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宗”字玉佩的秘密
    苏槿夕抿了抿唇。</p>

    “妾身也不知道,之前妾身痴傻,后来清醒了,便会了这本事。”</p>

    苏槿夕又将解毒系统的运作模式给夜幽尧解释了一遍。</p>

    “苏槿夕,你确定没有根本王说假话?”</p>

    苏槿夕眸光十分坚定:“妾身确定没有。”</p>

    夜幽尧还是不怎么相信地盯着苏槿夕的眼睛看。</p>

    苏槿夕被夜幽尧盯的内心毛毛的,忽然底气十足地道:“王爷的很多事情,不也是不愿意让妾身知道?王爷可有事情骗过妾身?”</p>

    顿时,夜幽尧的目光又寒冷了几分,周身的压迫感和冰冷的气息也越来越浓。</p>

    苏槿夕顿时有种刚进幽王府时的那种感觉,她似乎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从夜幽尧的身上感觉到这种气息了。</p>

    若是以前,苏槿夕定会吓的垂下头,胆怯地一句话也不敢说。</p>

    但是,此时的苏槿夕却仰起头,毫不畏惧地迎上了夜幽尧的目光。</p>

    夜幽尧一把捏住了苏槿夕的下颚,冷峻的脸逼近苏槿夕的:“苏槿夕,本王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恩?是不是本王宠的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p>

    宠着?</p>

    夜幽尧是宠着苏槿夕的?</p>

    虽然夜幽尧给过苏槿夕很多例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在嘴上说过这样的话,这可是第一次。</p>

    这样,是不是也算是夜幽尧承认他的心里是有苏槿夕的?</p>

    苏槿夕内心一阵暖流淌过,嘴上就更大胆了。</p>

    “是王爷愿意宠着,既然要做宠妃,妾身也得配合着,不是?”</p>

    夜幽尧冰冷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一抹异样,冷峻的脸上冰冷的神情渐渐不见,周身压迫的气息也逐渐消失。</p>

    忽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单手一把将苏槿夕霸道地揽进了怀中。</p>

    苏槿夕从来都没有见过夜幽尧笑的如此爽朗,简直有些不敢相信。</p>

    不过在彼岸镯的功能下,夜幽尧在她耳边被放大的笑声是真实的;他不断跳动着的心跳声也是真实的;这宽大结实的怀抱也是真实的;身边如神袛一般冷峻尊贵的人更是真实的。</p>

    苏槿夕嘴角浮上一抹灿烂的美丽笑容,缓缓伸出双手,大胆地环住了夜幽尧的腰。</p>

    百花谷里,苏槿夕和夜幽尧带着唐雪离开之后,蝶梦夫人非常愤怒,当即便下令死士护卫队带着人去把唐雪给带回来。</p>

    绿翁带来谷上医术了得的女子,给蝶梦夫人配置解药。</p>

    苏槿夕下的金蝉毒本就不是什么非常厉害的毒药,让百花谷医术好点的医女配置出解药并不难,很快就给蝶梦夫人解了毒。</p>

    “哼,敢大闹我白花谷,苏槿夕、夜幽尧,本夫人绕不了你们!”蝶梦夫人狠狠一拍椅子的扶手,目光阴冷寒彻。</p>

    蝶梦夫人的贴身侍女刚好进门,被蝶梦夫人的样子吓的全身一抖,差点就跪在地上。</p>

    “什么事?”</p>

    蝶梦夫人注意到自己侍女的异样。</p>

    侍女连忙上前禀告:“启禀夫人,小姐除了带走幽王和幽王妃所需的七叶、熊麻、桃仙草三味药材之外还带走了密室中很多非常珍贵稀有的药材,奴婢……奴婢已经把损失的单子列出来了。”</p>

    说着,侍女双手颤抖着将一张清单递到了蝶梦夫人的面前。</p>

    蝶梦夫人只看了一样,眸光陡然瞪大,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p>

    “什么?这些……这些药材全都被那丫头带走了?”</p>

    那些药材中,很多都是十几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培育出一株的,而且配有的方式还很艰难,竟然全都被自己的女儿给偷走了。</p>

    她是要拿那些药材去干什么啊?</p>

    蝶梦夫人回忆起唐雪临走前只背了一个包袱,她不会是想将那些药材全都给夜幽尧和苏槿夕吧?</p>

    这个吃里扒外的丫头。</p>

    “去……去拦住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拦住他们!把药材和人全都给我追回来。”蝶梦夫人气的眼前泛黑,几乎要晕倒了。</p>

    身旁的侍女连忙上前扶住她。</p>

    “夫人,你要当心自个儿的身体。”</p>

    蝶梦夫人扶着自己的胸口:“我……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应该不顾那么多人的反对把她生下来。真是……真是气死我了!”</p>

    说着,跌跌撞撞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p>

    绿翁有些犹豫,但还是将手中一块玉佩拿出来给了蝶梦夫人:“夫人,这是下人们在外面的院子里捡到的,老奴已经核实,不是咱们百花谷的东西。应该是在打斗的时候,从幽王或者幽王妃的身上掉下来的。”</p>

    蝶梦夫人只看了一眼,陡然眸光惊讶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双手颤抖地捧着玉佩,神情激动:“这块玉佩……这块玉佩怎么会在他们的身上?”</p>

    绿翁递上去的,正是之前苏槿夕从苏家药楼拿到的那块刻着“宗”字的玉佩。</p>

    “夫人!”</p>

    绿翁疑惑地瞧着蝶梦夫人。</p>

    蝶梦夫人激动的一把握住了绿翁的手,激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是惜姿,这是惜姿的玉佩!”</p>

    “是惜姿小姐?夫人你没有看错吧?”绿翁的神情也有些激动,不敢置信。</p>

    “当年我和惜姿是换命的好姐妹,这是惜姿贴身的玉佩,我怎么可能认错?绿翁,去!快去将夜幽尧和苏槿夕追回来,他们一定知道惜姿的下落。”</p>

    “好,夫人!老奴这就去。”</p>

    绿翁说完,转身就出门,他在确定那刻着“宗”字的玉佩是的惜姿小姐的信物时,内心的激动和紧张并不比蝶梦夫人少。</p>

    绿翁离开之后,蝶梦夫人遣退了身边所有的人,神情有些恍惚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热泪盈眶。</p>

    手中缓缓抚着那块玉佩:“惜姿,当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你走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留下?这些年你都在哪里?你过的好不好?”</p>

    帝京城里发生的是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生死攸关的大事。但是,夜幽尧却强行让苏槿夕将事情交给了云瑾和刚当上苏家家主,年仅八岁的苏钰。</p>

    此时的他们并没有离开南离,而是一路南下,已经走了三天三夜了。</p>

    “夜幽尧,我们这是要去哪里?”</p>

    苏槿夕已经问了十八遍了,但是每次苏槿夕问的时候,夜幽尧都会有办法不回答,什么都不肯跟苏槿夕说。</p>

    她这是要带着苏槿夕去哪里?</p>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