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凶恶之地 秦府被封
    翌日秦笙离收拾了收拾包袱,自己住到了医馆去,秦致远知道后更是暴跳如雷,派人传话给她“大婚之前不论她住在哪,决不允许在人前抛头露面。”秦笙离从来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天天在医馆坐诊看病。

    今日秋雨过后难得有了太阳,秦笙离拖了一条长凳坐在门口嗑瓜子,来来往往的人不时喊着秦大夫,突然就觉得这小日子美滋滋的。

    “阿笙倒是好雅兴啊。”楚慕言和谢沛白结伴来了着海棠馆。

    “狼狈为奸”秦笙离看着他俩人模狗样的走过来,不自然的吐出这句话来。

    秦笙离少时在谢师公膝下长大,谢师公对这个徒孙可是疼爱至极。当时江湖上新起一个杀手组织“清风阁”,少时的秦笙离对秦致远充满了憎恨,无数次恳求师公个师伯了解了他,可是每次都被师叔和师伯关禁闭。秦笙离一不开心就带着谢沛白和自己卖草药换来十两纹银踏上了寻找清风阁的路上,顺道在路上救了当年还很的楚慕言,于是两人就被带回了清风阁。

    “你俩是想买谁的人命?”楚慕言坐在清风阁的主位上,惊呆了一路同来的二人,不过这二人倒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很快就把思路找回来了。

    “秦致远!”秦笙离被震惊的是,鼎鼎大名的清风阁阁主也有技不如人的一天,瞬间就开始考虑这笔买卖做成的机率。人小鬼大的楚慕言一眼就看出秦笙离在盘算什么,他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专业受到了质疑。

    “给你十两,帮我做掉他。”虽然成功的机率不是很大,但是总是有机缘巧合的希望的。秦笙离甚至觉得自己给他十两的价格已经是天价了。

    “呵,不如你把你哥哥卖给我,我考虑考虑,怎么样?”楚慕言怒极反笑,这一路走来他早已看出了谢沛白的身手,极力想揽入麾下。

    秦笙离看了谢沛白一眼,谢沛白的眼神明确的告诉她要是卖了我你试试。秦笙离飞快的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卖了的话以后可以少洗一个人的碗,零食也可以吃双人份,并且师公和师伯也不会再嫌弃她懒,还能了解了秦致远并且不用花银子,这笔买卖简直是太划算了。

    就这样谢沛白被这无情的妹妹卖个了楚慕言,开始他俩狼狈为奸的日子,等迟钝的谢师公发现时,谢沛白和楚慕言已经慢慢的将这杀人的生意转换成了买卖消息的生意,谢师公看谢沛白有兴趣也就没再多插手。

    谢沛白和楚慕言停了这杀人的生意多半是为了秦笙离,那会两人的技艺都没有现在这么出神入化,时间久了难免会受伤那会还在瞒着谢师公,两人能处理的伤口就自己处理了,处理不了的伤口都来找秦笙离。一开始秦笙离还会被他俩吓一跳,一直到后来就算是半夜看见满是鲜血的他俩也镇定无比,治完伤打着哈欠就去睡了。做杀手久了总会有些仇家,杀不了本尊就开始打周边人的主意,楚慕言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可谢沛白还有个让人揪心的妹妹,在秦笙离遭遇了几次暗杀后,谢沛白不仅日夜督促她的武功,还和楚慕言开始了买卖消息的生意,后来渐渐就从杀手行业撤了出来。

    “对你都不会手下留情啊!”楚慕言用折扇轻打了一下谢沛白。

    “傻子都知道是被你连累的。”谢沛白连个眼神都没赏给他。

    “你们俩怎么有闲情来我这。”秦笙离把他二人迎入内院。

    “阿笙这话说的好是无情啊,嫌来无事不能来看看未婚妻吗?”楚慕言一向是不要脸惯了,秦笙离没有过多搭理他。

    “外祖父让我给你带句话。”

    秦笙离看着谢沛白,意思很明显,有话快说,说完快走。

    “让你适可而止,离大婚也没有几日了,当在府里坐坐准备。”谢沛白虽然也很不愿让笙离回秦府,不过也没有办法,这秦致远到底是他兄妹二人的生父。

    “回去告诉外祖父,我准备从谢府出嫁,让他好生准备吧。”秦笙离喝了口茶,不紧不慢的说道。

    “阿笙,不可胡闹。”

    “找个风水宝地出嫁,这应该不是为难慕言世子吧。”秦笙离含笑看向楚慕言。

    “阿笙想要的,慕言自会双手奉上。”楚慕言难得的被点名。

    “慕言,你怎么也由着她胡闹。”谢沛白觉得这一个两个的太不省心了。

    “放心,从外祖家出嫁虽无先例,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楚慕言安慰他到“那阿笙便同沛白回去吧,过几日慕言便会亲上谢府提亲。”

    楚慕言回宫后过了一日,一道圣旨便传到了秦府,钦天监有言,秦府风水与楚世子生辰相克,特令其女移至外祖家出嫁。一道圣旨像是一道天雷劈到秦致远身上,秦致远当天就卧床修养了。

    秦笙离感叹楚慕言的办事效率,开心的带着小包住到了谢府,刚到谢府就被老太爷拎到了书房。

    “这是又唱的哪出戏,当初不让你回秦家死活要回去,回去了这是又闹什么脾气。”什么风水克八字,鬼才会相信,一想就知道是自己的外孙女在作妖。

    “外祖父是不想让阿笙从谢府出嫁?”秦笙离调皮的看着老太爷“当初回到谢府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气死他,我一直以为外祖父是支持我的,倒是阿笙想错了。”

    这一番话说的,老太爷也不好再说她什么,只是叮嘱她要在谢府安心待嫁就把她赶了出去,秦致远大概是作孽太多才生了这么个女儿来虐待他。

    晚膳的时候,谢霖看见这活蹦乱跳的小丫头忍不住打趣她“小笙离的手段是越来越高明了,也不知道这秦致远有没有被你气死。”

    “小舅舅,难道你没有听说这么一句话吗?祸害遗千年。”对于抹黑秦致远,笙离向来是有多黑就抹多黑。

    谢府这一片融和,秦府就有点沉沉死气了。秦致远如何也没有想到,这秦笙离会如此给她致命一击,想必这长安城中明天便会传遍这条消息,接到圣旨后永成便急匆匆的入宫面圣,希望能改变皇上的心意,这会便是这最后的希望了。

    “皇兄,这钦天监定是胡言,这秦府怎么是凶恶之地呢,永成也在那生活了数十年,可不曾见到过任何不吉利的事情。”秦笙离要是真的从谢府出嫁,这天下人定会以为是公主容不下这个女儿,想尽办法甚至都求到皇上面前也要让她移居他府。

    “皇祖父,太姑母这话也有道理,太姑母在秦府居住甚久,还生下两位妹妹,想来是不是这钦天监看错了也未可。”楚慕言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偏帮永成公主,可是住了这么久还只生了两个女儿,这秦府是不是风水之地真的是值得考究了。

    “永成这话倒是提醒朕了,即是不详之地,你堂堂公主居住在那也不合适,既然如此那便封了吧,你和国师就移居到公主府,倒也合规矩。”对秦家这烂摊子事皇上实在是不想再插手了“移府之后,趁着年轻,你二人说不定会再添麟儿,到那时也就不会再为女人吵吵闹闹,丢人至极了。”

    “皇兄!”永成惊呼道,封了秦府秦致远大约真的会被气死吧。

    “罢了,你跪安吧,朕很是头疼。”

    秦致远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日秦府连接两道圣旨,道道都是要人命,堂堂国师府就这么被封了,秦致远这次真的是两眼一黑不醒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