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最后的稻草
    谢沛尧坐在一旁没有说话,低头捻着自己的衣袖。自己这一招也是险胜,本就没想着用这一步棋就能扳倒东宫,但是为了皇上的信任,多少是要有些狠心的。

    “欲速则不达,这句话我想你应该清楚。”谢沛白看着他说道。

    “这次是我鲁莽了,事前也未与你们商量。”谢沛尧还是知道认错的。

    “如今这宫里行事难测,皇上的意思暂时还不明了,所以让你少些与阁里的人接头,不过重要的消息还是会传过去的。”谢沛白的意思也是暂时不会将着权利放给他“夜深了,路也远,早些回去吧。”

    谢沛尧见他态度如此坚决,自己在说什么大概也没有什么用了,便起身离开了。谢沛尧走了没一会儿,一个身影闪进了这偏厅。

    “一会儿放几个人出去,做出些与东宫的线索,刑部和兵部也不能什么都查不到。”青行俯首在谢沛白一侧听着吩咐。

    “只是让刑部查出些线索吗?”青行问道,这接下这几人如何安排呢?

    “只留些蛛丝马迹便可,不用太过于明显,毕竟不是皇长孙亲自派的人,做的多了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心。”谢沛白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此事完后,让他们去这边境的暗点,一路上少留些行踪,让兵部知道个方向就好。”

    “若是如此,陛下会不会将此事怀疑到大燕哪里?那太子岂不是会从里边跳出来了?”青行不解的问道。

    “皇上不会仅凭这几人的指认,便会放弃太子。如今最好是让他心里对太子有些疑虑,然后再一步步击垮他扶持太子的决心,到那时这几人就是压倒太子最重要的一步。”谢沛尧如今根基不稳,先不说陛下扶持太子的决心之坚决,就算是太子因此事被废,陛下子嗣虽是不多,但是都是狼子野心之人,太子如今被废绝不是他们现在想看到的景象。

    “属下明白了。”少爷和公子的心思从来就没有被他们猜明白过。

    “这几日看好沛尧,筹谋这样久可不能因为他这一时冲动便废了,早些回去,莫让他起了疑心。”沛尧年级尚轻,遇事容易焦急,等了这些年这往下每一步都更要精心谋算。

    “少爷放心,沛尧少爷也是有些心急罢了。”青行说道。

    “罢了,下去吧。”折腾这半夜,谢沛白也有些头疼了。将这谢沛尧打发走,谢沛白去关押哪二人的地方瞧了瞧。

    “如何了?”谢沛白问这看守的人。

    “里边已经是欲火焚身了,听着动静是什么禁忌都没有了。”底下人对这主子们的恶趣味也是无言以对。

    “瞧着些,别玩死了,凌晨将他们拎出来院子里边亮着,等公子起来吩咐。”相信这二人已经是生不如死了。

    两人同时低头示意,谢沛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日子还真是让人头疼。

    楚慕言第二日和往常一样,按时起床了。秦笙离本就爱睡懒觉,这个时辰也是不会起来的。楚慕言看到院子里面色铁青的二人,让人找了两件外衣给二人套上,便让人将他们带到了暗室。

    暗室里楚慕言并不常来,一时也觉得有些潮冷。

    “两位少侠可是考虑清楚了。”楚慕言寻了个有些透风的地方做了下来,被捆着的二人也被人扔到地上“如是没有考虑清楚,我想看看你们的同伴,多少会想起来你们该说些什么吧。”

    楚慕言冷冷地看着他们。

    昨夜先被带下去那人,身上已经被他自己挠的鲜血淋淋,有些已经结痂了后来又被他自己挠出了血,这个人像是被剥了皮的血人,这二人一眼望去险些吐了出来,也亏的楚慕言能如此淡定。如是此事一旁候着的人知道他二人想些什么,定是会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将他们公子与一般人比较。

    “该说的都说了,不知公子想要听些什么?”其中一人已经明显的气力不足。

    “看来昨夜还没有让两位尽兴啊?”楚慕言低低一笑,从怀里掏出昨夜谢沛白的药瓶“还是说两位是想让在下亲自动手。”

    俩人听了楚慕言的话,饶是在这被冻了一个时辰的情况,额头上也有些冒了细汗。

    “罢了,载在公子手下我们也只能认了,公子想知道什么便说吧。”最后还是只能妥协了。

    “谁在你们那买的人命我知道,我只想知道你们可有留下什么信物?”做这杀手的行业,敢在这宫里行刺,定是知道对方的身份能带给他们无上的荣誉,对方也必须有会让他们信服的信物。

    “门主收了他一块玉佩。”如此私密之事,他们也只是偶然碰见了,要不然也不会知道。

    楚慕言本是想让他们最后再皇上面前之人楚慕安,也并不指望他们会知道更多的是,也就是诈他们一诈,倒是有些额外收获。

    “别的我们真是不知道了。”两人见楚慕言没有说话,一时有些心急,就怕这楚慕言又想到什么法子整治他们。

    “带下去,好好养着。”楚慕言没有再搭理他们,既然已经开口了就好办了,其它的已经不重要了,只要留他们活口便好。旁边人动作迅速将几人带下去,其中一人眼看是活不了了。

    楚慕言回房的时候秦笙离已经起床了,这阁里没有什么侍女,秦笙离也自己动手惯了。楚慕言进来时她正盘着自己的头发。楚慕言走过去替她将着最后的发丝绕上去,调了一根翠绿色的钗子插在她头上。

    “怎么还如此麻烦的将头发盘起来。”虽说成婚后这头发都应该梳起来,可是楚慕言这两日一直都还给她梳,姑娘梳的头发,楚慕言并不在乎这些形式,素日里是随性的很。

    “今日也该回门了,我也是要有些妇人的打扮,不然这长安城的百姓还不知如何在背后编排你呢!”秦笙离拿了一幅木兰花式样耳环带上“好看吗?”转身看着楚慕言。

    “好看极了。”楚慕言挑起她的下巴,轻轻一吻。

    两人在阁里简单的用过早膳,同谢沛白一起向谢府出发。今日知道要回门,起的也早了些,街上的商铺都还没有开门,还好楚慕言一早就将回门的礼品准备好了。

    谢沛白在一条小路上和他们分开,先行回了这谢府,偷偷的出来,如今也要悄然回去的好。这谢老太爷也是早早就起身等着他二人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