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自古无能者死于话多
    “还有什么问题吗?”苏槿夕皱眉问。</p>

    苏槿夕和苏仙惠都没有说话。</p>

    “好,既然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比赛吧!”</p>

    “这次比赛总共有三场,初赛、复赛和决赛。分别由太医院资深太医云太医和王太医,还有同和堂的许大夫三人担任评委,在场的众人做监督。本妃虽主持这次比赛,但是和霍夫人以及苏家的其他人员一样,置身事外。对于这次比赛的分工和设定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p>

    众人窃窃私语了几声,但是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p>

    “好,既然都没有异议,那就按照本妃的设定进行,本次比赛的一次场考的是作为大夫最基本的辨药能力,现在开始。”</p>

    比赛除了苏钰、苏骏和苏仙惠参加之外还有苏家的三名女子参加,总共六人。六名侍从端着六个盘子分别走到了他们面前。</p>

    苏槿夕道:“各位参赛选手面前的盘子里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药材,每个盘子里的药材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百零八种。你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按照辨别出药材的多少排名,前四名可以进入下一轮,复赛。”</p>

    苏槿夕的话说完之后几个侍从抬着五个屏风上来,将六人隔开,并点上了一炷香。</p>

    第一轮比赛,正式开始。</p>

    在场上的六名参赛选手认真进入比赛状态;场外围观的群众屏息观看,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时候,苏槿夕没有忘记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p>

    她退出了后堂,喊来和自己随行的那几名护卫。</p>

    “可查清楚了刺伤钰儿的是什么人?”</p>

    “回禀王妃娘娘,刺客虽然被伏,但他事先服用了毒药,属下等人根本什么都没有来得及问他就死了。”</p>

    “什么?又死了?”</p>

    “属下等人无能,请王妃娘娘责罚!”</p>

    苏槿夕皱着眉头,脸色暗沉:“算了,这又不是你们能控制的,罚你们也没有用。”</p>

    “王妃娘娘,属下怀疑行次钰小公子的凶手和之前在街上驾马车和我们的马车相撞的是同一伙人,这件事定是有人蓄意而为。”一名护卫道。</p>

    这么明显的事情,苏槿夕怎么可能看不出来?</p>

    而且幕后之人分明行的就是险招,根本就没有想着掩饰什么。当街就开始动手,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阻住苏钰参加比赛。</p>

    “王妃娘娘,幕后主使会不会是……?”</p>

    其中一名侍卫的眼神瞧着前堂的方向,没有说下去。</p>

    苏槿夕很明白护卫指的是什么:“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还是这么明显的作案,去大理寺报一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真相是逃不掉的!”</p>

    “是!”</p>

    苏槿夕说完,美丽的眸子眯了眯,朝着前堂走去。</p>

    此时,前堂中的第一场比试已经结束,并且三位评委也已经将结果整理出来,让人送到了苏槿夕的面前。</p>

    苏槿夕慵懒地坐在上位上,瞧着手中的结果。</p>

    “王妃娘娘,怎么样啊?”</p>

    “王妃娘娘谁被淘汰了啊?”</p>

    “王妃娘娘,谁进了复赛啊?”</p>

    众人都很紧张结果,见苏槿夕迟迟未开口,都有些着急地问。</p>

    苏槿夕娇丽的小脸上那两条如黛的眉毛缓缓蹙到了一起。</p>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的意识中一向只是个草包的苏骏竟然和苏钰打成了平手的成绩,而且成绩还非常不错,两人并列第一。</p>

    苏槿夕不由得多看了苏骏一眼。</p>

    苏骏很傲娇地瞪了苏槿夕一样,傲慢地扭开了头。</p>

    苏槿夕嘴角冷然一扬,自古骄兵必失,不笑到最后,还不知道谁笑的最好看呢!</p>

    神气什么?</p>

    “槿夕啊!还是尽快宣布结果吧!大伙都等着呢!”霍氏催促道。</p>

    苏槿夕表情淡然地宣布了成绩,除了苏钰和苏骏外还有苏仙惠和月姨娘的女儿苏晚晚四人成绩名列前茅,进入了复赛。</p>

    用实力说话,其余两位也没什么好说的,退出了赛场。</p>

    “接下来是第二场比赛,复赛。”</p>

    苏槿夕宣布完之后侍从抬上来两排架子,架子上面摆了药材。</p>

    苏槿夕淡笑着继续道:“第二场比赛比的是配药!”</p>

    “配药?这么简单的试题也拿来比赛?哼,真是小儿科!苏槿夕,你就不能搞点有难度的?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呢!”苏仙惠不屑冷笑一声。</p>

    苏槿夕嘴角依旧淡笑着,就像没有听见苏仙惠的话一样,没有搭理她。</p>

    “各位,你们身边的这些架子上总共摆了三百六十种药材,评委席上的封闭箱子里有四个纸条,分别写着四种方剂。你们按照第一轮的成绩高低顺序,随机抽取纸条,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按照纸条上的方剂配出药来,就算完成比赛。”</p>

    “第二轮淘汰几个人?”苏仙惠问。</p>

    “两个!”</p>

    “如果我们四人都配出了药,应该怎么算?”</p>

    “按照所用时间的多少排名,淘汰用时最长的两个人。”</p>

    “真没劲!”</p>

    苏槿夕百无聊赖,恹恹地瞪了苏槿夕一样。</p>

    苏槿夕冷然一笑,虽然笑声不是很大,但轻蔑味十足,刺中了苏仙惠骄傲的内心。</p>

    “苏槿夕,你笑什么?”苏仙惠顿时就炸毛了。</p>

    苏槿夕慢慢地靠在了椅子上,拿起一旁桌子上的一只瓷釉茶杯,慵懒地把玩起来。看都没看苏仙惠一眼:“自古无能者死于话多!”</p>

    霎时间苏仙惠就像是点着了狗尾巴上的鞭炮一样,一边吼着,一边朝着苏槿夕走了过去:“苏槿夕,你什么意思啊?你说谁无能了?你再说一遍!”</p>

    站在苏槿夕身旁的护卫连忙拦住了苏仙惠。</p>

    苏仙惠仍旧不死心地冲着苏槿夕吼:“苏槿夕,你自己医术不如人就别在这里嘚瑟。有准的你下来,我们俩单挑一把!”</p>

    苏槿夕轻挑眉,微微抬头,不屑地瞄着苏仙惠:“想和本妃单挑?等你赢了今天的比赛再说!”</p>

    “苏槿夕,你瞧不起人是吧?傻子,我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你给我等着!”</p>

    “好!本妃等着!”苏槿夕嘴角又是莫名其妙地一扬。</p>

    明明就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是何意思的表情,但是看在苏仙惠的眼里,却是对她无比的轻蔑。</p>

    苏仙惠恨不得冲上去将苏槿夕那带笑的脸撕碎了。</p>

    但是现在她被护卫拦着根本就没办法做到,所以只能气冲冲地退到一边。</p>

    “好了,刚刚不过一个小插曲,大家不要太过放在心上。我们言归正传,继续第二场比赛。”苏槿夕朝窃窃私语的人群扬声道。</p>

    “苏槿夕,按照你的意思,第二场比赛的抽签顺序是按照第一场比赛的成绩排名进行。但是我和苏钰的名次并列,我们应该谁先抽?”苏骏满脸得意地给苏槿夕抛了一个难题。</p>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