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昭华来访
    昭华来访

    “哦?那妹妹的消息倒是灵通,我这几日深居在这府里市井里的闲言倒是听的少了许多,只不过从前也没见妹妹对哪家殁了的夫人这么关心,不是吗?”秦昭华不是没有听出来秦笙离话里透露出来的讽刺,只是暂时只能忍下去。

    “这城里都传遍了,姐姐却说不知,未免有些让人生疑。”秦笙离这话明明是在骗她,这沈夫人死了虽说是清了她最大的障碍,只是那日秦笙离的话也让她有些害怕,这沈夫人的死她们究竟是掺和了几分,若是探不清她们的心思,就算是嫁进这沈府她心里也要时刻提防着她不得安宁。

    “莫不是妹妹怀疑是我杀了这沈夫人不成?”秦笙离倚靠在这椅子扶手上,一条腿悠闲的叠放在另一条腿上,转头看着楚慕言。

    “妹妹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是秦昭华也是要遮掩一些的。

    “那秦小姐今日来我府上是有何意?若是真如你所说,前来探望阿笙,那又为何总是提起这不吉利的事?我和阿笙新婚刚过,再过几日我也便要继承这靖安王的爵位。秦小姐今日的举动,不得不让我怀疑你所存的心思。”楚慕言声音不大,但在这宫里也是受教了这些年,不怒而威做起来很是那么回事。

    “楚慕言,我是你姑母!”楚慕言的话多少让秦昭华有些惊慌,今日来着靖安王府无非就是凭着秦笙离当日的话,想来找她的把柄,以便自己在这沈府不受威胁。沈安与他们为敌虽不是人尽皆知,只是这再隐秘的事也会有人知道。

    秦笙离眼里含笑的看着楚慕言,意思就是看终于抬出这身份来压你了。

    “那又如何?”楚慕言并不在乎,一个公主的女儿,在尊贵也是旁人的血脉,还妄想和皇子一较高下。

    “今日是我唐突,无事我也先回去了。”秦昭华也知自己有些激动,今日前来也确实是有些莽撞了,只是自己想的那日秦笙离的话,着实是有些坐不住,看如今的情况,还是先离开的好。

    “等一下。”秦昭华走到门口被秦笙离叫住了“既然如此心急地想知道有关沈夫人的事情,为何不去问一问沈大人呢?我想沈大人与你的关系定要比我亲密许多吧!”秦笙离走到她身边在耳旁悄悄地说道。

    秦昭华没有说话,脸色不善的离开了。秦笙离看着她带着怒气离开了,心里很是痛快,刚刚心里的不愉快也消散了许多。

    “楚慕言,我觉得嫁给你以后比我以前累多了。”以前,秦昭华也只是敢在她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身份,每次都还被自己气的要死,如今都敢找上门来寻她的把柄了。

    “阿笙可是有怨我的意思?”楚慕言在秦笙离身后轻轻地抱住她。

    “那倒没有,只是看不惯你这家里人罢了。”秦笙离望着秦昭华走远的方向。

    “恩,我也看不惯他们。”虽说楚慕言很不想承认他这乱七八糟的一家人。

    秦笙离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用完午膳就准备回房休息,谁知这楚慕言也跟在她身后慢慢走着。

    “你不去书房吗?”秦笙离躺下后见他还不离开,秦笙离以往在清风阁的时候见他都是午膳后进书房议事或看书,今日倒有些奇怪,起初还以为他有什么东西落到房里了。

    “今日也觉得有些累,随你躺会吧。”秦笙离想着他昨夜深夜入宫,这前半夜也没有休息,想到这秦笙离觉得脸上像火烧一样,侧身往里侧动了动,给他让出些地方。

    楚慕言躺下便将秦笙离抱在怀里,秦笙离觉得不舒服,在他怀里动了动。

    “阿笙,我已经再忍着了,所以你不要乱动了。”楚慕言的意思是你再动,我就不能保证还能这么乖乖的躺着睡觉了。

    秦笙离觉得楚慕言何时是如此安分的人了,秦笙离想转过身子看看他。楚慕言似乎是感觉到她想做什么,用力的将她抱了抱。

    “今夜,我们要去一趟清风阁。”楚慕言道出了秦笙离的疑问,之后也就没有在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抱着秦笙离。

    许是有些累了,楚慕言没多久就睡着了,呼出的热气喷在秦笙离的勃颈上,秦笙离觉得痒痒的便转身面对这楚慕言。秦笙离从来没有这样近的观察过楚慕言,不得不承认楚慕言有一张硬挺的面容,秦笙离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秦笙离再醒来的时候,楚慕言已经这屋里点了灯,自己倚靠在床头随意的翻着书。

    “都这样晚了?”秦笙离也觉得这两日过分了些,昨日就是睡到了傍晚,今日更是连这灯都点上了。

    “看来阿笙这几日是有些累了。”楚慕言看她转醒,将书放下把秦笙离的外衣拿到窗前。看秦笙离这两日的状态,楚慕言觉得夜里自己要收敛些了,一时间有些愧疚了。

    “我这两日也是有些懒散了。”秦笙离低头看着给她穿鞋的楚慕言说道“今夜去清风阁可是有要事?”

    “今天一早,有人来阁里做这地下的生意。”清风阁虽早已不做这杀人的买卖,只是在这江湖上总是要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偶尔这杀人的生意也会接,大多数情况下这地下的生意都是以除恶为主。谢沛白觉得之前的生意太过于残忍,偶尔为这百姓除害也算是为自己积德,所以清风阁每年也会接一些这地下的生意。

    “怎么?你要亲自动手?”秦笙离被他拉起来。

    “先吃些东西,到了阁里你就清楚了。”秦笙离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饭菜。

    “何时端上了的晚膳?我倒是一点也未察觉。”秦笙离觉得在楚慕言身边自己不仅更加懒散了,连这警惕性都降低了。

    “无妨,我在你身边,谁来都无妨。”楚慕言将青菜夹到笙离碗里,睡了一下午秦笙离倒也没有多饿,随意吃了两口也就没了胃口。楚慕言见她不再动筷子便让人进来将饭菜撤了下去。

    “稍坐一会儿,马车已经先去谢府了。”楚慕言剥了个橘子给她。

    “去谢府?做什么?”再有一日他们便该回门了。

    “要与沛白见个面,怕是等不到回门的日子了。”楚慕言慢慢地说道。

    “今日来做这地下的生意的莫不是皇长孙的人?”如此着急与沛白见面,如今也只有宫中的事让他如此费心了,况且昨夜这大内并没有抓到活口,这皇长孙是怕事情败露,提前灭口了要。

    “不是,是东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