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1.chapter.1
    【梁毅,有人来看你了。

    他戴着手铐行动不便,打头的狱警为他推开门,他略一点头走进通讯室,狱警拉开椅子,他端端正正地坐下。

    透着一面玻璃墙,对面坐着一位律师模样的男子,男子发式清爽,戴金框眼镜,相貌一般,不过袖口扣得严实,衬衫第一粒纽扣也规整地扣着,西装领没一丝褶皱,说明这位律师生活习惯严谨。

    他眼睛盯着律师,律师同样也打量着他。

    委托人交代梁毅是个特殊的人,于是他来之前事先做好了功课。

    本以为五年的刑期,这位经济犯是挪用公款之类的小型犯罪,一看资料却发现这五年是用不知道多少的金钱减下来的最少年限。

    梁毅,原白城千里证券公司公子,天才型投机选手。

    他最出名的事例是2006年以6亿美元,以每股7美元的单价买进著名电器厂商哈雷6的股份,一年之后哈雷资产重组,两年中出现最低价每股单价7美元,梁毅又大手笔买进,前后共掌握哈雷8的股票——所有人都以为梁毅傻了。可在第三年,哈雷经过长时间净利润循序渐进的提高和价值修复,哈雷股票单价一下子提升到每股2美元,之后的每一年哈雷股票价格稳定增长。

    梁毅单从这一支股票赚得的利润已然令人咋舌。

    更不用提梁毅其他的投资,囊括相当赚钱的地产事业,娱乐事业。

    然天有不测风云,

    昔日的天之骄子与他的父亲双双入狱,可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梁毅的父亲——梁淦,他竟然将主要过错推在他的儿子梁毅身上,并斥巨资将自己保了出来,甚至不惜称病拿出医院证明……

    因为两人的特殊身份,这件“落马”之事并未在媒体上大肆报道,可依旧让内部人士啧啧称奇,竟然有这样的爹……

    对这项事件的首次采访来源于梁淦出现在他投资的一项避暑山庄,他被人拍到正在与年轻貌美的女孩共同握一柄球杆打高尔夫。

    对于将儿子推入地狱,梁淦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梁毅还小,应该遭受些磨难,以后他的路还长着,而我,不年轻了,遭不住罪啊哈哈哈哈哈!”

    说完就继续带着各色脸孔的女模到处旅游了。

    试问,有这样一位父亲,梁毅是怎样安然无恙度过他没有自保能力的青春期的。

    回过神再看对面的梁毅,律师不由眼中带着令梁毅沉默的怜爱。

    - -

    律师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沓稿纸。

    【委托人说,这份文件需要您签署一下

    狱警接过文件检查,片刻后交与梁毅。

    他自小能一目十行,受牢狱之灾五年依然没有减退大脑的使用效率,梁毅只草草看了一眼,甚至没问合同上隐隐约约草写的“夏xx”是谁,刷刷签下大名。

    律师收回文件,仔细看了一遍,随后对那一边,即便在牢狱之中依然难掩贵气的梁毅,郑重说道:

    “十五日之后,我会来接您。”

    - -

    身后自动化的铁门缓缓合拢,王律师按下车钥匙,斜对面一辆奔驰响了一声。

    梁毅这五年没了解过汽车的上新,这辆奔驰是他不知道的型号。王律师为他开门,梁毅坐上后座,柔软的皮质使他不由下陷,差点要拐脚,他一时竟有些失神。

    王律师从后视镜里看到梁毅,说:“梁先生,我先带您去整理一下仪容。”

    梁毅留着监狱里统一的寸头,胡子没刮干净,形容有些消瘦。

    凹陷的眼眶泛不自然的青,本是狭长而漆黑的眸子掩在下垂的长睫之下,默然冷寂。

    他的脸色白得透明,嘴唇无力轻抿。

    他依旧穿着五年前的白衬衣黑西裤,往日服帖整齐的衣物如今松松垮垮地罩在宛如骸骨的男人身上。

    消沉和寂定,同时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就仿佛这秋日。

    秋末的阳光格外清冷,

    烁金般的光芒穿透季节风吹过的枯木,看着很是干燥,萧瑟。

    在牢里梁毅过得不差,比起普通犯人他因为有钱,过得会额外好一点,较为精致的食物,住所整洁宽敞,但也仅仅是这样了……没有自由,这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

    还有别提他的好父亲在半年前通知他“小伙子,你出狱后一分钱都不会有哦”——这是把他的卡都冻结了的意思。

    他放下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秋天的味道。

    王律师从后视镜中回过神,想起那人的吩咐不再过多注意这个男人,安心开车。

    - -

    车子停在一家高定门口。

    王律师带着梁毅走进这家门可罗雀的巨大玻璃门,共三排衣物,大多西装衬衫,件件设计简洁大方,不看门面也知价格不菲。

    王律师点头示意:“梁先生,您可以自己选。”

    梁毅点头,直接挑选。料子,款式,颜色,甚至袖口和袖扣的相距都是他挑选的标准,王律师仅在挑选衣服上就能感受到梁毅对细节的高要求。

    梁毅是个挑剔的人。

    最后,梁毅拿了三套衣服,王律师想说少了,可梁毅没有多拿的意思,于是,店员来为梁毅量尺寸。

    女店员拿着尺子为梁毅量尺寸的时候脸颊绯红,一双手碰上梁先生的背部动作都慢了不少……王律师这时不错眼地看着,梁先生面貌极为清俊,他沉稳的动作,波澜不惊的神色非常能吸引女孩子。

    试完了衣服,旁边两个专业的女店员仍然时不时地往梁毅的方向瞄,明明付钱的是他,受人注意的却是梁毅。

    王律师心里一酸,也记得完成委托,他在附加项上多定了几套衬衫。

    委托人对梁毅似乎相当了解,因为叫他无论梁毅选了多少,都多订一些衬衫。

    除了正经的西装,委托人还要他包办梁毅的其他穿着上的需要,包括鞋子,内衣物,毛衣,围巾,大衣。

    王律师从来没有去过那么多家高定店,从中午一点,一直买到下午五点,这才堪堪结束。

    途中,梁毅只管自己挑挑拣拣,一声不吭,

    他好像对这一行没有意见,也没有好奇问王律师那个人是谁。

    王律师之前还小心翼翼,心想梁毅如果问起,他该怎么搪塞这个看起来落魄但又不像那么落魄的男人,委托人要求在她回来之前不说出自己是谁。

    幸好梁毅没问。

    晚餐是米其林三星的法式料理店,主厨亲自在一旁为两人布置餐点。

    王律师看着梁毅一丝不苟的用餐习惯,不由感叹,不愧是梁先生。

    饭后,

    王律师将车开进离市中心稍有些距离的次地段高层区,多中产阶级居住的紫藤苑。

    将奔驰开进车库,王律师关上车门,把车钥匙交给了梁毅:“梁先生,您的代步工具。”

    梁毅听闻,从王逑手中接过。

    那人住在20号楼的最高层,王律师刷过卡,电梯直升二十三层。

    一层一户式,梁毅接过钥匙开门,黑漆漆的,他摸着靠近玄关的墙壁,摸到一个小巧精致的开关轻轻按了下,登时屋内大亮。

    脚下放着两双拖鞋,一双深蓝色,一双米粉色,都是毛质的拖鞋材质,梁毅脱下鞋,踩上去,十分温暖柔软。

    王律师即将与这位梁先生分别,这时才悄悄地正式打量了下梁毅,

    他似乎对这所看到的一切心中有数,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好像合同上的内容与他无关,又好像已经坦然接受自己将会是……被包养的身份。

    但无论是哪一种,王律师都觉得,梁毅是个有城府的人。因为他曾经可是大鳄,是在商界翻手云覆手雨的大人物,王逑光是站在梁毅旁边都鸭梨巨大。

    他太沉默了,即便在里面五年,气场依然强大到令人不敢小觑。

    好几次他都不由自主想与他开诚布公,说说委托人是谁,或者谈谈他在牢里是怎样的。

    好像这样,他一个比现在的梁毅,身份地位明朗许多的男人会更有主动权与控制权。

    王律师为自己叹了口气,与门内梁毅告别:

    “梁先生,您可以随意使用屋内的一切,卧室已经打理好,”他停顿了一秒,“委托人的卧室,您也可以自由出入。”

    说完,王律师带上了门。

    屋内静悄悄的,梁毅把钥匙放到玄关上精致的骨瓷盘中上,声音清脆。

    这显然是一个女人的屋子,壁纸是开得大朵大朵的栀子花,映在墨绿的暗色印纹里,电视机两旁红木镶玻璃门的柜子上都摆着花,左边柜子里放了许多书,右边柜子则是奖杯。

    梁毅摸过茶几,一尘不染,女主人说不定昨天还坐在这个沙发上,为他准备现在茶几上正中央摆放着的苹果手机,

    他坐下,取出盒子中的新手机,下面夹着纸,上面用清秀的字体写着:你的生日。

    梁毅输入生日,解锁屏幕,

    手机的背景是苹果自带的背景,不过里面装上了一些额外的系统,像网易新闻,微信,微博之类的。

    梁毅率先打开了网易新闻,头条是人大会议,再转到财经类新闻,他一眼看到其中自己的名字:

    【商界鬼才梁毅出狱:东山再起or泯然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