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一世 > 章节目录 林楚相见
    “不是我不长进,是你太变态了吧!”林越揉了揉被他扭痛的手腕。

    “你怎么在我房里?”楚慕言推给他一杯清水。

    “我不辞劳苦,日夜兼程的就为了喝你口清水?”林越拿起桌子上一杯水,有些挑衅地看着楚慕言。

    “等着。”楚慕言自然知道他想做什么,起身离开了房间。

    楚慕言没过多久,拎着一坛酒回来。

    “没有别人,只找到了这个,凑合一下吧。”楚慕言将酒放到了桌子上。

    林越这才坐了下来,将杯子中的清水尽数洒去,酒坛在一排酒杯上淋过,激起的酒花染湿了桌布。

    “来一杯?”林越将酒坛放到桌子上,嬉笑地说道。

    “深夜饮酒,小心难眠。”楚慕言喝了一口水,转头看着他“现在可以说你怎么来了吧!”

    “托你家那位美貌夫人的福,你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一样的腹黑。”林越满足的把酒杯放下。

    林越这人没事了就爱在这酒馆中,喝上些小酒。林越在长安城的身份本就在暗面,秦笙离并没有直接去林府堵他,就在这不起眼的小酒馆中堵到了他。

    “你说长安城中这样多的酒馆,她是怎么就能准准的堵到我了。”林越并不是常在一家酒馆,

    长安城中好酒馆不少,一家家排查也需要些时间呢。

    “找你还不简单,长安城中每日哪家酒馆关门最晚,你林大公子就醉在谁家。”楚慕言也饮下一杯酒,临泽的气候潮湿,一杯辣酒穿肠而过,身体也有些热了。

    “要不说你们俩是夫妻呢,你这夫人就是在这晚上堵到了我。”林越直接提起酒坛喝了起来,一杯杯的到底是不过瘾“谢老爷子怕是大限将至了。”林越放下酒坛,衣袖拂过下巴。

    “各有天命。”楚慕言难有这样的无力感。

    “让沛白回去吧,我在后边也有些年了,如今也该在江湖上搅弄风云了。”林越在清风阁最初就跟着楚慕言,他当时还是林老爷子最看重的孙子,有些事他确实是不宜出面,所以一直也就隐在背后,只是如今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楚慕言没有说话,端起一杯酒朝他一敬,这些年的情谊无所多言,林越也举杯回敬。

    秦笙离在床上翻来覆去,瞧着天色一点点的亮了起来,秦笙离也不再强迫自己入睡,披了外衣坐了起来,顺手将桌子上的油灯点亮。

    “主子。”呆坐了一会,青烟轻轻在门外叩门。

    “这会儿怎么起来了?”秦笙离把门打开,将青烟让了进来。

    “看您这边亮了灯,想着夜里冷来给您添些炭火。”青烟往炭盆中添了些炭火。“您怎么起了?”秦笙离向来一夜到天亮。

    “许是白天睡多了,陪我坐会吧!”因今日的雪,秦笙离没往秦府去,就在自己府上呆了一天。

    “主子可是有什么事?”青烟收拾好火盆,坐了下来。

    “青烟,你说林越到了没?”林越走了也有几日了,秦笙离想着他应该会绕到临泽,所以这会怕是只能到临泽了。

    “主子,应没有这样快,昙州远了些。”秦笙离找上林越那日她也在。

    “是远了些,明日咱们去瞧一瞧外祖吧!”

    “主子,秦府哪里?”眼瞧着婚期越来越近,主子应是多去秦府走走。

    “无事,她自己应付的过来。”秦韶华的事,她还是少掺和些,尤其是现在许多事情都不明朗的情况下。

    “是。”

    “对了,告诉媚儿,公子的消息一回来,马上告诉我。”清风阁的探子从不曾在靖安王府进出,楚慕言还不想自己手里的权利暴露,所以一直就借由芙蓉苑来传递信息。

    “青莺走时已经告诉芙蓉苑那边了。”青莺走时还是主子亲自嘱咐的。

    “恩,沛尧可有见沈小姐?”秦笙离想起她给谢沛尧传过的消息。

    “未曾,沛尧少爷一直在寻合适的时机。”青烟不明白,沈安明明就是东宫的人,主子为何还要让沛尧少爷去招惹沈安的胞妹呢。

    “告诉他缓缓再说,等公子的消息回来。”秦笙离觉得自己有些头痛,微微打开了窗户冷风夹杂着残雪的气息灌了进来。

    “主子,当心身体。”青烟看到,急忙上前把窗户关上,夜里的风最凉了。

    昨夜起来折腾了会,秦笙离第二日起的晚了些。不知是夜里没休息好,还是被昨夜的冷风吹的,秦笙离觉得自己有些头痛。

    “主子可是有不适的地方?”青烟见她不时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许是夜里没休息好,无妨。让厨房简单做些东西,也不早了,咱们还要回谢府。”秦笙离随手挑出一支玉钗戴在了发髻上。

    谢霖今日也未曾外出,陪着云崖先生在后院研磨草药。

    “小舅舅今日怎如此清闲?”秦笙离寻到他二人。

    “你小舅舅我一介平民,自是咱们这里边最闲的人了。”谢霖虽没有入朝为官,但是谢府在各处的产业一直都是他一人在打理,自然没有看起来这样轻松。“倒是你怎么得空了?”

    “小舅舅这可是在怪阿笙没有时长来府上探望?”秦笙离也坐在一边,帮师公挑挑草药。

    “你是身负皇命的人,自然是要忙些了。”谢霖也是希望她能长回府上看看,只是她们有时也是身不由己。

    “什么身负皇命,不过是无人接手的差事罢了。外祖的身体怎么样了?”秦笙离今日也是想看看外祖如何了。

    “脉象平稳下来了,再有几天就能醒过来了。”谢师公说道。

    “我送来的玄灵草可有用?”秦笙离一直未能亲自为外祖诊脉,也不知这玄灵草有没有药效。

    “阿笙,那样珍贵的东西以后就不要送了,沛白他们身在江湖,他们更需要这些。”谢霖听云崖先生说过那玄灵草的价值。

    “师公,是不是不太好?”秦笙离直接问道。

    “阿笙,你是习医之人,应是清楚人的身体老化,有许多东西都是补不进去的。况且玄灵草是调理内息的灵药,对修习武功的人来说药效无价,只是用在太爷身上就不是很有效了。”云崖先生吧秦笙离挑出来的草药放进研铂中慢慢碾碎“用些温补的药进补就好。”

    “哥哥过些日子应该就能回来了。”秦笙离听了谢师公的话,停了一会儿说道“只是,陛下要我随着送亲的队伍,将韶华送至秦楚的边界。”

    “再有几日谢太爷就醒了,你亲自同他说吧。”云崖先生也知道她想在离开之前与谢太爷见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