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入府提亲 太子诊病
    此时秦笙离正在谢府欢快地打理自己的嫁妆,虽说秦致远为人不行,但是极好面子,给秦笙离的嫁妆很是丰厚。陛下果然雷厉风行,不日就派人封了秦府,秦致远只能跟着永成公主移居到了公主府。暂居公主府秦致远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当时迎娶公主也确是为了皇家至高的地位和无上的权利,谁知自从嫁到秦府后皇家似乎就不认这位公主了,各种庇护不说没有,现如今连自己的祖宅都被封了自己更是屈居女人之下,心里越想越憋闷,当下就派人出府去相看宅子,不巧被永成公主听个正着。

    “怎么,我这公主府还委屈你了不成?”此事永成公主心里也是愤恨难平,自来了这公主府对秦致远怨念更深。

    永成公主刚嫁入秦府时倒是很有温婉之态,自从生了小女儿秦韶华之后,公主的架子倒是有拿捏了起来,这两年更甚。

    秦致远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对于秦府被封,秦致远心里对公主是有怨言的,本是想扳回一句,谁成想倒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慕言做事效率一向是雷厉风行,自己娶媳妇更是近来的头等大事。秦笙离回谢府还没几日,太子和太子妃便携楚慕言亲登谢府提亲,谢老太爷更是携全府整装跪拜。

    “老太爷快快请起。”太子亲自搀扶起谢老太爷,谢老太爷虽早已从朝堂退了出来,先不论现如今在朝中出仕的谢家子弟,就是谢老太爷门下的学生也深入朝堂,所以太子对谢家敬重,对谢老太爷更是敬重。

    “太子殿下登门,真是我家阿笙的无上荣耀。”老太爷先是抬高了太子的身份。

    “能亲自来谢府提亲,本宫也甚感荣幸啊!”太子向来最会讲这种场面话“哎,倒是不见你家的那个小外孙女啊!”太子着实是想见一下这位小姐,竟能让楚慕言动了抢人之心,到底是何等的尊容。

    “太子驾临,阿笙身为女眷且大婚之日将近自当要避居后舍了。”

    “倒是本宫忽略了,只是今日都是自家人,倒也没有那么多避讳,不知可否能请出来一见呢?”太子今日是非见不可的意思了。

    “臣妾也想见上一见呢,早就听闻秦小姐在这长安城坐诊着一家医馆,医术更是超群,并且能让我们慕言如此惦念,定是有非凡的姿色。”太子妃也迎合着太子。其实太子今天来谢府除了遵旨为慕言提亲,更大一部分是想请秦笙离为他诊上一脉。秦笙离的医术早已传开了,更有甚者称她能生死人肉白骨,只是这秦大夫有一怪癖,从不替皇室贵族诊病,虽没有明文彰显,这太子也曾派人请过几次,甚至于亲登海棠馆都不曾见到这秦笙离。若是旁的也就罢了,只是太子自大娘胎里生下来就体弱,多年来各种补药灵药滋补,近日来身体倒更觉虚弱,无法只能借此机会来试一试罢。

    “太子殿下,这怕是不妥吧,阿笙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如此与声名无益啊!”楚慕言对太子的心思清楚的很,当时皇上让太子来的时候不是没想到这个问题,只怕是皇上打的是和太子一般的主意,楚慕言只能让笙离避而不见,如今这情况楚慕言不得不出言阻拦。

    “你这孩子,怎么我和你太子妃伯娘还能吃了你这未过门的媳妇不成?”太子殿下是铁了心一见了。

    “太子殿……”楚慕言还想说些什么,谢老太爷抬手打断了。

    “罢了既然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娘娘如此抬爱,那倒也没有那么规矩了,去把小姐请上来吧。”谢老太爷早就料到了太子的心思,让阿笙避而不见一是为了规矩,二是为了太子的这份心思,既然如此,阿笙也不是什么愚呆之人,来见上一见倒也不怕。

    秦笙离素爱素色,今日到穿了一件浅粉的外纱,裙边随着她轻巧的走动轻轻地摆动,一步一步都是这醉人的姿态。太子殿下不是没有见过美人的人,这秦笙离的第一年到让他惊讶了,姣好的面容不说,还有这周身优雅清爽的气质让人心中畅快,到底是世家出来的子女。

    “臣女秦笙离拜见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秦笙离落落大方的一拜。

    “快快请起,赐座。”

    “谢太子。”秦笙离坐在了谢老太爷的下首。

    “当真是无双的绝色啊,怪不得慕言如此念念不忘啊。”太子殿下说道。

    “可不是妙人儿吗,臣妾见了忍不住都要嫉妒呢。”太子表态后,太子妃自然也得夸上一夸。

    “娘娘盛赞了,阿笙这等萤火之光怎么敢与娘娘这盛世风华相比呢。”

    “慕言,瞧一瞧,你这未过门的妻子倒是比你会说话的多。”太子妃虽知道这难免是场面之话,但是好听话总会让人开心,尤其是这么一个美人说出来。

    “本宫听闻秦小姐医术不凡,恰逢本宫近日身子不爽,能否请秦小姐诊上一脉?”太子望着秦笙离说道。

    “太子殿下抬爱笙离了,笙离一届女流怎可与宫中太医的医术相比,阿笙最多也就是医个感冒风寒,这些虚名都是城中的百姓抬举罢了,阿笙实在是能力有限,到时无法给殿下一个准确的脉象,阿笙担当不起。”秦笙离的意思很明显,太子殿下身子不适,宫中有大把的太医排队为您请脉,何苦要逼迫一个略有薄名的小医生呢。

    “那倒也无妨,不过是诊一脉罢了,秦小姐不必如此拘谨,你诊出什么便说什么就好,本太子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太子的意思是,本宫也不是什么跟女子过不去的小人,无论你说什么本宫都不会生气,也不会同你一般见识的。

    “殿下,阿笙一届女流,在医馆也从不为男子搭脉。阿笙虽为小辈到底是男女有别,侄儿知道阿笙可观相断病,殿下可否一试?”照这种局势,太子这脉阿笙是非诊不可了,既然如此到不如选一个更为安全的办法,观相诊病多少总是会有些出入的。

    “世子倒是和阿笙想到一块去了。”两个都是狡诈之人。

    “看来你们确是有缘分,观相诊病听起来倒是有意思,不妨一试。”无论哪种方式能请的秦笙离出手就行。

    秦笙离细细的看着太子的面相,并无什么大病,反而这才是最棘手的,太子的身子天生体弱,无病无灾也难享天年,早年更是各种补品滥用,有些补品的效用相克对太子的身体更是有弊无益,长年累积对太子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负担。况且从太子的面色来看,太子似乎颇好女色。

    “太子殿下身体本无大恙,只是补品用的太多,有些效用相克在体内堆积,导致太子今日身子不适,太子回去可请太医细细把补品在筛减一下。”这补品的问题想来不是太医看不出来,怕是有人动了太子身边的人罢了,至尊之位,向来都是踩着鲜血走上去的,更是无情无义,当今陛下的子嗣绵薄,为防止夺嫡之争更是早早封了太子,没成想皇上给太子权势之时,也将太子推入了这场争斗的中心。

    秦笙离说完太子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自小便被传授各种权谋,秦笙离能想到的太子殿下怎么会想不到呢。太子妃也看出太子的不对劲,一番寒暄后留下聘礼单子就和太子起身离开了,太子妃临走之前被秦笙离悄然拉到一边。

    “娘娘,关于殿下的身体,阿笙有些话不好当众说,只能悄悄跟您说。娘娘,您要提醒殿下少近女色,方能延年益寿。”秦笙离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

    太子殿下好女色这件事知道的人实在是不多,如此被秦笙离说出来,太子妃不免也红了脸“难为你了。”太子妃也不好再多留急忙赶上太子离开了。

    楚慕言将太子和太子妃送上马车后踱步到秦笙离面前。

    “那种话何苦要与太子妃将呢,左右太子都那样了。”秦笙离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这样都有时间和心情偷听“阿笙不用惊讶,阿笙的行踪我本就时刻关注。”

    “太子既然想要我为他诊病,当然要做到事无巨细,况且太子妃一定很愿意监督太子。”是啊,这等隐秘的事都被看出来了,不过太子妃能管好内院,却架不住太子出去偷吃,估计这件事足以让他夫妻二人嫌隙一段时间了。

    “你什么时候得空,我和你去趟灵云寺。”秦笙离漫不经心的说道,想来还没有去见过他父亲,既然要嫁给他,他的父亲总是要拜见一下的。

    “阿笙,谢谢你。”楚慕言盯着着她良久,笙离觉得他似乎都要石化了了。

    灵云一叙十里红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