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谁入地狱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好半晌都没有回答苏槿夕的话。

    苏槿夕也不催促,就是静静地等着,众人也都等着。

    太后和淮阳郡主都用恶毒的眼神警告着卫美佳。

    卫美佳无法,只能顺着太后和淮阳郡主的意思说话。现在姑妈都顾不上她了,她最大的后盾就是淮阳郡主,她怎么能坏了淮阳郡主的好计策。

    所以她的脸上笑的很牵强:“表嫂子,自然是配得上……配得上表哥的。”

    天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多痛。

    “哈哈哈!”

    苏槿夕忽然意味深明地笑了起来。

    幽王党的大臣们纷纷起身,朝着苏槿夕和夜幽尧的方向行礼。

    “王爷和王妃天赐良缘,祝王爷和王妃夫妻和睦,百年好合。”

    大臣们会有这样的举动,让苏槿夕有些意外。

    苏槿夕不顾别人如何看她,抬头非常自信,非常得意地仰望着身边的夜幽尧,笑的灿烂极了。

    夜幽尧宠溺的揉了揉苏槿夕的刘海。

    都过这么久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这女人傲娇的性格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淮阳郡主,我们走吧!”苏槿夕对淮阳郡主说完,扭头又对夜幽尧道:“还请殿下稍等!”

    这意思就是不让夜幽尧插手了。

    所以夜幽尧也没有拦着,点了点头,没动。

    在苏槿夕跟着淮阳郡主离开万寿宫之后,太后的脸上明显浮上了阴冷的算计。

    因为苏槿夕拼酒的时候喝的有些微醺,一出门被风一吹,酒劲儿就上头了。

    淮阳郡主连忙扶住苏槿夕道:“幽王妃,你慢着点,别摔倒了,本郡主扶着你。”

    苏槿夕也不在意那么多,任由淮阳郡主扶着。

    但是走了好半晌,弯弯转转的,淮阳郡主依旧没有停下来。

    苏槿夕看似醉眼迷离的眼底一片暗沉。

    “淮阳郡主,你这是要带本妃去哪儿啊?”

    “幽王妃,你别着急啊!马上就到,马上就到了。”

    又饶了好几个回廊之后淮阳郡主才带着苏槿夕进入了一个宫殿。

    她扶着苏槿夕在床上坐了下来:“幽王妃,你先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找衣服。”

    “恩,去吧去吧!有劳淮阳郡主了。”

    苏槿夕依然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似乎被风吹过之后她的酒劲儿已经完全爆发,此刻醉的快不醒人事了。

    淮阳郡主的眼底掠过一抹狡黠,转身出门,然后将门紧紧地扣上。

    待到淮阳郡主的脚步声愈来愈远,苏槿夕才恢复了常态。

    她从解毒空间里拿出来一些药材,自己服下。

    其实苏槿夕的酒量并没有那么好,且可以说是很差。在和华荣她们拼酒的时候她之所以能赢,全都是因为她事先服了解药。

    不过以免惹人怀疑,她当时并没有服用太多,服用的药量只够解一半的酒精毒。

    苏槿夕知道,淮阳郡主和太后很可能串通好了要害她,所以这地方不能多呆。

    她走到门边,透着门缝瞧了瞧外面的状况,见外面的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便拉开门飞速走了出去,顺着左侧离开。

    原本苏槿夕是想直接走人的,但是走了两步,又忽然想瞧瞧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便闪身进了一座假山,在假山后面的一个山洞里躲了起来。

    此时的华荣郡主被宫人们从万寿宫扶出来之后,就安顿在了离这边不远处的一座宫殿里。工人们将她服侍好之后,外面留了四名太监和四名宫女守着。

    太后身边伺候的一名得力嬷嬷忽然走到宫殿的前面。

    “你们几个,跟我来!”

    八名宫人朝着宫殿内瞧了一眼,见华荣郡主还没有醒,脸上的神色有些犹豫。

    当首的一名太监道:“嬷嬷,郡主还没有醒呢!奴婢们还不能离开,若是郡主醒了,找不着人,一定会怪罪的。”

    “郡主都喝成那样了,谁知道什么时候醒?这是太后的命令,你们敢不从吗?”

    八名宫人一听是太后的命令,再不敢说什么,连忙跟着那名嬷嬷离开。”

    其实刚巧不巧,此时的华荣郡主刚好醒来。

    “来人呢!来人呢!本郡主要喝水,快拿水来!本郡主要喝水……“

    但是她喊了好半晌,都没有人答应她。

    华荣郡主此时醒来,并不是酒醒,而是中途被渴醒的。

    她见没有人应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自己下去倒酒,但是茶壶里一点水都没有。

    “这些个没用的东西,是怎么当差的。到时候……到时候看本郡主怎么收拾你们……收拾你们……”

    说着拿起茶摇摇晃晃地朝外走,要自己去找水。

    门口没有人,所以没人拦着她。

    华荣郡主身上的酒意正浓,跌跌撞撞地在宫里走了好半晌,竟遇到了她身边伺候的彩月。

    今日华荣郡主去太后的万寿宫参加寿宴,并没有带彩月。

    “郡主,奴婢听说你今日在太后的寿宴上和幽王妃斗酒喝醉了,被宫人们抬出来了,奴婢正到处找你呢,你怎么在这啊?”

    “喝水……本郡主要喝水!”

    华荣郡主现在哪儿还能听清楚彩月的话,漫天摇着手中的茶壶。

    彩月忙将茶壶接了过来:“郡主,奴婢先将你安顿下来,你醉成这样,可不能到处乱跑。奴婢安顿完你,就立刻给你找水去。”

    “喝水……喝水……本郡主要喝水。”

    彩月四下瞭望:“郡主,咱们往这边走。”

    说着,竟然扶着华容郡主进了之前淮阳郡主安顿苏槿夕的那个宫殿。

    苏槿夕躲在暗处,什么都瞧见了,但是她并没有出声,也没有阻止。

    此时,宫中的另一处,也是太后身边的一位得力嬷嬷,带着一名年轻的和尚,急速地走着。

    和尚虽然是出家人,剃了头发,穿着僧衣,披着袈裟,带着佛珠。

    但是,他的眼神却怎么也不像是出嫁之人的慈悲善目。而是带着些许艳光,倒像是在风月场所里呆久了的人。他随着嬷嬷疾走,目光还不时地往身边路过的宫女身上瞟着。

    “快走吧!太后已经知道了你之前和皇后干的那些龌龊事情,也清楚你身上……”说到此,嬷嬷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一下,眸光有些嫌恶地离那和尚远了一些,刻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反正今日这事情若是办好了,太后一定不会亏待你。不但如此,而且还会想办法治好你身上的病。”

    和尚的嘴角笑着,没有说话。

    走了一段路,嬷嬷又道:“你说你,放着好好的和尚不做,放着寺庙不呆,竟然干那当子事儿。这天下所有和尚的脸面都让你这等人给丢尽了。”

    说着,竟然带着和尚朝着彩月安顿华荣郡主的宫殿都了过去。

    和尚的目光有些谄媚,单手捻者佛珠道:“阿弥陀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佛祖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