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本王伺候爱妃
    “参见幽王……”</p>

    “参见幽王妃……”</p>

    众人起身,给夜幽尧和苏槿夕行礼。</p>

    夜幽尧目不斜视,牵着苏槿夕的手到了御前,给太后和皇帝还有皇后三人行礼。</p>

    太后笑着让他们起身。</p>

    虽然太后脸上的笑容很慈和,但是苏槿夕知道,那都是表面功夫依照苏槿夕第一次进万寿宫时受到的待遇,再加上太后和辰太妃的关系,她知道,太后可不是个什么省油的灯。</p>

    夜幽尧和苏槿夕刚起身,还真有在夜幽尧的面前不要命的,开始挑衅了。</p>

    站出来的是宇文将军,皇帝的人。</p>

    “幽王,陛下和太子都给太后送了寿礼,你送给太后的寿礼是什么啊?”</p>

    苏槿夕不禁朝着太后身边看去,放着一个夜明珠,一个玉佛,成色都是极佳的那种,世间罕见,应该就是皇帝和夜珅送给太后的。</p>

    苏槿夕不禁替夜幽尧担忧起来,今日出门的时候并没有见这家伙让人准备什么贺礼啊!</p>

    他这样空着手来,不正刚好给人落了口实吗?</p>

    怎么面对啊?</p>

    正想着,高高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竟然轻蔑地道:“幽王,朕看你和王妃都是空着手而来,不会是没准备礼物吧?今日可是母妃的寿辰呢!就算礼轻,也算是一份孝心,你这样不合适吧?”</p>

    皇帝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名皇帝党大臣冷哼一声,朝着高座拱手:“幽王这分明就是没将陛下和太后放在眼里。”</p>

    “就是,幽王,你这样真是太张狂了!”</p>

    “幽王,你平时在朝堂上打压异党,横行霸道也就罢了,今日竟然如此猖狂,你这是何居心?”</p>

    “哼,幽王之心,路人皆知!这还用问吗?”</p>

    幽王之心,路人皆知?</p>

    这是什么意思?</p>

    此话一出,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就连礼乐也停了下来,纷纷举目望着高座龙椅上的皇帝。</p>

    皇帝黑沉着脸没有说话,帝王气势威严,威慑的全场的气息有些压迫。</p>

    “罢了罢了!哀家老了,有没有贺礼也都是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人了。何必讲求这些!”</p>

    太后嘴上虽然说着不必讲求,但脸上的表情明显是不高兴。</p>

    在这个时候众人谁都没有想到,皇帝竟然冷冷道:“幽王,你这是要造反吗?”</p>

    造反?</p>

    在场的许多大臣被皇帝的这两个字吓的一阵惶恐,身体不停地颤抖。纷纷推开椅子出列,跪在了皇帝的面前。</p>

    “陛下,臣等诚惶诚恐。”</p>

    皇帝不说话,愤怒威严地望着夜幽尧。</p>

    竟没想到夜幽尧冷峻的脸上神情淡定无比,就像根本没听见皇帝这示威的话语一般,牵着苏槿夕在属于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取了一个水果,递给苏槿夕。</p>

    这动作可畏是对皇威最大的轻蔑和挑衅。</p>

    皇帝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幽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藐视朕的皇威吗?”</p>

    夜幽尧还是不搭理皇帝,竟然夹了一筷子菜递到苏槿夕的嘴边。</p>

    苏槿夕不知道夜幽尧这唱的是哪一出戏,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张开嘴,吃了。</p>

    皇帝愤怒的已经不能再怒,紧紧地握紧了拳头,直接挥剑当场杀了夜幽尧的心都有。</p>

    夜幽尧,他竟然当着在场这么多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皇帝,要知道,今日能来万寿宫的,可都是皇圈和朝堂上举足轻重的人物。</p>

    夜幽尧这样,简直是在蹂躏皇帝的尊严。</p>

    “红颜祸水啊!”有文臣一脸哀怨地冲苏槿夕摇头。</p>

    只可惜,苏槿夕什么都不管,这种场面,交给夜幽尧就行了,她只负责看戏。</p>

    “来人呐……”皇帝忽然扬声朝着万寿宫外喊了一声。</p>

    几名宫中护卫连忙持着刀进门,等待皇帝下令。</p>

    所有的人,身子都是一颤,如履薄冰,大气也不敢出一声。</p>

    “哈哈哈……”</p>

    忽然,夜幽尧扬声大笑了两声,笑声比皇帝的声音还威严,比皇帝的声音还冷冽,甚至还多了很多意味分明的轻蔑。</p>

    他笑完,轻轻地擦了一下苏槿夕本就什么都没沾上的嘴角,才站起身来,道:“本王不过心疼爱妃进宫路上车马颠簸,先伺候她歇息吃点东西,皇兄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了吗?”</p>

    伺候……</p>

    天呐!!</p>

    身尊高贵的有王殿下,竟然说自己方才是在伺候自己王妃,在场多少爱慕夜幽尧的女子听到这话,简直快要嫉妒的发疯吐血了。</p>

    就连在场的不少男子,也不可思议地朝着苏槿夕看了过去。</p>

    只可惜,那女人只是那样优雅安静地坐着,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宠辱不惊。</p>

    “哼,笑话!幽王你连太后的贺礼都没有带,还恬不知耻地在这里和这个妖女卿卿我我。你是把在场的这么多人都当空气了吗?”之前挑衅夜幽尧的一名大臣忽然又道。</p>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苏槿夕忽然扬手一挥,一道劲力隔空击在了那人的胸口,那人竟然当场吐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p>

    顿时一阵惊呼,场子虽没乱,但是不少人还是被吓的不轻。</p>

    “幽王,你竟然杀人!今日可是太后的寿辰,你真的是要造反吗?”皇帝冷声指着夜幽尧。</p>

    “对本王出言不逊者,杀无赦!”夜幽尧的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温度。</p>

    此言一出,就连皇帝和太后的身子也微颤了一下。</p>

    不过太后还是很明智的。</p>

    知道如今的幽王权倾朝野,势力不可轻视,现在还不是动幽王的最佳时机。</p>

    她笑着道:“罢了!幽王的孝心哀家是最清楚的,你们这样逼着幽王,哀家这个做母亲的看着多心疼啊!哀家此次的寿辰办的仓促,再说,前几日幽王和幽王妃去南离为军营中毒的士兵寻找配置解药的药材,他们的时间本就紧张,没顾上准备寿礼也是难免的,哀家都不计较了,你们还揪着不放做什么?”</p>

    临了,她又看似非常慈和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幽王啊!这贺礼哀家可是记着哦!回头你得补上!”</p>

    皇帝今日在夜幽尧的手上失了面前,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夜幽尧。</p>

    他不甘心地喊了一声:“母后……”</p>

    “行啦!”太后有些微怒地道:“好好个寿宴,都被你们搅合成什么了?还让不让哀家顺心了?”</p>

    皇帝悻悻地一屁股坐在了龙椅上,顺手抓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喝下。</p>

    却没想到,夜幽尧竟然道:“谁说本王没有准备太后的贺礼?”</p>

    什么?</p>

    夜幽尧竟然准备了?</p>

    是什么啊???</p>

    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p>

    这下不仅仅是皇后和座下众人惊讶了,就连苏槿夕也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了冷峻地站在自己身边的夜幽尧。</p>

    这家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p>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