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老太婆,还不说
    苏槿夕的马车刚到幽王府门口,在门口候着的花嬷嬷和绿篱连忙迎了上来。

    “王妃娘娘,太妃娘娘来了!”

    辰太妃?

    “她来做什么?”

    “不知道,这会儿在王爷的扶云殿呢!您快去看看吧!老奴今天这眼珠子一直跳,总觉得没有好事。”

    在夜幽尧的扶云殿?

    扶云殿可是连任何人都不许进入的。夜幽尧连幽王府都不让辰太妃住,能允许辰太妃进他的扶云殿?

    苏槿夕眼皮子一跳,直觉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件好事,便脚步匆匆地进了府,来到了扶云殿前。

    扶云殿门外守着的护卫见到苏槿夕,一脸的为难。

    “太妃呢?”苏槿夕问。

    侍卫忙上前拱手:“回禀王妃娘娘,太妃在里面!”

    苏槿夕眼底一寒,缓缓步上了台阶,轻轻推开门,进了扶云殿。

    虽然扶云殿内的所有东西依旧整整齐齐,但苏槿夕一眼就瞧出来很多东西都被挪动了位置,尤其是夜幽尧的书桌。

    夜幽尧摆放东西很有讲究,就连花嬷嬷每日打扫都不敢乱动,被人挪动了位置一眼就能够瞧出来。

    辰太妃不知在哪里,苏槿夕进扶云殿之后没有瞧见她。

    不过苏槿夕也没有喊她,悄悄地打开了彼岸镯。

    扶云殿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过是个宫殿,就那么点地方。彼岸镯一打开,周遭的所有声音都被苏槿夕听的清清楚楚,很快苏槿夕便找到了辰太妃的位置。

    “母妃,你在干什么?”苏槿夕冷冷道。

    正入神地翻找东西的辰太妃被苏槿夕的声音吓了一跳,猛然回神,脸色及其慌张地抚着胸口:“槿……槿夕,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苏槿夕眯着双眼,非常敏锐地瞧见辰太妃慌慌张张地将什么东西藏在了身后。

    “母妃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殿下和我都不在府上,母妃一个人在殿下的密室里做什么?”

    虽然苏槿夕来过夜幽尧的扶云殿很多回,但苏槿夕真心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间密室,辰太妃她是如何找到合理的?

    辰太妃也算是个人物,虽然很紧张,但很快又平复心绪,像是没事人一样。

    “这不,今日忠武候府请媒人来南苑了嘛!美佳和那个霍壁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母妃记得美佳小的时候有一个长命锁,想在美佳成亲的时候给她戴上,但是在南苑怎么也找不见,母妃想会不会在幽尧这边,所以就过来找找。”

    “卫美佳的长命锁怎么可能在殿下这边?”苏槿夕脸色阴沉地皱着眉头。

    “母妃……母妃也不知道,那长命锁不见已经很长时间了。母妃只是猜想,或许美佳以前找幽尧玩的时候落在幽尧这里了。”

    “既然如此,母妃为何不直接问殿下或者卫美佳?说不定比母妃这样没头没脑地找要快的多呢!”

    辰太妃嘴角干干地笑了笑:“槿夕你说的也对,瞧母妃这记性,怎么就忘了问美佳了?母妃这就回去问她!幽尧回来之后你也帮母妃问问他,有没有见过那个长命锁。”

    说着,辰太妃慌慌张张地就要往外走。

    但就在辰太妃经过苏槿夕身边的时候,苏槿夕一把捏住了辰太妃的手腕:“母妃,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离自己近了,苏槿夕才看清辰太妃的额头上和脸颊上,全都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她干干地笑笑:“没……没什么。槿夕,你这是怎么了?你快放开母妃,你捏疼母妃的手了!”

    “辰太妃,别给脸不要脸,这扶云殿的东西不是你能带走的,给我交出来!”苏槿夕凶恶的双眸直直地盯着辰太妃的双眼,似乎要将辰太妃看穿一般。

    辰太妃紧张的快要窒息了:“槿夕你说什么,母妃……母妃听不懂,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母妃说话?”

    “喊你母妃那是看在你对殿下养育之恩的份上。你最好见好就收,若是哪天殿下知道了真相,你会是什么下场,想必你比本妃更清楚。”

    “你跟幽尧说了什么?”辰太妃怯生生地望着苏槿夕。

    夜幽尧不是辰太妃亲生的,且还悄无声息地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养在了自己身边,辰太妃竟然瞒了夜幽尧那么多年。苏槿夕都难以想向夜幽尧知道真相之后如何接受。

    她瞒着夜幽尧都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他?

    苏槿夕不想和辰太妃废话这么多,捏着辰太妃手腕的手劲儿加重了几分,将辰太妃整个人往自己眼前一提:“把东西交出来!”

    苏槿夕这样子是从未有过的凶狠,吓的辰太妃身子一抖,不小心将藏在身后的东西抖落在了地上。

    苏槿夕的双眸眯的更阴冷,将辰太妃甩到了一边,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是一只金色的小老虎,个头虽然不大,却雕琢的栩栩如生,威猛凶悍。

    苏槿夕的第一反应就是用来调兵遣将的兵符。

    她的目光更加冰冷:“你不是找长命锁吗?拿这个做什么?”

    “本宫……本宫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

    辰太妃趴在地上,脸色惨白,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如果今日不是被本妃撞见,你打算将这个东西拿出去交给谁?”

    “你在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装傻充愣?

    可惜在苏槿夕的面前最没有用的就是这一招。

    “太妃既然不知道,那不如就跟本妃进宫去跟陛下问个明白,恰好这会殿下也在宫中,顺便将他和卫美佳的身世也说个明白。”

    苏槿夕说着,拽起辰太妃的手腕就往外拖。

    辰太妃面色大变,双眸中泪光潋滟:“不……本宫不要进宫,本宫不要去!苏槿夕,本宫求你了,你就放过本宫吧!”

    苏槿夕停了下来双眸依旧阴冷地盯着辰太妃:“放过你?那也要看是什么情况!除非你告诉本妃为什么潜入殿下的密室窃取兵符?是什么人让你来的?”

    辰太妃一生尊贵荣华,恐怕这是平生第一次如此难堪狼狈。她仰着头,企求地望着苏槿夕:“本宫说,本宫把什么都告诉你!求求你不要带本宫去见陛下和幽尧。苏槿夕,本宫求你了!”

    “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