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神曾是路人甲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第三者?
    一会之后,乔跃听见外面有声音,有一个女声问医生:“请问,程星桃在哪个房间?”

    乔跃眸色沉了沉,看来是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乔跃正了正坐姿,转身看向推门进来的人。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留着长直发的女同事,乔跃记得应该是游戏测试部门的,叫陈非容。

    陈非容推开门,发现乔跃端正坐着如守株待兔般盯着她。

    她心虚,急忙道歉:“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

    乔跃冷笑一声,道:“没走错地,你不是找程星桃吗?”

    乔跃用下巴指指躺在床上的程星桃,道:“躺着呢。”

    陈非容低着头,心虚道:“我听说她晕倒了,顺便路过这里,就来看看。”

    “进来看啊,在门口能看到什么?”

    乔跃的语气清冷,让本就心虚的陈非容更是浑身汗毛直立,恨不得拔腿就跑。

    陈非容硬着头皮,走了进来,她特意把门留着,想着赶紧装一下过场,就快点逃离这里。

    谁知,乔跃冷冷提醒:“把门关上!”

    陈非容惊恐,但还是乖乖把门带上。

    她特地绕了一圈,离乔跃远远的,走到床的对面,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程星桃,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来这里,是为了看程星桃被你气死了没有?还是心怀愧疚,来这里看一眼,让自己安心?”乔跃望着陈非容,面无表情,手指有意无意慢慢捻着玩。

    “你!”陈非容的心陡然一沉,“她都告诉你了!”

    乔跃冷笑,“我还奇怪,程星桃为什么一意孤行要和刘峰峰斗到底,看了她的邮件才知道,原来是为了你。真是傻!”

    陈非容垂在两侧的双手握紧了拳头,整个身体微微发抖。

    乔跃那嘲弄的语气,明显是在说为了她陈非容根本就不值得。

    陈非容低着头,眼神难掩羞愧与屈辱之色。

    “我刚才不该发邮件骂她,我当时真的只是气急了,我不是故意的!”陈非容竭力为自己辩解,眼睛含泪,“你不知道那种怀抱着希冀,一瞬间将你打入深渊的感受!”

    “你的任何感受,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程星桃的感受。”乔跃无情打断陈非容的控诉,“既然你想要让刘峰峰受到惩罚,你怎么不自己去?你手上有的证据起码比程星桃要多!”

    “我……”陈非容一边推后一边摇头,喃喃:“不!我不行!我搞不过他的,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我想搞他,他会让我身败名裂,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那你有什么资格要求程星桃?!”乔跃冷语反问。

    陈非容嘴唇颤抖着,想要为自己辩解,但内心里知道,她没有资格要求程星桃任何事情,程星桃和她无亲无故,甚至没见过她。

    她只是将自己无处宣泄的痛苦与仇恨全都撒在了无辜的程星桃身上。

    其实她发完邮件,冷静下来之后,深知自己不该这样。

    然而,在她还没想好是否应该挽回的时候,就看到乔戚cp党的群里大家都在说程星桃在办公室晕过去了。

    群里一片叫好之声,说程星桃要是猝死了更好,还说程星桃这种人怎么就不快点去死。

    陈非容觉得恶心。

    一群人全都将自己丑恶的嘴脸展现得淋漓尽致,就因为群里的人都有着丑恶而扭曲的心灵,所以连伪装都懒得伪装,将内心的黑暗毫不掩饰的展示。

    一些墙头草,唯唯诺诺的人,也跟风,顺着那些人,一起骂,一起笑,仿佛是狂风大浪之中的一朵小浪花,不用为自己摧毁了村庄而心怀罪恶。

    陈非容看完消息之后,浑身发抖,她猜测程星桃是因为看完她的邮件之后才倒下的。

    她坐在座位上,坐立难安,内心无法平静,所以,决定来看看程星桃到底怎么样了。

    她没有想到的是,乔跃会在这里,而且乔跃还知道了她匿名发邮件的事。

    “我知道我错了,我是来向程星桃道歉的。”陈非容颤抖地说着。

    “道歉没有任何意义。”乔跃清冷的目光盯着陈非容,让陈非容无处遁形。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让我站出来揭露刘峰峰的恶行?不可能!”陈非容摆出拒绝的姿态,她不可能暴露自己,那等于彻底毁了她的下半辈子。

    “不需要你站出来,李兵和你一个部门的吧。”乔跃翘起二郎腿,闲庭信步的样子。

    “是啊,怎么了?”陈非容不知道乔跃在打什么主意,心中有些忐忑。

    “你问问他,为什么要做假证,说送给程星桃的花,是他送的。”

    “什么?不可能!”

    陈非容非常肯定,李兵明明一直在追她!怎么可能给程星桃送花,而且李兵也没那么多闲钱去买花。

    乔跃轻哼一声,道:“看样子,你有能力让李兵否认送花的事情。”

    陈非容紧抿着嘴,没有说话。

    “你回去吧,今天和我说的话,不要告诉程星桃,以后,你还是照样可以匿名跟程星桃联系。没有人会知道你的身份。”

    陈非容看着神色淡漠的乔跃,只有在看向程星桃时,眼神之中才有一丝柔色。

    临走时,陈非容忍不住开口问:“她们都说,程星桃成为了你和戚玲珑之间的第三者,是真的吗?你喜欢上了程星桃吗?”

    “第三者?”乔跃犀利的目光转向陈非容,问:“谁说的?”

    想起乔戚cp党群的存在当事人是不知道的,陈非容自知说错了话,急忙噤声,但是乔跃犀利的眼神犹如凌厉的锋刃一般凌迟着她的身心。

    没能坚持多久,陈非容就开口道:“自从你将程星桃从湖里救出来之后,程星桃就受到很多支持你和戚玲珑的人的指责,说她臭不要脸,纠缠着你不放,插足你和戚玲珑,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无耻小三。”

    其实群里骂的比她说出来的这些要恶毒很多,她有很多都说不出口。

    陈非容说完,抬起头,发现乔跃的眼神变的幽深而充满戾气,如若他拥有燃烧一切的力量,陈非容想,或许这栋楼早已被他烧为了焦炭。

    望着乔跃如深渊阎罗一样的表情,陈非容抖了两下,转身就想逃。

    在开门的时候,她听见乔跃那冰霜一般的话语:“以后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我会找你。”

    陈非容点点头,飞一般逃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