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神曾是路人甲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摔碎的瓶子
    “哈哈。”程星桃忍不住笑出声,看乔跃认真品的样子真的很有意思,道:“你肯定没喝过花茶。”

    “啊?花茶?”

    程星桃说:“是啊,这应该是玫瑰花茶,你感受一下,是不是有种玫瑰的香味?”

    乔跃认真尝了一下,的确有一股玫瑰的清香。

    程星桃接着道:“这又不是专门喝茶的地方,你能指望他们给你泡什么茶,不是大麦茶就是一般的花茶。”

    乔跃觉得程星桃说得有道理,就没再说什么。

    两人一边吃着小菜,一边聊天。

    以前两人都是和大部队一起时才会聚在一起,像今天这般只有两人吃饭聊天的场景还从来没有过。以前有很多的共同回忆,但是也不过是对群体的回忆,并没有属于对方的单独记忆。

    两人讲起大学时候的生活,程星桃感慨道:“我大学四年都是看动画看过来的,简直是宅女一枚。”

    乔跃道:“也还好吧。你已经算课外活动很多的了,又是学生会,又是社团,还兼职。我们宿舍有人那才叫真的宅,四年都是在宿舍里打游戏过来的。”

    “不是吧,你怎么会连我兼职的事都知道!”

    程星桃也不过是随口这么说,也没打算真刨根究底问乔跃是怎么知道她兼职的事情。

    奈何乔跃有点做贼心虚,解释道:“不知道,也许是从萧裕阳那里听说的。”

    “哦。”

    萧裕阳的名字一旦在两人之间出现,气氛就低沉起来。

    程星桃低头喝茶,她似乎没跟萧裕阳提过她兼职的事情,不过她也没深究,一旦提起有关萧裕阳的话题,程星桃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

    乔跃也低头喝茶。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开口说话。

    程星桃也希望自己能像个已经释怀过去的人,大大方方随口问问乔跃关于萧裕阳的情况,比如你们还联系吗?他现在在哪工作?结婚了吗?过得怎么样?

    但是,她一句都问不出来。

    良久,乔跃才开口问:“你和萧裕阳后来怎么分手了?”

    如果他想和程星桃开始,萧裕阳始终是绕不开的弯。他必须把所有事情都解决清楚,彻底了断萧裕阳与程星桃之间的情缘,他和程星桃才有开始的可能。

    程星桃逃避,但是他不能逃避。

    程星桃倒茶的手有点抖,但她还是尽量保持正常的姿态。

    “分手?”程星桃惊奇,道,“你怎么会觉得我与他是分手?我和他从来就没正式在一起过。”

    “没在一起过?”这下轮到乔跃惊讶了。

    明明那个时候,萧裕阳跟他说,他打算接受程星桃正式开始交往的。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明白,自己在这场感情里惨败,正好那时候有个契机,所以他决定休学,去国外进修。

    程星桃也有点不明所以,乔跃为什么会觉得她和萧裕阳在一起了?明明当时那件事情,全校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只是,她再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便道:“不谈这些事了。”

    正好,这时服务员将粥送了过来。

    两人开始喝粥,默然不语。

    乔跃脑子里一连串的问号,他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萧裕阳明明说他打算要正式和程星桃交往,为什么最后两个人却没有交往?

    萧裕阳现在一定要联系程星桃的理由又是什么?

    接下来两人谈得极少,程星桃忽然就兴趣寡淡,没有了交谈的。

    乔跃倒是想说点什么,只是却发现,他和程星桃能谈的有限,又绕不开萧裕阳那个点。

    吃完饭,两人去买了手机。

    程星桃将手机卡从手机里取出来递给乔跃。

    回到公司园区,程星桃下车的时候,乔跃才终于问:“如果萧裕阳想和你谈谈,你会和他谈吗?”

    程星桃定定看着乔跃,心中隐约的担忧真的成为了现实。

    见到乔跃的瞬间,她就在想,自己可能会再次面对萧裕阳。乔跃在这里,那么,萧裕阳会不会也可能在这座城市?

    如果他们还和以前一样,是好朋友,那么,她在这里的信息,萧裕阳肯定会知道。

    萧裕阳知道她在这里之后,萧裕阳会做什么呢?自己又希望他做什么呢?

    她不知道。

    如果有得选择,她只希望自己再也不要碰见这个人。

    “有什么可谈的,我摔的那个瓶子还不够表示我的决心么?我已经说过了,碎了的东西就不可能再完好无痕地粘接起来,谈什么都是徒劳。”

    程星桃说完,重重地关上车门,转身上了楼。

    乔跃望着程星桃离去的背影,他重新要了萧裕阳的手机号码,给萧裕阳打了过去。

    乔跃开口:“萧裕阳。”

    等到乔跃的电话,萧裕阳知道他认输了,他曾经也打退堂鼓过一次。

    如果乔跃更有勇气些,也许他们与程星桃之间,就不是现在的情况。

    萧裕阳道:“想通了?”

    乔跃呵呵冷笑了一声,说:“该想通的是你。萧裕阳,我怕的从来不是你,而是程星桃的心。既然她对你那么决然,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萧裕阳的心倏的一痛,喊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乔跃缓缓道:“她说,对你的心,就像那摔碎的瓶子。”

    话筒里有东西落地的声音,没再听见那边人说话,乔跃正打算挂掉电话,就听见话筒里传来萧裕阳低沉而伤感的声音。

    “乔跃,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做那么多伤害程星桃的事。我们三个,到底是我插入了你们之间,成了你们的阻碍,还是,你阻碍了我和程星桃。”

    “是你喜欢她在先没错,可是,她先喜欢的是我。我和她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乔跃,你应该比我更明白原因……”

    萧裕阳说完,就挂了电话。

    麻木的收了手机,前一刻的浅淡的喜悦早已烟消云散,乔跃只觉得无比的疲惫。

    他还记得学生会聚会的第二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候,萧裕阳跟他说,程星桃在楼下大厅那里看书展。

    他走下去,果然看见程星桃在那里细细地查找书目。他顺着书摊走过去,装作意外相遇,跟她打招呼:“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

    程星桃有一刻的呆愣,随后笑脸相迎,道:“是啊,听说这里有书展,下了课就顺便来看看。你也来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