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海棠馆求助
    “昭华此事,你看应如何处理?”如今这事最是棘手,永成定是不愿让秦昭华嫁给沈安,只是如今昭华的婚事他们怕是不能做的了主了。

    “暂时能拖上多久就拖多久吧,陛下也不会真见得会同意让昭华嫁给沈安。”秦致远也是束手无策,他也未能想到秦昭华会如此机灵。

    “若不是······”永成望了秦致远一眼,后边的话没有脱口而出。

    “你不必顾及我,你我夫妻多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话,况且若不是笙离此事也不会如此棘手了。”永成到底是有些顾及秦致远的感受,所以没能把话说完。秦致远也清楚在此事上面,秦笙离并没有起到什么好作用,反而秦昭华是被她引导着才求得了皇上的承诺。如今他与公主的感情大不如前,这些年的夫妻,秦致远也是想缓和两人的关系。“你也不必太过心急,昭华可能只是一时兴起,有时间你多带她见些青年才俊,家门次一些也无所谓。”

    秦致远将手附在永成公主的手上,永成公主有些时日未曾被他这样轻声呵护过,自从搬进公主府后,秦致远就日日冷着脸,俩人之间也越来越疏远,如今秦致远的样子倒像是刚刚认识他时候的样子,永成公主心里本就因为昭华的事不快,如今被秦致远一哄,这眼里倒是有眼泪想流下来。

    秦韶华离开了正厅往自己的房里走去,秦昭华的房间与她的房间在同一个别院中,秦韶华看了看门口守着的侍卫,摇了摇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几日,十三皇子可有何异动?”一名影卫跪在陛下面前。

    “启禀皇上,十三皇子除了前几日陪着七王子逛了逛花街,这几日与七王子半分交集都没有。”自从沛尧回宫,陛下就派人一直暗中的监视着他,他平日里倒是安静的很。

    “退下吧!”也不知他到底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

    “陛下,辰妃娘娘送了清心汤过来。”影卫出去没有多久,福全进来禀报道。

    “外边天气冷,让她早些回去吧。”皇上此时并没有什么心情来见后宫的任何人“午后朕要出宫一趟,你悄悄准备着。朕还要带上睿尧,你去告诉他。”福全刚刚准备退下,陛下就又将他喊住。

    “是。”福全应声退了下去。

    秦笙离这日和往常一样,午睡过后就带着青烟去了海棠馆。这海棠馆倒是如平时一样,来来往往的百姓,秦笙离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看到秦韶华。

    “长姐。”秦韶华看见秦笙离进来,连忙起身。

    “夫人,秦小姐在这里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青莺上前接过她脱下来的外袍。

    “长姐这里竟早早就烧上了火盆。”秦韶华一进屋里就感到了热气,没想到她这里早早点上了火盆。

    “虽说是刚入冬,只是这病人难免要针灸,脱了衣服到底是冷了些。”秦笙离将她带到里屋“不知妹妹今日前来,有何指教?”青烟给二人上过茶就站在秦笙离一旁。

    “长姐,韶华有几句话想单独与你说。”说完看了青烟一眼,秦笙离挥手让青烟退了出去,秦韶华身边的两个小丫头,也跟着退了出去。

    “韶华此次前来,是想对长姐表示感谢,还谢长姐当日在大殿之上仗言相助。”

    “妹妹客气,阿笙可并未出什么力气,是妹妹蕙质兰心才能被七王子一眼相中。”秦笙离觉得也是有意思极了,没想到这夫余赫会一眼就相中秦韶华。

    “长姐取笑妹妹了。”秦韶华不同于秦笙离成日在这江湖行走,这女儿家的事说起来也是令人害羞的很。

    “妹妹今日前来,想必并不会单单是为了感谢我吧。”永成公主的两个女儿都是聪明的很,只是秦昭华对自己公主女儿的身份很是自傲,所以时长做一些看起来愚蠢的事情,这秦韶华就稳重的多了。

    “长姐聪慧,韶华确实是还有一事想与长姐商量。”

    “这长安虽是虎狼之地,但是秦楚也不是什么宁静的地方,韶华嫁入秦楚,日后若有什么麻烦,还望长姐能指教一二。”秦韶华自是知道这秦楚也是水深火热,秦笙离的手段和心计她是知道的。

    “妹妹何处此言,阿笙我能不能指教先不说,这秦楚距长安路途遥远,到时只怕未能解妹妹之急啊。”秦笙离不解她为何不去与公主商议,反而来求她。

    “长姐也是清楚,我与母亲向来不是很亲热,长姐可知为何?”秦笙离虽知她与永成公主和秦昭华并不亲近,只是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就不是很清楚了,她对秦府的事情向来没有兴趣,所以也就没有去查这些小事。

    “当年父亲想纳妾的事情,长姐想必也知道一二。那时母亲刚刚怀了我,父亲便执意要纳妾,此事闹的事满城尽知,父亲也丢尽了脸面,所以在母亲孕期父亲对母亲也并热络,母亲孕期郁郁寡欢,所以在生我时大出血,历经了九死一生才活了下来,母亲便认为我是不详之人。儿时不懂事,经常与二姐为一些小事争吵,母亲从来都是袒护二姐,二姐有时还对我动手,母亲一句重话都未曾对二姐说过,长姐现在觉得我可应当找她们商议。”秦韶华这一段话说了出来,心里的重担也是轻了许多,这些年来,终于有人可以静静地听她把这些话说完。

    秦笙离倒没想到,永成公主竟会如此愚昧至此,将这些事情怪在自己未出生的女儿身上“这样看来,你与公主之间也都是些误会,想来也是能解释清楚的。”秦笙离并不打算就这样应了她,此事还要等与夫余赫结盟之事落定了再说。

    “若是能说清楚,韶华也不愿远嫁异乡。”秦韶华想嫁给夫余赫,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夫余赫是个可托付终生的人,你放心随他去就好,我会护你在秦楚王室周全。”秦笙离暂时也只能承诺于此。

    “长姐如今能这样说,已是不易,韶华先在此谢过。”秦韶华也知道秦笙离和秦府的过节,也并不打算她会对自己鼎力相助了,能这样已经是好的很,其余的就慢慢来吧。“韶华听母亲说,陛下让长姐来操持韶华婚事,韶华先在此谢过了,余下的时日里就劳烦长姐了。”

    秦笙离喝了一口茶,并未在说什么客气话,她也确实该歇歇自己。

    “夫人”青烟进来在秦笙离耳边悄悄讲了几句话。

    “你在这里不要出去。”秦笙离对秦韶华撂下这句话就匆忙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