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神曾是路人甲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朦胧的醉意
    杨学姐拍了拍她,道:“张齐宁看你半天没回去,让我来找你,看你是不是醉倒在厕所了。”

    张齐宁是张部长的名字,杨学姐和张部长是一届的,所以平时都是直呼名字。

    程星桃恍然一声,没想到张部长表面说要她适应,内心里还是担心她的嘛。

    “我没事,学姐,偷偷跟你说,我喝了很多茶,所以还好啦。”

    杨学姐见程星桃有点傻乎乎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喝醉了。

    她叹了叹气,说:“你这一届,实践部就招了你一个人,以后部里所有的事情都得你负责,这种应酬的事情,想逃也逃不了,酒量能练就练练吧。”

    程星桃点点头,她明白张部长的苦心,实践部本来就没什么地位,当初招人也是,没什么人愿意去活多却没地位的部门,这不,她这一届,就她一个人进了实践部。

    程星桃出了女洗手间,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未看到萧裕阳的身影,想来是已经走了。程星桃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那么一点甜蜜。

    程星桃和杨学姐回了包间,看见萧裕阳坐在座位上和旁边的人说话,看见她回来,怕她再磕到椅子,特意帮她移了移椅子,关切地问了句:“还好吧?”

    程星桃道了谢,朝萧裕阳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经过刚才程星桃的碎碎念,程星桃觉得她和萧裕阳拉近了不少。

    直到听到张部长问:“你吐了吗?”

    程星桃才收起自己的傻笑,回过头对张部长道:“没有,我酒量还是很好的。”

    张部长无奈摇了摇头,说:“你赶紧吃点东西,过会一起过去敬酒。”

    “啊?”程星桃失声,再四顾一看,领导坐的那一桌可热闹了,其他桌的挨个过去敬酒呢。有一个男生竟然因为敬酒原因不接受,正被为难,一定要想一个好的敬酒理由,袁班导才愿意喝。

    袁班导就是爱折磨人,大家敬酒还不就是因为你是领导。程星桃悻悻地想。

    上一桌敬完酒,陆陆续续回了自己的座位,这时一个男生推门进来,程星桃这一桌的其他几个男生喊着:“乔跃,你都跑了多少趟厕所了,有病要早点治啊,快点,我们这一桌去敬酒了!”

    程星桃眼瞅着酒杯子又被倒满,之前还能灌灌水,这会亲自去敬酒,可不能不装满。

    萧裕阳见程星桃有点小委屈望着倒满的酒杯,忍不住安慰道:“敬完这一杯,就可以不用喝了。”

    程星桃甜甜笑了一声,“嗯。”

    端起酒杯,和一群人去敬酒。

    本来他们这一桌张部长代表说句话就行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陈主任兴许也是喝多了,有点触景生情,拍了拍张部长的肩膀,意味深长道:“齐宁,你现在待在实践部也挺好的,上一次的活动有你们部门很大的功劳,以前的事,希望你也不要介意。”

    说着,陈主任端着手中的杯子,碰了碰张齐宁的杯子,一口饮尽了杯子中的酒。

    张齐宁勉强笑了笑,客气道:“陈主任说的什么话,我知道您都是为了我好。来,再敬您一杯。”

    张齐宁说着,又给陈主任满了一杯,给自己也满了一杯,两人都一干而尽,很有点一杯泯恩仇的架势。

    程星桃挑挑眉,敢情张部长还有不得不说的过去呀!

    正当程星桃等着他们寒暄完,喝完这杯酒好回座位时,便听到陈主任说:“听说你们部门招了个大一的小美女,我还没见过,是哪个?拉来看看!”

    程星桃稀里糊涂就被张齐宁拉到陈主任的面前,介绍道:“就是这个,程星桃,还是个新手,什么都不懂。”

    张齐宁说完,拉了拉程星桃,示意她敬酒。

    程星桃傻了一下,急忙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道:“陈主任,敬您。”

    众人都傻眼,这种时候少说也得说句客气话,张齐宁忍不住翻了个恨铁不成钢的白眼,当场差点气翻过去。

    陈主任这会估计心情正好,倒是被程星桃傻呼呼的行为惹笑了,他哈哈笑了两声,道:“你起码得说一个敬我的理由,我才能喝。”

    怎么连陈主任也跟袁班导一样,为难人。

    “我还是第一次和您正式见面呢,敬一杯是应该的,不需要理由。”

    “小丫头,还挺能说。”陈主任也没说什么,便爽快喝了。

    只是他却不想这么简单放过程星桃,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又打算给程星桃倒上,张齐宁急忙抢过酒瓶子,道:“我来。”

    陈主任当然也不阻止,看着张齐宁将程星桃杯子中的酒倒满,说:“那第二杯,总需要一个理由。”

    程星桃盯着一点点满满当当的酒杯,心道:明明是你主动给我倒的!我可没说要敬第二杯!

    “既然都正式在陈主任面前露过面了,当然得多敬一杯,混个脸熟啊,万一以后陈主任再见到我,不认识我了,咋办。第一杯酒岂不是让您白喝了!”

    “哈哈,你小丫头挺有意思。我记住你了。”

    虽然没说奉承话,但也逗乐了陈主任,陈主任喝了第二杯酒才算放过程星桃。

    喝完酒,程星桃往后退,一个不留神踩到一个人的脚,本来就有点摇晃的她差点摔倒,一只有力的手掌从身后抓住她,将她拉稳了。

    程星桃站稳刚想道歉与道谢,却发现刚才的人已经放开了手,一群人围在陈主任身旁,举起酒杯喝酒,刚才那一幕,就像是她自己的错觉。

    回到座位上,张齐宁叹了口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我知道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欢说奉承话,只是,这个社会就这样。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

    程星桃喝了口茶,她知道张部长的意思。

    敬酒之时,便是说奉承话的时候,刚才她大可以说以后多多教导,或者献献殷勤,表示以后可以任意差遣之类的话。

    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说。

    有什么意思呢?这样的话,人人都知道只是敷衍,却一个要说,一个要听。

    大学是一个小社会,学生会更是外部社会的缩影。

    程星桃想想,当初加入学生会是为什么来着?好像是为了学点东西,以及交些朋友。

    现在她东西也学了,朋友也交了些,只是却与之前所料想的有些不一样。

    心情莫名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