕说完又闭上了双眼。

    花嬷嬷脸上的表情更疑惑了,想说些什么,但一想起来王妃娘娘比她们还要着急殿下。如此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还要艰辛地忍着,内心肯定有她自己的打算,便强压下了心头所有的犹豫,下了楼。

    半晌之后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吵嚷声。

    “太子殿下,这是王妃娘娘的阁楼,您不能进去!”是绿篱。

    “闪开!”夜珅似带着微怒,但对苏槿夕说话的时候口气却软了几分:“槿夕,我知道你在上面,也能听见我说话,母后这次的情况真的很不好,本宫是真心实意来请你过去给母后瞧病的。”

    苏槿夕出声。

    夜珅直接开始硬闯,花嬷嬷忽然急了,非常严肃道:“太子殿下,请您自重!若您仍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可别怪老奴和幽王府的众护卫对您不客气了!”

    云开阁的楼梯下面已经站满了许多带兵器的护卫。

    楼上的苏槿夕依旧没有动静。

    夜珅眉头蹙了蹙,竟然真的不顾忌花嬷嬷和众人的阻拦,跃身而起,跳进了云开阁。

    “滚出去!”

    就在夜珅正要抬步迈上台阶的时候,苏槿夕眸光凛冽,阴沉着脸,一步步从高高的台阶上走了下来。

    藕色蚕丝上衣,浅蓝色轻纱及腰长裙,外穿着一件绣着乳白色小花的粉广袖外衣。秀长乌黑的发丝在身后挽成了一个对折的发髻,留一半披洒在身后,及腰的地方用一只非常精致的发饰束着。

    这是今年的帝京城最流行的打扮和穿着,在苏槿夕的身上展现的尤为极致,说不上来的贴合美丽,让人看的有些睁不开眼。

    “夜珅,又开始听不懂人话了吗?让你滚,听不见?”

    苏槿夕都已经到了眼前,夜珅才忽然回过神来。

    他的眼神有些游移地看向了一边,却又很快转向了苏槿夕,道:“槿夕,母后这次的情况真的不是很乐观,本宫是真心实意来请你过去的!”

    “夜珅,请问您的真心实意值几个钱?”

    “槿夕,本宫知道你我之间以前的事情是本宫对不住你,但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好不好?人命关天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哼,看来你终于说了句人话。以前的那些事情确实已经过去了,不过夜珅,你也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你在本妃的心里屁都不是。趁本宫还没打算对你动手,趁早滚。”

    苏槿夕冷冷地说完,绕过夜珅出了云开阁,一直走到了院子中间的石桌旁,在石凳上坐了来下。

    夜珅的表情忽然有些僵愣,但也很快就回了神,眼底闪过一抹异样之后也出了云开阁,在苏槿夕的对面坐了下来。

    “槿夕,我们之间真的要闹成这样吗?”

    “滚!”

    苏槿夕只冷冷地送一个字,将桌上一杯已经冰凉的茶水泼到了夜珅的脚下。

    花嬷嬷也许不是很清楚夜珅和苏槿夕之间以前的事情,但是绿篱却清楚的很,甚至比苏槿夕还要清楚。

    以前她家小姐还没有嫁到苏府的时候,太子殿下可根本就没有将她家小姐放在眼里。

    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一眼不说,还背地里经常勾搭了府上的大小姐苏仙惠对她家小姐是各种欺负、陷害,更甚至想要取她家小姐的命。

    好几次夜里,绿篱都瞧见太子翻墙而入,在苏府的后院里和苏仙惠暗通款曲,苟且不清。

    用她家小姐的话说,太子就个彻彻底底的人渣,还是人渣中的极品。

    可是今日这夜珅怎么忽然就转型了?竟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小姐对他都已经这么不客气了,他竟然还能如此好言好语。

    这还是以前的那个太子夜珅吗?

    绿篱都有些不认识了。

    太子做的这一切,不会是装的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