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英美]最后一根弦 > 章节目录 49.谋杀警察(倒v)
    abby·stt。

    vio怎么可能会忘记她。

    这是三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她化名yvonne·orrison,作为一名卧底,潜入了一个大型贩毒团伙之中。

    那一次的卧底任务持续了两年之久, 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vio差点因为这个任务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这些事情vio早就和hotchan以及reid三个人说过,bau的其他人没有像他们三人那般了解这件事,但是也多多少少有所耳闻。

    而abbystt是她在卧底期间最重要的一次转折点, 这使得她真正走入了贩毒团伙的核心队伍, 可以说是任务成功的第一步。

    酒吧里面音乐声响得震耳欲聋,如果是讨厌嘈杂的人想必连一分钟不到就想要从里面逃出来,但是显然酒吧所有人都沉醉其中,舞池里面的人们扭动着身躯,肢体不时的交碰在一起,不时就有那么一两个对上了眼退出了舞池,去了某些不知名的地方做些你情我愿的事情。

    “嘿, 那个漂亮的小妞新来的?”一个年轻的男人盯着穿梭在人群之中给人们推销酒品的黑发女人, 眼神流连在女人纤细的腰上,有几分垂涎的味道。

    “别看了,听说,”他的同伴给了比了个手势, “那里面的人少碰为妙。”

    男人闭了嘴,有些不太开心的样子, 嘀咕道:“那里的人出来做什么推销员啊?”

    “谁知道啊, 别看了, 就个女人,还哪里没有了似的!”他的同伴把酒杯塞进他的手里,示意他喝酒。

    男人又看了女人一样,最终还是遗憾地收回了眼神。

    是了,又不缺这一个,没必要和那里的人掺和在一起。

    黑发的女人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推销员,她是个混血儿,目测上去应该是亚洲那边的血统,看上去低眉顺眼的,带着几分柔弱之美。她身材高挑,穿这件短款的t恤加上一条黑色的热裤,上衣实在是有点短了,稍微一抬手就能看见若隐若现的细腰,雪白的皮肤被酒吧里闪烁得灯光照得尤为诱人。

    女人浅蓝色的眼眸含水一般的看着你,其中流淌的神采让人不忍拒绝她,不知不觉地就买下了她推销的酒品。

    但女人并没有人想象中的那么好拿捏,是根难啃的硬骨头,有些男人自控能力比较差,是不是手就伸向了女人的腰部或者,却总被女人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yvonne。”一个男人突然走到了女人的身旁,他西装革履的样子和整个酒吧格格不入。

    他将女人半揽到怀里,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女人轻轻点了点头,笑着从男人的怀里退了出来,男人不知为何面露几分痛苦之色,忍不住退后了两步。

    女人轻轻踮起脚尖伏在男人耳边说了一句话,面带笑意却眼神冰冷。

    她向男人摆了摆手,然后转身没入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了。

    男人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满脸阴霾。

    yvonne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更衣室里,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件黑色的夹克披上,然后将自己披散在肩上的长发扎了起来,她不复在酒吧里的巧笑倩兮,神色冰冷。

    她又伸手进柜子里,取出了一把□□,插在了后腰。

    换好衣服和装备,她边从后门出去了。

    初秋的夜风有些冷,她靠在门旁,一言不发地盯着地面。

    “你好啊,小姐,”突然有人向她搭话,那人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吸烟吗?”

    “我从不吸烟。”她回答道。

    “那可真是可惜了,我这里有很好的雪茄货源,不尝试看看吗?”来人一脸惋惜地说道。

    “比起香烟我更喜欢红酒,你有货吗?”她又说道。

    “真可惜,红酒不是我的涉猎范围。”

    yvonne站直了自己的身子,为来人打开了酒吧的后门,做出了一副‘请’的样子。

    那人对她点点头,走了进去。

    yvonne将人领到了更衣室,用钥匙打开了一个柜子门,手伸进去摸索了一会儿,按下了什么东西。

    柜子的旁边出现了一道暗门,那人挑挑眉:“倒是挺精细。”

    “我们老板不喜欢意外。”她冷冷地解释道。

    “我能理解。”他耸耸肩,走了进去,yvonne紧随其后。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更衣室里放脏衣服的箱子里居然藏着一个人。

    女人身材娇小,扒开蹲在自己头上的衣服,从里面爬了出来,她刚刚看到了yvonne做得那一切,溜到了柜子前,将柜子的锁撬开来,把暗门打开走了进去。

    yvonne将人带到以后便站在一旁做起了不会说话的木桩,她只是个领路人,这种场合没有她说话的份儿。

    这次的交易量巨大,对方可以提供大量的提纯海洛因,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笔相当不错的买卖,碰上这等分量的交易万事都必须要谨慎。

    两方谈得融洽,价钱已经商定下来了,正当yvonne的老板orley·bryce笑着说要请对方喝一杯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人被扔了进来。

    “唔!”被摔在地上的女人发出了吃痛的喊声。

    “boss,这女人不知道这么进的暗道,是个警察,怎么处理?”高头大马的白人男性把手上的警徽扔到了地上。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站在墙角的yvonne。

    “yvonne,你怎么回事?最后就是你带人进来的。”他有些不快。

    黑发女人有些诚惶诚恐,她马上道歉道:“boss,非常抱歉,我没注意后面跟着人。”

    “她有后援吗?”bryce抬抬下巴示意着躺在地上的女人。

    “看上去是一个人来,身上也没有窃听器。”

    “做得干净些,别打扰到我们的贵客了,”他摆摆手,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yvonne这人是你带进来的,你去。”

    “……是。”yvonne明显有些没想到boss会让她来,楞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她没杀过人,能行吗?”坐在沙发另一边的女性皱着眉说道。

    bryce看向了站在墙角的黑发女人:“你行吗?”

    “我可以的。”她点点头,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

    yvonne拿枪抵着警察的背让她往前走,女警察的脸上有多处淤青,多半是刚刚被捉到的时候被打的。

    她看上去很年轻,可能才二十岁出头没多少,沉默地走在前头,脚下的步子有些踉踉跄跄的。

    “你叫yvonne?”她突然出声问道。

    “……恩。”yvonne轻声应了一句。

    “你看上去连二十岁都没有,为什么要加入他们。”女警察不知道是想以此拖延时间,还是真的好奇。

    “我已经二十七了,”她冷冷地回答道,“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别无用功了,警察小姐。”

    女警闭了嘴,这一次她的身形有些颤抖。

    “你呢?叫什么名字?我总得知道我待会儿要杀谁吧?”yvonne询问道。

    “……abby·stt。”女警说道。

    “很好,abby,继续往前走。”她又拿着枪抵了抵abby的腰,让她快点走。

    两人无声地在漆黑的暗道里又走了一会儿,快接近门口的时候,abby又出声了。

    “你知道吗?yvonne。”她停下了脚步。

    “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二十七了,但是我能确定。”她顿了顿没说下去。

    正当yvonne诧异的时候,面前的女警突然暴起就是一个回旋踢狠狠地踢在了她的脸上。

    “你的枪没开保险。”这是yvonne昏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她就这么踢晕了你?”reid觉得这听起来就疼极了,事实上他还有很疑惑的地方,“你没开保险?”

    他可不会相信无论是近身战还是枪法都超群的vio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是的,我故意没开保险,就是为了给她逃命的机会。”vio看着自己的手指,语气却很低落。

    “后来呢……?”如果事情发展到最后是abby逃走了,那lia·woods为什么要说vio杀了他的未婚妻呢?

    “abby没能逃走。”vio闭了闭眼睛。

    她确实没踢晕了过去这没错,但是abby在逃出暗道之后万万没想到门口站着人。

    在abby潜入地道以后,更衣室就被封锁了,为了确保谈判的万无一失,还特地派了两个人站在门口,结果当然是又被带了回去。

    当bryce看见abby被第二次带进来的时候,他的耐心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了。

    “我能问问她怎么又回来了吗?”他不满地看向了一旁站都站不稳的yvonne,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出错了。

    “我被踢晕了。”她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boss,有些瑟瑟发抖。

    “事实上,boss你知道吗?她居然连枪的保险都没开!”一旁刚刚守在门口的人嘲笑道。

    他拎着abby回来的路上看见了倒在地上的yvonne,自然也就发现了她的枪。

    “yvonne,你可真丢我脸,不是说会杀人吗?”

    他抬手轻轻拍拍yvonne的脸,动作带着些许侮辱的意味。

    “我很抱歉。”她只能说这句话。

    下一秒,她被bryce一巴掌扇到了地上,本来被踢晕刚刚醒过来头也就很疼了,这简直是火上加霜。

    “你是只会说这句话吗?”bryce的怒火值看上去已经上升到了极点。

    她被扇得只能听见耳鸣声,头晕得根本站不起来。

    “站起来!”bryce上去就是一脚揣在了yvonne的腹部,痛得她蜷缩起了身体。

    但她不敢再在地上躺着,只能挣扎着站了起来,却根本站不稳。

    那边的bryce已经不在看她,转向了跪在地上的女警。

    “你打晕了我的人很得意?”他看着女警充满怒火的眼神,扯了个冰冷的笑容。

    女警向着他‘呸’了一声,口水溅了bryce满脸。

    他笑了,眼神却冷得掉渣,他拿出手帕把脸擦了擦,站了起来。

    “看来我们的女警不服教训,那在死前还是再好好享受一把吧。”他露出了一个残忍的表情,向手下挥了挥手。

    abby被拖了出去。

    “当我再看见abby的时候,她已经……面目全非了。”

    reid看得出vio根本不想回忆当时的场景:“别说了。”

    “不,”她摇了摇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她浑身上下都是伤,鞭伤烫伤刀伤,你能想到的武器可能她都承受了,还……遭受到了性侵害。”

    vio的眼眶有些红了,语气愤恨:“那群畜生!”

    “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直勾勾地盯着我,奄奄一息,就像在说……”

    “杀了我。”

    vio杀了她,在那帮子畜生的注视下杀害了abby,温热的血液溅射到她的脸上,至今她都能记得那个温度。

    这也使她彻底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什么能比谋杀警察的证据更能捆绑住人呢?

    没有。≈lt;/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