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恶心,毒死你
    这一盘棋夜幽尧执的是黑棋,苏槿夕执的是白棋。

    苏槿夕怎么也没有想到,整盘棋下完之后夜幽尧的黑棋在棋盘上竟然形成了两个字。

    “兵符!”

    这里是皇宫,而且周围有很多双皇帝的眼睛盯着,有些话夜幽尧自然没办法直接和苏槿夕说。

    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

    苏槿夕震惊之余很快镇定下来。

    不动声色地把棋盘上的棋子一个一个地往棋罐里收:“殿下棋艺精湛,妾身甘拜下风。”

    “苏槿夕,你的棋艺确实有待长进。”

    夜幽尧也是表情平常,不露声色。

    苏槿夕嘴角浅浅一笑:“那妾身就在府上等着殿下,殿下要早日回府,教妾身下棋。”

    “好!”

    “殿下……”

    苏槿夕还是有些不放心皱着眉头,但有些话在这里终究不方便说,她还是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夜幽尧明白苏槿夕要说什么,给了苏槿夕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本王没事!回去在府上安心等本王回府。”

    “殿下一定早回,别让妾身等太久!”苏槿夕再次强调。

    “恩!”

    “殿下需要什么,臣妾让人送过来!”苏槿夕一语双关,暗指夜幽尧需不需要她帮忙。

    夜幽尧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云淡风轻地看了一眼远处紧闭着的门,扬声道:“不需要,皇兄的人将本王伺候的很不错,本王什么都不缺。”

    “好,那妾身就先回去了!”苏槿夕抿了抿唇,起身。

    临走前苏槿夕又深深地望了一眼夜幽尧的眼睛,但却没有在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里看到任何信息。

    许是苏槿夕和夜幽尧后面说的那几句话声音太小,当苏槿夕推开门的时候,一名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风的太监没来得及起身,差点就扑在了地上。

    那太监神色慌张地整了整衣服,脸上讨好地笑着:“幽……幽王妃,这就好了?”

    苏槿夕把他当成了一阵风,没搭理,更没搭理一旁的夜珅,直接往重华殿的方向走。

    夜珅脸上的神情有些怪异,跟在苏槿夕的身后。

    皇后身上的毒本就是苏槿夕下的,走正常程序把脉、检查身体、验血、试毒,本就是为了掩人耳目,整个流程苏槿夕做的行云流水。

    虽然配置解药的方子解毒系统里就有,但苏槿夕还是写了个方子从太医院拿了药。

    一来还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来,就算不用掩人耳目,苏槿夕也不想把解毒系统的那些药材用在皇后这等人的身上。

    解毒系统自带的存储空间本就不大,原有储存的药材数量有限,所以那些药材必须用在刀刃上。

    当苏槿夕做完一切,从皇后的内室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候着的太医都有些难以置信:“王妃娘娘,这样就好了?你确定皇后娘娘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吗?”

    苏槿夕心情本就不好,没好气道:“你是觉得本妃在开玩笑吗?”

    那名太医连忙颔首:“下官不敢。”

    苏槿夕也不多做计较,表情冷淡:“陛下,若没有其它的事情,臣妾就先回府了。”

    “幽王妃,你稍等片刻!”

    皇帝显然不放心苏槿夕,拦住苏槿夕之后看了一眼云瑾。

    云瑾会意,进了皇后的内室,半晌之后出来道:“陛下,王妃娘娘的解毒之术果然高明,皇后身上的毒素已经彻底清理,且已经醒了。”

    听了云瑾这话,皇帝和众人才敢相信皇后身上毒真的解了。

    那些一直觉得皇后的毒特别棘手的太医都不禁对苏槿夕露出崇拜的目光。

    苏槿夕冷淡地问:“陛下,臣妾可以回去了吗?”

    “当然,太子送幽王妃!”

    皇帝虽然笑着,但怎么也掩饰不住眼底的那抹杀气。

    虽然皇后已经醒了,但是他并没有急着进内室去看皇后,而是一直目光阴沉地瞧着苏槿夕离开的背影。

    就在苏槿夕的背影消失在皇帝的视线之中后,一名太监走到了皇帝身后。那人正是之前在镇南宫的门口靠着门缝听风的太监。

    他凑到皇帝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皇帝的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阴冷了几分:“你确定苏槿夕和幽王在镇南宫只说了这些?”

    太监连忙弯腰,惶恐道:“奴才不敢有半句虚言,虽然距离隔的比较远,但是奴才的听力本就超强于别人,当时幽王妃见着幽王之后确实只说了这些,奴才听的一句不落。”

    “让人盯着幽王府,将苏槿夕的行动时刻报告给朕。”

    “是!”

    “派得力之人去查清楚皇后这次到底是如何中的毒,一定要给朕查的清清楚楚。”

    即便苏槿夕和夜幽尧没有说什么,但皇帝还是不愿相信苏槿夕没有盘算什么,尤其皇后这次中毒,蹊跷太多。

    太监领命离开,皇帝一人高高站在重华殿的台阶上,负在身后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寒风乍作,卷起地上枯萎的树叶随风飘扬,皇帝的身影和目光都阴沉的可怕。

    夜幽尧,这次朕一定会将你狠狠地捏死在手心里。

    你逃不掉的!

    原本夜珅只需将苏槿夕送到重华殿外即可,会有专门的宫人引苏槿夕出宫,但是他却一直将苏槿夕送到了宫门口。

    一路上二人都没有说话。

    就在苏槿夕即将上马车的时候,夜珅忽然问:“槿夕,你和幽皇叔……”

    苏槿夕站在车舆上,没有进马车,也没有抬头看夜珅,更没有说话。

    夜珅将方才没有问出来的那半句话又问了出来:“槿夕,你和幽皇叔之间是不是真的产生了感情。”

    苏槿夕面无表情,还是没说话,直接进了马车。

    夜珅一急,竟然直接冲上去拦住了驾车的马:“苏槿夕,你为什么不回答本宫的话?”

    苏槿夕清澈明亮的眸子冷然一挑,终于抬头:“夜珅,你可知最恶心的是什么?”

    夜珅没想到苏槿夕半晌不开口,好不容易让她开口了,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不过她没明白苏槿夕是什么意思,脸上的表情有些懵逼。

    苏槿夕嘴角讽刺一笑:“是打不死又在眼前惹人厌的臭苍蝇。”

    苏槿夕骂夜珅是臭苍蝇!

    夜珅的表情有些愣,半晌才回神,嘴角自嘲一笑:“没想到你现在竟厌恶本宫到了这种地步。”

    “岂止厌恶!夜珅,若不是宰了你老娘还得负责,老娘早就赏你一把毒药毒死你了。滚开!”

    说完直接一边夺过车夫手上的马鞭,狠狠抽在了马上,马车飞速离去。

    夜珅就站在车舆的旁边,离车轮特别近,要不是他眼疾反应快,早就被马车撞飞了。

    刹那间她望着那辘辘而去的马车,愣在了当场。内心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样,空落落的。

    苏槿夕的马车一路扬尘,飞速回了幽王府。

    但是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回去的时候幽王府上竟然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一件足以将所有人推向死亡深渊的惊天大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