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慕言归来 沛尧入宫(二)
    楚慕言这次确实是伤的不轻,只是有这云崖先生在,定是不会耽搁了这娶亲之日的。

    “今日怎得还没起床,这早膳可是传了三遍了。”秦笙离连准备的时间都未给谢沛白留,直接的就进了他的卧房。

    谢沛白听到她的声音,动作迅速的穿上了里衣,顺手还拿了件外袍“你我二人虽说是兄妹,但到底是男女有别,况且你这将要大婚就不能讲究些吗?”

    “你如今倒是讲究了,也不知当初在云崖居每次都要我陪着去如厕的人是谁。”谢沛白被这碗里的粥呛了一口。

    “今日这粥做的很是可口,这厨房可是换厨子了?”谢沛白连忙将话题转移走。

    “倒不是厨子的手艺,今是我特意下厨犒劳你的。”秦笙离一手托着腮甜甜的看着他,谢沛白的粥是彻底的喷了出来。

    “今日是怎么了?这不会是给我下毒了吧!”无事献殷勤,谢沛白可不认为秦笙离有这样好的心,这会只怕是变着法的折磨自己。

    “小人之心”秦笙离白了他一眼。

    “你莫不是有事托我办?”谢沛白想了想她这不正常的举动,大约也只有这一种情况了。

    “倒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昨日芙蓉馆差人来报,说我在冰窖里保藏的玄灵草约摸是要死的样子。我想着这样的好东西养死了着实浪费,也恰逢这楚慕言近几日身子不好,我这未过门的媳妇也该表示一下,于是就差人将这玄灵草取下,劳烦哥哥替我走一趟。”这玄灵草是世间难得的调理内息的草药,生长在那奇寒之地,离土后12个时辰便会失去灵效,也不适在这中原种植。秦笙离一直将它放在极冷的冰窖,楚慕言当年带回来的几株如今留下的也只有这一株了。

    “倒是难为你了,为了慕言想出如此荒唐的借口。”谢沛白知道她爱着玄灵草如命,怎会将她养死呢。

    “说到底,这也是他给我带回来的。”秦笙离想起当年他带着满是冰块的马车冻的瑟瑟发抖的样子“如今想起来他对我倒是一直都是好的很。”

    “得了,你这样的好东西,我马上给他送过去,别误了时辰浪费了。”

    秦笙离听他这样讲便动身离开了,总要给他换衣服的空间不是。

    谢沛白到了清风阁先去拜见了师公,后才去见的楚慕言,现如今虚弱的楚公子正倚在床头听陈媚儿汇报这几天的事。

    “你还真是劳心的命”谢沛白进来摆摆手让陈媚儿下去。这次去昙州对方似乎是想绝了后患,交手时用了大量的高手围攻楚慕言,谢沛白虽也受了伤,但到底是不去楚慕言重。

    “沈家的胆子倒是大的很,阿笙没事吧。”陈媚儿差不多已经将这几天的动向报告完了。

    “你且安心吧,沈家是不长眼才会招惹她,听说那沈安看到她送过去的礼物时,整个人的脸色倒是好看的很。”对自己的妹妹,谢沛白永远都不担心她会吃亏。

    “哦?我倒是听说沈安这些年膝下是无一子半女的。”

    “你又想做什么?”谢沛白挑眉看着他,这人的心思倒是腹黑至极。

    “不想做什么,只是想给这沈安送个孩子。”楚慕言说完还咳了两声。

    “你会这么好心?”谢沛白才不会相信他这么好心。

    “既然我太姑母的女儿如此急切的想嫁到沈府,我不如就卖她个人情。”沈家自己不长眼,也就别怪他无情了。

    “只是这父母之罪无子女无关,我们要是打算利用这孩子怕是不好吧!”虽说他们都不是什么仁慈之人,只是用一个孩子来惩戒这种人着实是有些残忍,况且他和楚慕言手上都沾满了鲜血,虽说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可这到底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是让他夫人服几幅药营造个假象罢了。况且我和阿笙买上就要大婚了,我也要为她考虑,放心吧,我有分寸。”楚慕言知道他也不想让自己再添人命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你想把这个绿帽子给他坐实还是?”谢沛白和楚慕言不愧是狼狈为奸已久,楚慕言稍提他就知道这是要给沈安带绿帽子了。

    “也不必,让他以为自己不能生育就好。”

    “那总有其他开口的大夫啊?”谢沛白可被他给绕糊涂了。

    “我只要他暂时性的相信是自己有毛病了。等他心情平复后,再找个大夫把误诊的事告诉他。”让他一辈子活在自己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罪孽中。

    太阴暗了,谢沛白抖了一下。这沈家也是倒了霉了,怎么就招惹了这两尊大神了。这沈家近几日的生意被抢的的七七八八的,老爷子是直接关了沈安禁闭,沈安内院的几房妻妾更是争风吃醋,打打闹闹的,整个临安城都在看笑话,只怕这过几日更是一番风波啊!

    “怎么样,阿笙可还在生气?”楚慕言把那一碗药喝尽。

    “你倒是好手段,我那妹妹如今对你是颇为上心,你那年费力的从极寒之地带回来的玄灵草,你可还有印象。”楚慕言一问,谢沛白才想起来正事。

    “倒是有印象,那东西似乎是极难养活,当年死了好几株,她倒是心疼了好几天。”楚慕言对秦笙离的事情是件件都上心的很!

    “可不是,她看那东西着实宝贝的很,可是现如今啊再宝贝也不如你宝贝,今日她让我将这最后一颗玄灵草给你带来了。”谢沛白的话里莫名的有些酸味。

    “沛白,你如今不会是吃上我的醋了吧!”楚慕言低声笑道。

    “我这辛辛苦苦养大的妹妹,如今倒是便宜你了。”谢沛白有些恨恨的说道。

    “当年可是我照顾她更多些。”楚慕言自从和谢沛白他们遇到后,是时常黏在一块,三个人到也算是不正经的青梅竹马了。

    “我来这一趟还想问问你沛尧在宫里的情况!”谢沛白也是放心不下这小弟。

    “宫里最近的口风都是严的很,我也只是知道皇爷爷将他接回去后,好生安置起来,我估摸着是打算等我们大婚后入宫朝拜时候,直接公布他现在的身份。”楚慕言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想办法安排你们和他见一面,但是一定要切记他是陛下的十三皇子。”

    “我知道,他现在是每一步都在悬崖上。”谢沛白低低地应到。

    “既然决定要去那个位置,我想他早已做好了准备。”楚慕言少有的严肃。

    “对了,今日你带着云崖先生一道回去吧,我的伤也没什么大碍了,阿笙怕是也想念云崖先生了。”提起秦笙离来,楚慕言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以前倒还没感觉,如今你俩倒是越发的肉麻了。”谢沛白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云崖跟着谢沛白回到谢府后先去见过了谢老太爷,秦笙离闻讯后便赶到了前厅,谢老太爷关心了几句云崖先生的身体后就让他们先回去了,知道他们多日不见,定有许多话要说。

    “师公看起来越发的硬朗了。”秦笙离挽着云崖先生慢慢地朝客房走去。

    “你这丫头,小嘴和抹了蜜是的。”云崖先生也是许久未见过这个小徒孙了,小徒孙向来机灵,如今看来这心思是越发的玲珑了。

    “阿笙说的可是实话?”秦笙离颇有些撒娇的语气。

    “是!我们阿笙说的都是实话。”谢沛白孤零零的被凉到了后边,谢沛白如今是越来越不讨喜了。

    “师公,师父怎么没和您一块来?”当年谢七走了之后,谢七的师兄便收了这两个孩子做徒弟。

    “你可还记得你萧然师姐?”云崖先生说的是她俩师父的女儿。

    “当然记得,我小时候萧师姐经常带着我游玩。”秦笙离小时候很是调皮,但对这个师姐的话还是听上几分的。

    “如今你萧然师姐快要生了,你师娘不放心,便去晋阳照顾去了,你师父自然也就跟着去了。”这两人在自己眼前都腻歪了大半辈子了。

    “师父和师娘是恩爱如初。”秦笙离陪着师公进了客房,谢沛白进去后反手把门一关,这屋里就剩这三人了。

    “师公来这一趟辛苦了”秦笙离到了杯水给云崖先生递过去“这两日阿笙带师公看看这长安城的风景。”

    “危难之际你到是想起师公来了,平日里也不见你请师公来这繁华的长安城看风景。”这谢师公年纪大了,脾气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阿笙和哥哥知道,师公向来不喜这遍地粪土的地方,师公一向号称是闲散居人,怕这长安城的污人污了您的耳目。”秦笙离向来最会为自己开脱。

    “这左右还都是你有理了不是?”云崖先生佯装生气地说道。

    “哪里,是师公不与我们一般见识罢了。”谢师公三两句话就被哄的眉笑眼开的。

    “师公,这沛尧进宫怎么也未同我们商量一下啊?”秦笙离见气氛差不多了,就把话题拉到谢沛尧身上。

    “沛尧这个孩子与你二人不同,他自己太有主意了,我和你师父也是想讲消息先告知你们,好让你们在宫中帮他打点一下,只是这孩子不让,我们也拗不过他。”谢师公提起这孩子也是感叹。

    “沛尧或许是不想让我们过早的介入,才瞒着偷偷入宫,若我们进宫打点,就算是再隐蔽,多少也会被认为有所察觉的。”谢沛白不是没想过他这样做的原因,猜测约摸该是这样。

    “可是,看那慕言小子的伤势,如今已经有人有所察觉想要除掉你们了。”谢师公觉得此次的事情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主动出击。

    “对了师公,不知慕言的伤可否好一点了?”秦笙离还是没有忍住。

    “那小子内力倒是纯厚的很,虽是多少有点损伤,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医治,再有你那玄灵草的梳理与滋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且我还送了他一本秘籍当做见面礼,这孩子以后得功夫定是更上一层楼。”谢师公对自己的医术倒是很是放心的。

    “师公现在就如此偏心了,也不是第一次见慕言了,还给什么见面礼。”要知道他师公随便一本秘籍都是无上的功法,沛白心里的小醋坛子又打翻了。

    “哥哥如今倒像是个醋坛子,整日在喝慕言的醋。”秦笙离此话一出,谢师公痛快的笑了起来。

    “那又怎样,现如今你是越发的偏向他了,罢了罢了,这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阿!哎。”秦笙离和谢师公不禁被他这怨妇的模样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