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英美]最后一根弦 > 章节目录 39.背叛者(6)
    kurt·prior的人生真是糟糕透了。

    他出生在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父母的感情一向很糟糕,导致他的童年充满着争吵,最后争吵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埋怨和咒骂。

    你问原因?

    他的父亲出轨了,并且抛弃了他们母子二人和出轨对象远走高飞。

    母亲把他一个人拉扯长大,却将他养成了一个木讷内向的性格。他不喜欢和别人交流,沉默让周围的人不仅看不起他,也喜欢欺凌他。

    毕竟,欺负一个不说话的哑巴代价不那么大不是吗?

    后来,他遇见了自己的妻子,那是一个美好的女人,倒不是说长相上有多么的好看,而是指那一身柔和的气质,就像水一样。

    她笑起来温柔而甜美,说话声音也细声细气的,同他一样有些内向。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电脑不能用了,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表情沮丧而难过,因为她正要赶一篇论文,马上就要来不及了。

    他看见了,就帮了她一把,这就是他们的相识。

    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是那样的甜美而纯真,从大学延续到了结婚。

    prior以为在他身上的厄运终于要结束了,他的人生将幸福快乐下去。

    然而,一切都只是浮于表面的假象。

    她居然出轨了!她居然出轨了!

    他简直不敢置信这会是自己妻子做出来的事情,在他们生活的家里,在应该他和她躺着的床上,和别人做那些苟且之事!

    他完美的妻子,他最爱的人居然背叛了他。

    “kurt?你是叫这个名字对不对?你真是太无聊了,她早就厌烦你了,懂吗?”陌生的男人用着轻蔑地语气嘲讽着他。

    他怒上眉梢,和男人扭打在了一起,以他被痛扁一顿为结局。

    他们离婚了,他彻彻底底地失去了她。

    为什么别人都能获得的幸福都不属于他?为什么他总是遇到这种事情?

    然而,可能是上帝看他并不顺眼,噩耗还没有结束。

    在他和妻子离婚的第二天,他的母亲突然出车祸去世了,让他措手不及。

    他没有朋友,没有其他的亲戚,只有这两个女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而她们却都离他而去。

    是什么导致的?是他的错吗?

    不是他的错,这又怎么可能是他的错?

    是的,都是他们的错,是因为他们做出了背叛这种令人痛恨的事情。

    谁都不知道,他在黑客方面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毕竟表面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电脑维修师。

    代码不会说话,却永远不会背叛他。

    他一直在偷偷观察着自己的前妻。

    她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看上去好极了,出入着各种高端的场所,过着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但几个星期前,他突然发觉她跑去一个心理医生那里进行心理咨询。

    他轻松地黑进了心理医生的电脑里,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他的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盼,希望她还能想到他,然而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她向心理医生吐露最近生活中的烦恼,与上层社会的格格不入,与丈夫的矛盾,说了很多很多,却唯独不曾提到过他这个前夫。

    他升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夹杂着无边的恨意,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毁了他。

    prior开始准备各类的计划报复自己的前妻,最后的结尾无一不是杀了她,然而他却不敢下手。

    多么讽刺,他看着她的笑脸就会想起曾经,变得心软起来。

    他为了自己找个了借口,一定是因为从来没有练习过,所以才下不了手。

    目标去哪里找?心理医生那里不就是个绝好的信息来源吗?

    不出他所料,果然有很多的出轨者。

    背叛者都该死,他们都应该下地狱。

    第一次让鲜血沾满双手的时候,那种感觉是特别的,他并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兴奋且畅快。

    他有些爱上这种感觉了,但他想他还需要多练习一下。

    今天的他也冷着一张脸带上了耳机,双手放在键盘上飞舞着,黑进了医生的电脑。

    “他进来了。”garcia的声音传到an的耳机里,他马上向坐在沙发上的hotch和vio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了。

    hotch向turg医生递去了眼神,她轻咳了一声,正了正坐姿。

    “vcent·wood和ailsa·wood对吗?”她把面前的两位探员当成普通的病人在对待,语气温和而婉转,听得人能将紧绷的心情松弛下来。

    “yes。”hotch沉声答道,与平时的威严不同,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不亏是他们的上司,vio在心里赞叹道。

    她面上已经换上了无所谓的表情,不去看一旁的hotch,就如同身旁是遭她嫌弃的木讷丈夫而不是她尊敬与信赖的上司。

    “你上看去不太愿意和我交谈,这可不利于,恩……调节你们的婚姻。”turg说道。

    vio挑挑眉看她,开口便是气死人的语气:“我本来就不想来这里。”

    “ailsa……”hotch轻声喊了下她的名字,示意她不可以这么没礼貌。

    vio翻了个白眼,根本不看hotch,对着turg继续说道:“看到没有,这样的丈夫,是个人都会出轨好吗?”

    这边三个人的对话还在进行着,那么an窝在一处墙角,远离屋里的收音源——电脑悄声询问着那边的garica。

    “怎么样?”

    “目前他还没有发现我,但要找到他比我想象中的难,”garcia的语速特别快,没了平时惯有的轻佻,“给我些时间。”

    “都靠你了babygirl!”

    事实上,若不是现在情况这么紧急,an还是很乐意欣赏面前三个人的对话的。

    hotch的好戏平时可是看不见的。

    “你不觉得这件事你做错了吗?”turg皱着眉反问道。

    vio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可能吧,但是我觉得很值得。”

    “相信我医生,这么无聊的人和他多呆一秒就是浪费人生,更别说他连家都不回。”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气。

    “wood先生你觉得呢,”turg转向了hotch,“听上去你的妻子对你特别不满。”

    hotch沉默片刻,轻声回答道:“我已经把我所有剩余的时间分给了她。”

    vio听着他的话,眉头轻轻一皱,他的语气中有着几乎不可闻的痛苦,这不是来自wood先生,这明明是……来自hotch本人。

    她是个聪慧而敏感的人,几乎是脑子一转就能想通这为什么。

    vio咬咬唇,有些不太想把接下来安排好的句子说出来,hotch在警局和她对台词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

    她发觉上司在盯着她看,眼神中像是在问‘为什么不继续’。

    她心中叹气,这可是在任务中,她不可能不继续。

    “我要的不是你剩下的时间!你根本不爱我!你只知道你的工作!”vio提高自己的声音,让其中充满愤怒。

    “不,我爱你,”hotch尝试让剥离自己的情感,但他却发现很难做到,他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冷漠和怨气,“你为什么不明白?”

    为什么haley不能明白呢?为什么她要选择去做那种事情呢?

    可能就像haley不理解他一样,他也不明白haley。

    “先生女士,冷静,”turg在一边劝解道,“还记得吗,你们是来调节的,不是来吵架的。”

    两人之间的气氛如同坠入冰点一样,an在一旁忍着不让自己笑起来,这场景实在是有些逗。

    “honey,我快找到他了,”garcia的声音有些激动,手下按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还差一点点……找到了!”她快速地把一串地址报了出来。

    “我越来越爱你的,garcia。”他笑着说道,抬手给那边比了个手势。

    vio看见an的示意,给了一旁的hotch一个眼神,然后猛然站了起来。

    他们老早就计划好了如何结束这个婚姻咨询了。

    “够了,我和他早就结束了,我本来就不想做这个什么婚礼咨询,”vio气势凌人地说道,“再见了,你就守着你的工作过一辈子吧!”

    她一把拿起自己的包就往外面走,不顾hotch在后面喊她。

    等到两人相继离开了心理咨询室以后,都同时松了口气,这伪装太折磨人了。

    turg医生也走了出来,她有些忐忑地询问道:“我做得都对吗?”

    “谢谢你医生,你做得很好。”vio对她温柔地笑了笑。

    an忍住自己调侃两人的冲动,正了正脸色:“garcia已经把地址发过来了,让我们去把那个son of bitch抓回来!”

    有了地址找起地方来当然是十分迅速的,然而很奇怪的是等bau和nypd到了地方,却发觉那是一家无人问津的小杂货店,而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公寓之类住人的地方。

    警察将这家杂货店包围了起来,an带头举着枪走进了杂货店里。

    老板原本躺在椅子上睡觉,听见了开门的铃声,一睁眼却看见有人拿枪指着他,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挑了起来。

    “你们!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他举起自己的双手过头,一边大喊着,明显是被吓得够呛。

    “是你入侵了turg医生办公室的电脑,是不是!”an怒喝道。

    老板疯狂摇头,说着:“你在说些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当大家看见小杂货店的时候已经有种不好的预感了,现在看见这老板惊慌成这样这种预感便越发强烈起来。

    vio扫了一圈店内,又看看柜台里面,连一台电脑的踪迹都看不见。

    “刚刚有没有人在这里用电脑?”她冷声询问道。

    “电脑?”老板咽了口口水,“你们你们查到电脑了?”

    他的话听起来奇怪极了,an注意到了老板身后的一扇门,他眯了眯眼睛,厉声问道:“门后面是什么?”

    “只只是仓库……”他说起话来的时候眼神都在飘。

    an走进柜台里,一把扒开挡在门前的老板,一下子打开了门。

    那是一个向下的通道,他可以听见里面嘈杂的声音。

    “这下面是什么?”hotch严肃的脸让老板浑身颤抖。

    “只是,只是网吧……”他终于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了。

    bau三人听到这个句话的时候都不自觉地闭了闭眼睛,不好的预感果然灵验了。

    这里是一家非法网吧,以低廉的价格吸引一些学生来上网,偶尔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会来,干得是些什么勾当店主一概不问,他只管赚钱。

    现在在上网的人并不是很多,且大多数是学生,在一个个盘问完以后就让人待会儿通知他们的父母来警局领人。

    在对老板的几番盘问下,他们得知了有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

    “你记得他的长相吗?”an询问道。

    老板摇摇头:“他带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楚。”

    “名字?”摇头。

    很好,什么都不知道,白忙活一场。

    vio站在审讯室前看着里面,不禁有些头疼,她揉揉自己的眉心叹了口气。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她转头一看,他们的上司正站在那里。

    “如何?”他问道。

    “看起来我们的这对夫妻还没那么快结束。”她的语气无奈极了。≈lt;/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