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大婚前期 初见家长
    “外祖父。”谢老太爷遛鸟回来就把他二人喊进了书房。

    “沛白此次回来要停留多长时间。”小七的这一双儿女省心的都让人有些心疼了。先是阿笙执意要回秦府,在接着是沛白江湖为家,两个都是有主意的人,谢老太爷对他们的事是一点主都做不了。

    “应该会到阿笙大婚,外祖父,这次沛白可要叨扰你许久了。”谢沛白是最会讨老爷子欢心的。

    “如此正好,既然要停留一段时日,正好见见外租给你挑选的几家闺秀,你也到年纪了,这事到让让笙丫头抢在你前面了。”老爷子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外祖父,外孙尚无娶妻的打算。”果然年级大了就喜欢给别人做媒。

    “娶妻要什么打算,相中了便取回来罢了。”谢老太爷对自己外孙的这套言辞甚是不屑。

    “外祖父,外孙……”谢沛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怎么,你是不相信我这老头子的眼光?还是不给我老头子的面子?让你去看几幅画像都得要我这个老头子求你不可?”谢老太爷知道自己外孙的德行,一番话就把谢沛白堵死了。

    “外祖父开玩笑,既然外祖父执意如此,那沛白去看看也是无妨。”依如今这局势,秦笙离大有坐在一旁看戏的打算,果然偏帮楚慕言是要吃亏的,谢沛白只能暂时应承下来再做打算。

    “这还差不多,笙丫头你这嫁到靖安王府,街里的医馆可是打算关了。”摆平了谢沛白又把重点转向了秦笙离。

    “外祖父,阿笙并不打算关掉医馆,而且以后也会照常坐诊。”秦笙离很是不理解他们的思路,嫁人后为什么要关医馆,每天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啊!

    “哦?如此,那靖安王世子可有意见,毕竟在外抛头露面的不是太好。”说到底谢老太爷还是担心笙离嫁过去受委屈,至于开不开医馆那都是不重要的事,他谢家的子女就当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他有意见的话就让他忍着好了。”秦笙离很不在意的说道。

    “好,我谢家的子女就当有这样的气魄。”老爷子心情大悦“笙丫头,这是你娘当年留给你的嫁妆,是时候交给你了。”老爷子从暗格里拿出一打银票还有地契

    “这都是你娘当年的陪嫁,我把一些珠宝绸缎都换成了银票,一共是一百八十万两,大大小小的地契和商铺共有二百一十间,我把这些都分成了两份。”

    “外祖父”沛白和笙离同时喊了一声。

    “谁也别说不要,这是你们母亲的心意。阿笙的这份今天就交给你,本来沛白的我是打算等他成婚的时候再交给他,现如今我怕是等不到那日了。”看着他俩一天天长大,如今这最小的外孙女都要成家了,老爷子忽然悲从中来“想着阿笙以后常在长安,我把长安的房契和商铺都分给了你,沛白既然喜欢自在生活,这些分散在各地的就留给你。”说完分别把两份东西递给他们。

    “外祖父年纪大了,不爱管你们小辈的事。也知道你们俩都有自己的主意,我这一辈子潮起潮落看的多,不希望你们卷入朝堂的争端,即使是一无所成,谢家养你们一辈子也是没有问题的。”谢七的事到底是伤了老爷子的心“笙丫头今晚别回去了,陪着我用晚膳。”

    得到解药的楚世子得到消息的速度也很快,当晚便带着厚礼拜访谢府,于是这晚膳上就多了留宿的秦笙离还有突然来访的楚慕言。楚慕言自然知道谢家对于秦笙离的重要性,得到谢家的认可是首当其冲的事。

    “这提亲一事不知陛下如何定夺?”虽说这世子无父无母,阿笙不会受那婆婆的气,只是这提亲的时候未免有些难办了。

    “提亲一事太祖母本欲亲为,只是太祖母年事已高许多事是力不从心,皇祖父与慕言商量打算择一吉日请太子与太子妃入秦府提亲。”楚慕言这一番话缓缓道来。谢老太爷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请皇太后亲自出面虽说是抬高了楚慕言的身份,可是一个国师府未免显的有点低下了。可若是太子和太子妃既彰显了对靖安王的注重,也没有太过打压国师府的地位,此举甚好。

    “还是陛下思虑周全,世子也是费心了。”这句话既奉承了陛下,也褒奖了楚慕言,不得不感叹谢老太爷处事为人。

    晚膳结束后,楚世子又陪着老爷子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谢老太爷对楚慕言很是满意,特意叮嘱让秦笙离送世子出门。晚秋的深夜吹起来了的风已经有些发凉了,秦笙离和楚慕言虽都是习武之人,但女子的身体到底是羸弱,一个没忍住秦笙离就打了个喷嚏。

    “晚上风凉,出门添件衣服。”楚慕言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披在笙离身上,宽大的外袍有些拖地,笙离看着一脸真挚的楚慕言心头一动。

    “好了,别送了回去吧,别着凉了。”楚慕言接过下人递过来的灯笼,楚慕言一个世子出门从不带随从也是有些怪癖,楚慕言刚打算离开,秦笙离就拉住了他的袖口“阿笙如此舍不得我?”楚慕言的目光从被拉住的袖口转移到秦笙离的面庞上。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娶我?秦笙离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看来是我表现的不够明显,阿笙,我喜欢你。”楚慕言手下一个用力把秦笙离拉进了怀里,轻轻地吻上了她的额头,下人都深深低着头不敢乱看,虽说不是青天白日,这楚世子未免也太开放了。

    楚慕言的一番话搅乱了秦笙离心里的一摊春水,秦笙离难得的失眠了,以至于第二天回到秦府时整个人还有点恍惚。

    秦笙离是第二天用过午膳后才施施然回府,门口等待已久的小厮急忙迎上去“大小姐,老爷说请您去正厅一趟。”

    “父亲竟也如此没有耐性。”秦笙离并没有直接去正厅,而是先回房换了身衣服。

    “见过父亲。”秦致远和永成公主分坐在主位两边,下首坐着永成公主的两个女儿。

    “大姐好大的架子,父亲请你说个话也要三崔四请的。”秦昭华在一旁火上浇油。

    “昭华妹妹哪里的话,这都是公主大人教育的好。”秦笙离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几遍,秦致远当年想纳一小妾,永成公主当场让他在雪天里站了三个时辰闭门不见,秦致远从那后便再也没有提过纳妾了。对于秦致远这种极爱面子的人,秦笙离的这番话裸的打了他的脸。

    “你……”秦昭华在笙离这吃过无数次亏,可是就是不长记性。

    “混账,怎么不见过你母亲。”秦致远重重一拍桌子,妄想用这家主的气魄压制住她。

    “回父亲,笙离昨天刚刚去拜祭过母亲,而刚刚也是先去祭拜了母亲,所以才来迟了。”

    “混账,公主是这秦府主母,自当也是你的母亲。”

    “老爷,别生气,小姐念及生母恩情是忠孝的表现,老爷应当高兴才是。不要为了永成伤了和气,永成没有关系的。”永成公主虽对秦笙离的行为很是不满,但是有一点她二人倒是很是一致,公主不愿承认秦笙离的身份,而秦笙离更是对皇家的庇护不屑一顾从不开口喊公主母亲,永成也不愿让她喊这声母亲。

    “父亲慎言,笙离的母亲早已离世,这其中原委父亲应最是清楚,父亲如此就不怕夜半梦回时被母亲质问吗?”秦笙离对永成公主的意思甚是了解,她对于皇家的庇护半分都不想沾染。

    “大姐,你怎能如此和父亲说话。”秦致远还没说话,一旁的秦昭华就忍不住发声了。

    “昭华。”永成公主出言制止。

    “哦?妹妹应该很清楚我一向是如此。”秦笙离的人生追求就是秦家人气死一个少一个。

    “混账,你怎么对为父也就罢了,昭华是你妹妹,你就不能收敛点!”秦致远已经气到极致了,这会反而冷静下来了。

    “父亲喊我来就是为了教训我?”秦笙离装作不解的问道“那父亲教训完了,笙离是不是可以退下了。”

    “沛白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秦致远这才想起正事。

    “父亲是年级大了记性不好?哥哥清楚的说过有生之年不会踏入秦府半步,不然父亲觉得哥哥是在说笑了?”秦笙离一点也不想和他们在这废话,转身离开了。

    秦昭华看着也没好戏可看了带着秦韶华也就走了,大厅里冷冷清清的只留下秦致远和永成公主。

    “永成,这些年苦了你了,这不孝女实在是哎!”

    “笙离和沛白是姐姐留下来的骨肉,当年的事多少是我不对,我多担待些也是应该的,你也别太强求你自己了。”永成公主对秦致远是真的喜欢,当年是她选择介入秦谢二人的,如今再不甘愿也不能在秦致远面前表露一二。

    秦致远欣慰的拍了拍永成的手,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