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4.chapter.4
    三人坐在餐桌边,桌上两素一荤还有一锅鸡汤。

    徐雅月是不会做菜的,梁毅也不会,夏馥柔脱下手套和围兜挂在厨房的门上,回过头撞上梁毅的视线,她说:“看到没,这是你的。”她指指围兜,“以后你做菜。”

    梁毅说:“我不会。”

    夏馥柔:“没有谁天生会做菜的,学吧。”

    徐雅月已经被两人的关系迷惑了,她说:“夏夏,你说这个人,”

    夏馥柔:“梁毅”

    “对,梁毅”徐雅月歪着脑袋,“是你的远房侄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远房侄子,你不是奶奶也去世了——”

    “而且,”徐雅月盯着梁毅,两眼匪夷所思,“他也太老了吧,起码三十岁了……”

    夏馥柔支吾一声,也托着腮看向梁毅,因为瘦了太多,所以梁毅显得比以前老了一些,但依旧算得上帅气,而且什么三十岁,他都三十五了。

    夏馥柔:“嗯,辈分关系,他显老。”

    梁毅被两个女人评头论足也不恼,他现在的身份寄人篱下,于是显得很斯文安静。

    徐雅月不仅好奇梁毅的年纪还好奇梁毅的长相,“夏夏你这个侄子……长得和你是有点像诶……”

    夏馥柔这才惊讶了,仔细看了看梁毅,对方回过来一个无奈的眼神,她道:“哪里像了?”

    “说不上来,”徐雅月几乎有点转不开神地盯着梁毅,说话结结巴巴的,“你这个侄子,意外的挺好看的,这眼睛鼻子,”她退后一点,“还有这气质……”

    夏馥柔都能看到徐雅月耳垂绯红,……夏馥柔眼神一闪,笑眯眯的,“我侄子长得不错吧。”

    “嗯……”徐雅月擤了擤鼻子,摇头晃脑的,“夏夏你有没有让梁毅进娱乐圈的打算啊?”

    夏馥柔:“得听他自己的,我没法做主呀。”

    徐雅月满怀期待地看向梁毅,梁毅:“没有,谢谢。”

    她只得有些遗憾地闭上了嘴。

    - -

    饭后,徐雅月和夏馥柔说工作上的事情,梁毅站在一边擦桌子,

    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夏馥柔颦眉在写些什么,徐雅月说的话她似乎有些不认同。他于是换了个地方擦桌子,可以离两人靠得近一些。

    夏馥柔:“这个酒会就不去了,”

    徐雅月还在尽力劝道:“夏夏,这个酒会只邀请现在当红的明星,有许多制片人和导演,你看,”她声音轻了一些,“叶总也在。”

    夏馥柔摇头:“以后他的场合我不用去了,结束了。”

    徐雅月大惊,声音也略微拔高:“你和叶总断了?”

    夏馥柔:“断了。”

    徐雅月一脸痛心疾首:“有这样的男朋友你竟然没有把握住,甄导的新作不还是他推荐你——现在就断了,可以吗?”

    夏馥柔一顿,随即说:“可以,说清了。”

    徐雅月于是只能叹气,“他把你甩了吗?你难过吗?我觉得你应该不难过,……平时也没见你多上心。”

    夏馥柔却笑,“你当人家把我当女朋友吗,那么多年了还是天真,真可爱。”

    徐雅月没说话,噘着嘴,打量夏馥柔漫不经心的侧脸,

    然后,她突然想到什么,问:“那你现在单身咯,有几个人说喜欢你……要不要?”

    夏馥柔捏住徐雅月的脸蛋,好整以暇:“徐同学,你还真是不忘高中的老本行,专门给我介绍男朋友。”

    徐雅月大声嚷嚷:“又不是什么坏人,我跟你说那人年轻有钱,才三十岁,单身,长得也好,”她从手机里翻了半天竟翻出一张照片来,“看看这肌肉,如果他要找我谈恋爱,我我我……我都能乐死!”

    夏馥柔看着照片,余光又瞥到梁毅背身离开的身影,不禁淡笑:“还不错吧。”

    梁毅听了不少,手里的抹布捏紧了,他不可避免看到挂在自己身上的围兜,像个巨婴似的。

    - -

    第二天一早,梁毅起床以后家里没人了,

    餐桌上摆了一身房的卡,他拿起来一看下面还有纸,上面写着:平时可以锻炼锻炼。

    他拿过卡塞到裤子兜里,打开冰箱,保鲜那一层里面有酸奶,矿泉水,水果,还有一摞一摞的面膜,就塞在开冰箱门的那一面。中层里有蔬菜,冷冻里有两块肉,然后就空了。

    夏馥柔吃的很少,昨天吃晚饭她没吃米饭,只用了一点蔬菜,荤菜也只动了一口,汤更加没喝。

    做女明星有十分严格的体重管理,在人群当中的瘦子上了屏幕会硬生生变胖,所以要在荧幕上还显得瘦,那她在人群里得瘦成纸片人。

    梁毅抽出旁边叠了一层的料理书,翻开来一看,什么宫保鸡丁,水煮鱼片……

    夏馥柔又不会经常回家,梁毅做菜也就是做给自己吃罢了。

    他在厨房转了一圈,啥都没干,走到书房里,书桌上一套苹果的笔记本,

    梁毅打开电脑,这些设备都是的,电器一向一年一换,五年前梁毅用的还是的iphone5,现在已经是iphone 7s ps,pad也从2变成air代,他心底隐隐有些焦躁,这五年他没和世界脱轨,他看书看报,公司倾塌了变成时代眼泪了,朋友与他书信往来大抵知道近况,其实也没什么。

    然而这一切都被打碎了,

    梁毅不太熟悉版本的操作,大手放上去都有些迟疑,或许该按这个,蓦地跳出来的两个网页界面告诉他:按错了,兄弟。

    他揉了揉眉心,坐下,伸手把旁边的说明书翻开来看。

    - -

    “夏柔!你这个表情不对,你从上面掉下来,陈均在上面看着你,你要难过地哭出来,不是这样无悲无喜的!”

    导演摇头,将夏馥柔拉到身边,他指导这个亲自选定的演员:“你看哦,你是仰着头的,陈均是你唯一爱过的男人,可他喜欢别人,爱而不得懂吗?”

    夏馥柔揣摩着这样的情绪,问导演:“那她不恨陈均吗?”

    王导一愣,急躁的情绪稍有平缓:“恨,当然恨。”

    “可是你等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的人,即便恨,也是因为爱,在生命的最后一秒,你会怎么样?”王导耐心地开导她,

    夏馥柔想了想,“会想原谅他,放下这一切。”

    王导点头,更带了些笑容:“对,还有呢,是你要爱他,是你在强求,夏柔。”

    - -

    影帝吴郁生坐在一边,杨冉和他坐在一起,杨冉是戏里的女一,吴郁生是男一,两人刚刚补好妆,等着大家休息好了继续开工。

    剧组现在拍的片子是一部宫廷剧,吴郁生演一个有着前朝皇室血统的当朝谋士,安置在三皇子府中为三皇子出谋划策,杨冉则是从小聪慧的尚书之女,两人会在剧里从相知,到相爱,可两人面对的未来却是吴郁生要推翻李家王朝,重塑旧国的誓言。

    夏馥柔在其中演女二,一个异常痴情的公主。她在剧中非常喜欢吴郁生以至于做了许多错事,包括陷害杨冉,自请嫁给吴郁生——是一个十足的麻烦精。

    可她又没有十分的坏心,陷害杨冉——让侍卫去救杨冉的也是她;

    自请嫁给吴郁生惹得皇帝大怒——天真地学那些将士负荆请罪的也是她。

    公主瑶既让人讨厌,又令人扼腕。

    夏馥柔揣摩这个角色做了许多功课,甚至找了原著的作者问了问题。

    杨冉看着王导耐心教导的模样,小声说:“我猜她是叶总推荐来的,你说呢?”

    吴郁生也看到了,“这孩子还是挺努力的,就是最后的情绪没有出来,之前演得挺好。”

    杨冉眼刀嗖嗖地甩了两把给吴郁生:“老吴,帮谁说话呢,”

    吴郁生无奈地挑眉,笑着道:“杨冉你可是前辈了,跟小孩子闹什么脾气。而且我看她也一向恭恭敬敬的对你,怎么了,有看不顺眼年轻女孩子了?”

    杨冉大怒:“什么叫看不顺眼年轻女孩子!我老了吗我?”

    旁边工作人员都在忙手头的活,不然便簇拥在一起聊聊天吃点零食休息,没人注意也没人敢偷听两个娱乐圈的大腕说悄悄话。

    吴郁生对着杨冉轻笑,他已然三十七岁,却面幼,一张俊逸非凡的脸这样笑着,杨冉就是见过无数小鲜肉,也不由心中微动,

    这个男人年纪越长,越有男人味了。

    吴郁生有成熟男人的沉淀,又有一张不会老去的面容,杨冉对着他感叹:“你们男人本来就不怕老,你还越长越有魅力了,别对我笑,我可招架不住。”

    杨冉突然坏心升起,她瞅瞅那头抱着剧本坐在小板凳上闭着眼睛揣摩的夏馥柔,狡黠地问吴郁生:“老吴,夏馥柔,是你喜欢的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