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秘密,送一份大礼
    苏槿夕手持银针,飞速在霍氏颈部的几处大穴上扎了几针。</p>

    “许大夫,看着霍氏。她若在本妃没有回来之前死了,你也就不必活了。”</p>

    许大夫连忙冷汗潺潺地跑到了苏槿夕的面前。</p>

    “是,王妃娘娘。”</p>

    然后让人将霍氏和给绑了起来。</p>

    “钰儿,跟我去苏家药楼。”</p>

    苏槿夕拽着苏钰冲出了公堂,直接上了马车,马车飞快驶向了苏府。</p>

    一路上二人都没怎么说话。</p>

    苏钰身体虚弱,而且被今日发生的事情吓的不轻。</p>

    苏槿夕则在计算两个时辰的时间还剩下多少,到了苏府之后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拿到血灵芝。</p>

    苏府的人见是苏槿夕和苏钰回来,连忙开了门。</p>

    二人直冲药楼。</p>

    因为药楼建的非常结实,且门和锁都是玄铁制成。一般人没有药楼的钥匙根本就不可能打开进入,所以门外都没有人守着。</p>

    “槿夕姐姐,没有钥匙,这门我们是打不开的。”苏钰有些担心。</p>

    “你靠后一些。”苏槿夕很严肃地开口。</p>

    苏钰十分听话地站到了苏槿夕的身后。</p>

    苏槿夕将手隐到了身前,手掌一翻,手心里便多了一个黑色的药瓶。</p>

    她沉着目光上前,将瓶中的药水倒在了锁上。</p>

    苏钰怎么也没有想到,那药水倒在玄铁的锁上之后竟然冒出了一些白色的气泡。很快“咔哒”一声,玄铁制成的锁链断了,掉在了地上。</p>

    “快来!”苏槿夕将手伸向了苏钰。</p>

    苏钰呆呆地站在原地,满眼的难以置信。好半晌之后才抬步走到了苏槿夕的身边,将自己的左手放在了苏槿夕的手上。</p>

    苏槿夕冲着苏钰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笑容,转身推开沉重的大门,牵着苏钰非常霸气地走了进去。</p>

    因为此刻是夜晚,药楼里非常的沉静漆黑。但那背着月光的柔美身影,却在苏钰的眼中是那样的明亮,明亮的就像天空中的月盘一样。</p>

    岂止是月盘?</p>

    其实就算很多年之后,此时眼前的这个孩子已然成长为了丰神俊朗的少年,他心如玲珑,站在了医学之巅。苏槿夕依然不知道,其实早已在这一刻,她的身影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这个孩子的心中,成了永远都挥之不去的一点朱砂。</p>

    苏家的药楼总共有三层。</p>

    第一层摆放的都是些普通的药材和医学典籍,根本就没必要看。</p>

    最珍贵的东西全都在三口。</p>

    所以苏槿夕牵着苏钰的手直接上了三楼。</p>

    “我们分头找。”苏槿夕道。</p>

    苏钰往西面找,苏槿夕往东面找。</p>

    苏槿夕在药架和药格上仔细翻找着,抬头之时瞧见正东面的墙上有七副画。</p>

    忽然想起,来之前在天牢的时候苏仲给她说的:</p>

    苏家药楼最顶层东面的墙上有七副画,其中从左面数起,第三幅画的下面有一个暗格,里面的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事成之后你拿着东西来见老夫,老夫自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p>

    苏槿夕走上前,掀开第三幅画,瞧见墙上有一个凸起的按钮。按下按钮,墙面凹进去一大块,果然出现一个安格。</p>

    里面放着的是三样东西,一把样子非常奇怪的琴,一个玉阙和一个玉佩。</p>

    第一个吸引苏槿夕眼球是那玉阙,因为上面雕刻的是麒麟,竟然和之前在清幽院的时候从夜幽尧的身上掉下来的一模一样。</p>

    不过苏槿夕很快就发现,这两个玉阙的不同之处。</p>

    如果苏槿夕没有记错的话,之前那个玉阙的背面刻着一个小小的“阴”字,而这个玉阙上面刻着的“阳”字。</p>

    两个玉阙应该是阴阳之分的一对。</p>

    自从上次在清幽院,看见麒麟阙阴阙中飞出来的彼岸花,飞入她的身体晕倒之后醒来。她就没再见过那块玉阙,后来也没有问过夜幽尧。</p>

    没想到今日却在这里见到了阳阙。</p>

    苏钰又拿起那块玉佩。</p>

    这玉佩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上面多了一个“宗”字。</p>

    宗?</p>

    代表着什么?</p>

    苏槿夕穿越而来,对这个世界并不是很了解;而原主又是幼年痴傻,更不会了解。</p>

    这宗字代表的到底是什么,还得她日后慢慢查。</p>

    苏槿夕又查起了那把非常奇怪的琴,琴上面没有刻着字,倒是在琴底雕刻着一只凤凰。</p>

    “凤凰琴?”</p>

    身后忽然传来苏钰的声音。</p>

    “你知道这把琴?”</p>

    “不是很了解。”苏钰摇头:“只是以前看书的时候见书上记载过这把琴。琴的样子被画出来了,只标注了名字是凤凰琴,但是并没有详细的记载。”</p>

    苏仲之前说过,这暗格中的东西她绝对会感兴趣,并且在她拿到这些东西之后,就会告诉她她母亲的事情。</p>

    但是现在苏仲已经死了,而且这里的东西除了那块麒麟阳阙之外,其余的东西苏槿夕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想要知道母亲的秘密,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就得她自己慢慢查了。</p>

    苏仲说她并非他亲生的,那她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p>

    不过时间紧迫,现在还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p>

    “找到血灵芝了?”</p>

    苏槿夕瞧着苏钰手中的一个盒子问。</p>

    “找见了。”</p>

    苏槿夕将麒麟阳阙和玉佩塞入怀中,又将凤凰琴用布包了起来,背在身上。</p>

    “走!”</p>

    苏槿夕拽着苏钰下楼。</p>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救命在垂危的碧姨娘。</p>

    马车飞快,很快便回到了刑部公堂。</p>

    苏槿夕给许大夫下了死命令,不让霍氏死,所以不管用什么法子,许大夫都得吊着霍氏的命。</p>

    苏槿夕将血灵芝拿出来,递到了霍氏的眼前。</p>

    霍氏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不……不可能。苏槿夕,没有钥匙,你是怎么进的苏家药楼?”</p>

    “一个破门,也想拦着本妃?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进去,是因为不够光明正大。现在苏家家业继承到了钰儿的手上,不管用什么方式打开的门,本妃和钰儿进去拿东西都是名正言顺。”</p>

    霍氏几乎绝望了。</p>

    苏槿夕将血灵芝交给苏钰:“拿进去给云太医。”</p>

    苏钰拿着血灵芝飞快地走了。</p>

    “王妃娘娘,下官是否现在就将霍氏母子收入监牢?”李侍郎问。</p>

    苏骏当场杀人,是赖不掉的,进了天牢定是死罪。</p>

    但霍氏虽有雇凶杀人之罪,不过碧姨娘和苏钰并没有死,刑部顶多判个伤人之罪。</p>

    而且她喉咙里的钥匙,太医院随便医术好点的太医就能拿出来。依照她的靠山忠武候府的势力,将她从天牢里捞出来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p>

    到时候又是个祸害。</p>

    “急什么?霍氏罪恶滔天,就这么收入监牢岂不是便宜了她?本妃还有一份大礼送给她呢!”</p>

    “大礼?”</p>

    什么大礼?</p>

    苏槿夕转身,看向了被霍氏雇佣过的那两名刺客。</p>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