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2.chapter.2
    梁毅从床上醒来,柔软舒适的床垫使他一夜好眠,不得不说,包养他的那个女人用心良苦。

    他睡觉有许多毛病,习惯睡鹅毛被不习惯蚕丝被,喜欢全棉枕头不喜欢记忆枕,就连他自己都不太在意的花粉过敏那人也细心照顾到了——每个房间几乎都有花,除了书房和他的卧室。

    梁毅从少年时期开始就过着独居生活,直到二十六岁的他做了一件不算善事的善事——他资助了一个成年的女高中生上大学,一开始的确是看眼缘,作为商人他偶尔会发善心想为社会做点贡献。后来却在资助的第三年,结束了他的独居生活。

    知道那么多的只有一个人——小柔。

    梁毅手中摸着被子,不禁发笑。

    没想到他一时心神恍惚包养的穷女学生,现在会反过来成为包养他的女明星。大概是世事无常,也可以说风水轮流转,但好在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无一不熨帖。

    梁毅不由想起那个女孩,他一直“小柔”“小柔”地叫唤她,他不太记得女学生的名字了,只记得她的名字里有一个“柔”字,可能当时也没有用心去记这个女孩。

    在学校门口接她放学,叫她“小柔”;

    在床上酣畅淋漓,也叫她“小柔”。

    二十八岁之前的梁毅对这方面的事情十分冷淡,直到那双纤细的手臂挂上他的脖颈。她白皙柔嫩宛如凝脂的身体,她娇美清纯似不食人间烟火的面孔,还有从她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牛奶沐浴露的香味,宛如蛊惑人心的幻境使克制的他摇摇欲坠,可最终他还是被她拉入极乐的美梦,她轻柔地在他耳边低低地叫:“梁毅,梁毅。”

    是比他小九岁的女孩的青稚,是真诚地几乎让人落泪的懵懂沉醉的眸光,让他放弃了理智。

    他几乎没有问女孩有没有准备好,就吻着她,在她热烈而又隐忍的回应中,使她真正意义上成为了女人,他的女人。

    其实,本该不是这样的。

    梁毅从未认为他资助了小柔,小柔就得用自己来偿还,依稀是因为小柔在街上被星探看中去拍了校园杂志让他生气,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发生了男女之间的□□。

    二十八岁那一年,是梁毅最为放肆的,醉生梦死的一年。

    小柔是妖精,让他一个习惯于在夜里,在公司加班的男人会很想回家。

    梁毅觉得自己十分没用,只不过想到那个女孩,他的下身就隐隐胀痛。

    - -

    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梁毅等了一会儿,才听到钥匙与钥匙相撞的声音。

    外面的动静有些大,听上去脚步不是很稳,梁毅下床,打开门,宿醉的女人脚步凌乱,下一秒几乎就要摔倒在地上,

    梁毅忙上前接住她,

    突然,他身体一僵。

    她身上的味道,除了酒味,还有即便他在里面五年依然非常了解的味道,男人那个的味道。

    也就是这一失神,

    夏馥柔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摔把人摔醒了,夏馥柔抬眼看到了梁毅,摇摇晃晃站起来。

    她穿上拖鞋,把小小的包,看不出什么牌子还有点学生气的包,挂到挂钩上,梁毅看到这个挂钩上没什么包,唯二的奢侈品还是……好多年前他给她买的。

    夏馥柔没有把多余的注意力放在房间里突然多出的男人身上,她脱下外衣,只留一件在家里穿的白色蕾丝背心,勾勒出少女在包裹中看不出,脱下却略显丰盈,形状美好的。

    梁毅就站在一边,无声地看着她,很快看到她白皙的背部上的吻痕,

    待她转过身来,

    梁毅这才好好看清她的脸:她化了浓妆,头发微微凌乱,锁骨有男人啃噬的红印,一大片一大片地盛开在雪白的皮肤上,仿佛尘封在圣洁美好的雪山上的回忆,突然被别人攀登,长出了妖媚鲜艳的花朵。

    这样的小柔和印象中清纯干净到永远像个娃娃的女孩不一样。

    可她又是夏馥柔,眉眼,嘴唇,依然是那个好看到无论做什么表情都吸引人的夏馥柔。

    梁毅双眸短暂失神。

    他的手里被塞进几张□□,夏馥柔“扑腾扑腾”地翻着包,皱着眉从许多包里找了好多卡,又晃晃悠悠走进自己卧室,

    梁毅跟在她后面,推开没阖上的门,

    小柔跪在一个柜子旁,从里面又抽出存折和一捆□□。

    她还半梦半醒的样子“踏踏踏”地走过来,一股脑地把东西交给他,

    那张合同上说,他是被她包养的小白脸,兼资产管理的经纪人。

    夏馥柔找了半天再没找到□□了,就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了,小眼神一瞟的长发一甩的小细腿一溜达的“砰”地一声。

    梁毅盯着紧紧关上的门,许久,抿唇。

    - -

    他把这一堆玩意儿扔在一边,旋转门柄推门而入,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从一扇玻璃门中传出来,氤氲的水汽如白的帘幕吸附在玻璃上,

    夏馥柔的大床上放着蕾丝花边的内衣裤,还有一件丝绸质感的黑色吊带睡裙。

    他像个变态一样摸着她的睡裙,顺滑得令人爱不释手,光是这样,他的喉结也上下轻微滚动,久未出山的老朋友有稍微抬头的趋势。

    蓦地,里头的水声停了。

    明明晃晃的浴霸强光下,磨砂玻璃透出一具曲线柔美的女性躯体,如山峦隐没在云层之中,也似浪涛拍击着浑圆的卵石,山与海中不盈一握的柳条纤纤形动,直教人看得移不开眼。

    神女有七色云彩化作飘裙盖住身躯,在浴室中的那位则有雪白柔软的浴巾,两边浴巾一遮,堪堪挡住形状饱满的山峦,可却映出一条勾人山壑,曲径通幽,引人入胜。

    乌黑的墨发略略被擦干披散于雪白的肩头,只稍稍一动,昨日的欢乐便跃然于如玉肩头,她的脸上有少女的青稚容颜,也有女人的轻柔妩媚,长睫还颤着剔透水珠,欲落不落,像是缀在晶莹葡萄上的夜间雾气,迷迷蒙蒙,欲盖弥彰。

    梁毅双手交握坐在夏馥柔的床上,双眼十分灼灼地望着他曾经的……七年不见,她从羞涩,长到风情万种,夏馥柔与生俱来的勾人本事也是……

    她刚拉开玻璃门的一瞬,梁毅强压下的坏念头,不受控制地枝缠蔓绕,如种子破土而出一霎参天大树。

    也是这一霎,夏馥柔肩头的红色蝴蝶令他内心烧火,

    偏他形色习惯不显露情绪,只如多年前那般,不转眼地望着她。

    美人出浴。

    夏馥柔从一侧推开浴室的门,眼波为坐在她床上的男人停留了一秒,本来一件简单宽大的t恤他都会穿得鼓鼓的,这会儿却似是十分落拓不羁,身形消瘦,

    除了她最喜欢的,这个男人的眼神。

    夏馥柔没有做任何表示,她裹着浴巾出来,弯腰找吹风机,浴巾下两条玉白细腿笔笔直地立着,粉嫩的膝盖上还滴着水珠——

    梁毅腹下灼热,从床上微微起身,把她手上的吹风机拿过来,伸手一捞还把女人圈在自己的怀抱里。

    夏馥柔就这样被锢在他的怀里,身后是梁毅温暖的男人气息,还有顶着她的一处相当大的事物。她唇角微动,乖巧地任梁毅五指梳顺她的长发,吹风机暖暖的风与他灼热的呼吸交缠在她的耳边,他的动作无比轻柔,好似她的头发是上好绸缎只得一丝一丝地吹,他还一轻一重地按摩脑□□位,舒服地夏馥柔闭上眼懒懒地,放松枕在他的胸膛上。

    此时,

    梁毅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默不作声,甚至都没解开她的浴巾。

    然而一会儿就不对了。

    夏馥柔敏感察觉他的手滑过大腿,从浴巾下抚上自己的腰窝,一点点的,往上如枝桠伸展一般攀爬……

    蜻蜓点水的亲吻落在她的背上,手下放肆地攀登山峰,而令人恼怒的羞处此时仿佛为登上山峰高举旗帜,耀武扬威……

    夏馥柔双颊微红,咬唇,连呼吸也不平静了。

    梁毅紧紧地抱住夏馥柔,她的头发已经几乎全干了。

    他的牙齿浅浅地啃住夏馥柔的肩头,耐心十足,

    夏馥柔闭着眼睛,直到昨日才种下的红印被另一个人的气息覆盖,她心中微动,愈发不动声色。

    “小柔……”

    梁毅的声音里有九分的忍耐,她睁开眼,却见这人是要她看他的另一只手,那只大手正不急不缓解开她浴巾上的结扣……

    结扣脱落一霎那,两人的呼吸同时加重。

    他十分瘦的躯干动作依然气势磅礴,犹如猛虎将她扑倒在床上,这个男人熟悉的味道窜入口腔,鼻中,交融的呼吸与隐忍的爆发互相勾缠。

    他宛如在舔舐小兽一样地对待她,长时间忍耐导致的爆发性掠夺,

    夏馥柔对梁毅的怀抱和亲吻意乱情迷。

    她无力的双手只能做假意的推脱,芊芊玉手推拒梁毅的肩胛,只凭手的感知让她心里一跳,梁毅瘦得比她想象中多,这个男人在过去十分重视对身体的锻炼,甚至不能接受身体上有任何一处肌肉线条的不完美。

    她这一顿,却越发激起男人汹涌的占有欲,他的大掌粗糙又温暖,干燥又有些生疏,一遍又一遍抚过别人留下的印记动作近乎莽撞——

    夏馥柔抱着他的头,任他在她的怀里汲取温暖。

    梁毅猛地抬头,在她的耳际小口小口地咬。

    手下不假思索就要将蓄势待发的束缚解开——

    夏馥柔却陡然推开他,爬出他的包围。

    梁毅自然不乐意,伸手就把人重新捞到身下,哪想——

    前一刻还十分缱绻的女人这一刻话音平静地叫男人下去:“我累了。”

    梁毅抱了个空,舔舔嘴唇,双眼沉沉地盯住她,夏馥柔无力推拒他便继续说,语气绵软可爱:“我累了一早上。”

    梁毅嘴唇干涩,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我陪你睡。”

    夏馥柔皱眉,这才正眼看这个男人,她的目光苛刻地在他只剩一条内裤的身上逡巡,许久痴痴地笑:“我睡过最肥的胖子,都比你这一身硌人的骨头让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