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那么小,那么大
    “云太医,你确定只有一成的把握吗?”

    苏槿夕的双眸直直地望着云瑾的眼睛,试图从那双澄澈的眼睛里看到一些期望。

    但是,事实证明云瑾是温柔的,也是残忍的。

    “王妃娘娘,下官确定只有一成的把握。”

    都还没有苏槿夕的把握大。

    苏槿夕虽然有很多不确定,但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治疗过外科伤,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伤。

    “云太医,你还是先去幽王府吧!钰儿的母亲碧姨娘也受伤了,伤的很严重,你去看看吧!这里……我来!”

    苏槿夕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虽没有多少底气,但还是非常果断地说了出来,给了自己很大的信心。

    “王妃娘娘,苏钰的伤和他母亲的伤比,谁的更严重一些?”

    谁的更严重?

    “应该是碧姨娘的,虽然同样是背心受伤,但碧姨娘被压在了马车底下,身上应该还有其它的伤。”

    而且根据当时的情况,苏槿夕怀疑碧姨娘的伤离心脏更近一些。

    “既然如此,就算下官过去了,其实还是只有一成的把握,甚至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云瑾!”

    苏槿夕有些微怒。

    云瑾连忙解释:“王妃娘娘不要着急,虽然下官没有把握治碧夫人的伤,但是下官有位朋友一定可以,并且就在帝京,下官这就写信过去,让他立刻赶往幽王府。”

    “你确定?”

    苏槿夕答应过苏钰,所以必须保证碧姨娘能够被救下来。

    “下官确定!”

    “好!你去写信吧!”

    如果云瑾的这位朋友真的能够救下碧姨娘就再好不过,如果把握不是很大,依着云瑾对他的这份信任,估计也能拖延上一段时间,等管家找到九容。

    更何况幽王府还有个华神医。

    至少碧姨娘那边的情况要比苏钰这边的好的多。

    但愿碧姨娘吉人天相,能够化险为夷。

    云瑾去给他的那位朋友传信了。

    他没有多大把握保住苏钰的性命,苏槿夕只能硬着头皮上。

    她绝对不能让苏钰有事。

    苏槿夕神情非常镇定。

    首先拿出了她的银针包,然后剪开苏钰身上的衣服,用银针刺穴的方式封住了伤口周围的几个大穴。

    然后又在苏钰胸前心脏的几处大穴上刺了几针,护住了心脉。

    苏槿夕所用的针是之前九容送给她的那套生日礼物,寒冰神针。比起平常的银针事半功倍。

    很快,伤口处的血就被止住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拔刀。

    苏槿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握住了刀柄,她只停顿了一下,没有丝毫犹豫,一把将匕首拔了出来。

    在刀尖划出伤口血肉的那一刻,血液顿时如柱一般从伤口里喷射了出来,喷了苏槿夕一身,淹没了苏槿夕刺在伤口周围的寒冰神针。

    此时那几枚银针已经不起作用了。

    苏槿夕飞快地将贵仁堂的掌柜拿过来的止血药洒在了伤口上。

    但是血流的太快太多了,那些药材洒在伤口上很快就被血给冲没了,根本就不起作用。

    怎么办?

    怎么办?

    “王妃娘娘!用这个药!”

    不知何时,云瑾进了门,递给苏槿夕一些药膏。

    苏槿夕瞧了一眼云瑾,没有多问什么,接过药膏全数涂在了伤口上。

    药膏的粘黏性和附着性都很高,很容易就封住了伤口,血终于止住了。

    “止住了!”

    苏槿夕欣喜地笑了一声,对云瑾:“谢谢你,云瑾!”

    “王妃娘娘,这都是下官该做的。有下关给你做助手,你要相信自己。”

    苏槿夕愣了愣,嘴角扬起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谁又能想到,堂堂太医院的天才太医,竟然甘愿为苏槿夕做起了助手,而且似乎已经不止一次了。

    这让那些爱慕云瑾的美少女知道,该要嫉妒死多少人。

    要知道,云瑾的样貌也算是非常出众的,暗中爱慕他的女子也不少。

    忽然,躺在床上的苏钰嘤咛一声。

    苏槿夕回头,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

    方才还好好附着在伤口上的药膏竟然又被血柱给冲破了。

    苏槿夕顿时呆愣在当场。

    云瑾连忙给苏钰把脉。

    “王妃娘娘,苏钰的脉象很虚弱。”

    苏槿夕连忙将苏钰的手拽了过来把脉,脉象确实很虚弱,弱的几乎快要不跳动了。

    这明显是因为失血过多所致。

    怎么办?

    难道苏钰就这样没命了吗?

    他才那么小,而且还那样相信苏槿夕。

    此刻苏槿夕的脑海里全都是苏钰在昏迷前拽着苏槿夕一遍一遍向苏槿夕求救的眼神。

    他那么小,求生是那样的强烈,苏槿夕怎么能失信于他?怎么能让他死?

    但是现在苏槿夕一点办法都没有。

    若果是和毒素有关的东西,苏槿夕还能想想办法。

    但外科这方面她简直可以说是小白,而且现在还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苏钰的脉象一直在减弱,一直在减弱。呼吸也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甚至到最后都已经感觉不到他的脉象、心跳和呼吸了。

    他小小的身体就像是一张单薄的纸片一样,搭在床上。嘴唇咬的死死的,双眼静静地紧闭着,睫毛上甚至还搭着晶莹的泪水。一双小手始终死命地攥着胸前的被子,再一次直白地证明着他的坚强和勇敢。

    “槿夕姐姐,救我……救我……”

    “槿……槿夕姐……姐,钰儿……不……睡,不……睡……”

    苏槿夕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回放着苏钰昏迷前的情形和声音。

    终于,苏槿夕动了。

    她将屋子里所干净的床单和幔帐全都扯了下来,铺开在桌上,将剩下所有的止血药全都包在了里面,卷成一疙瘩做成了一个药包,放在了床上。

    然后将苏钰的身体掰到了药包上,让药垫着伤口。

    这样可以让身体的重量增加药包和伤口的贴合度,也让药包里的药粉附着在伤口上,而不至于被不断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液冲走。

    接着,苏槿夕剪开了苏钰的所有衣衫还有裤子。

    神情镇定、果断、熟练地开始施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苏槿夕医药包里的寒冰神针越来越少,刺在苏钰身上的寒冰神针越来越多,几乎刺满了苏钰的全身,头上、身上、腿上、脚上、手上,反正只要有学位的地方没有一处是空白的。

    自始至终苏槿夕的神情认真而又专注。

    站在苏槿夕身旁的云瑾瞧着那些他叫不上名字的一个个穴位被苏槿夕刺上了银针,都愣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