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5.chapter.5
    休息时间很快结束了,【大嬴这部剧正在拍倒数第二集,在这一集,荣臻公主李显月,作为李氏王朝这个短暂的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室人,从守国塔上掉下去。

    守国塔高高屹立。

    冬日的大嬴刚下过雪,寒风呼呼地吹过,荣臻公主不由拥紧大袄,她立在塔上眺望远方,排列俨然的百家屋舍一片银装素裹。

    整个京城正笼罩在快要过年的气氛里,哪怕一朝一夕里他们的君王,已改朝换代。

    荣臻公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沉稳,一步一步地靠近她。

    她早已不是五年前那个天真的少女,只会因为爱而不得哀哀哭泣。现在比那时的情况坏了一千倍,一万倍,但她的泪早已流干了。

    她又往前跨了一步。

    男人熟悉的声音,甚至是和好几年前一样的,来自长辈的口吻,叫她的名字:“荣臻。”

    “秦誉……”荣臻公主缓缓回身,在白雪皑皑的背景里,她美得不可方物。

    秦誉见过的美女不少,荣臻公主是其中最好看的,哪怕他心中深爱的是尚书之女叶钦,也不得不承认,荣臻的美貌,倾国倾城。

    她的神色温和,和他印象中十分不符,在少女豆蔻时,她张牙舞爪,狡黠又鬼机灵,总闯祸,还欺负叶钦,面对他时,荣臻抱着小女儿心态,满脸绯红,扭扭捏捏。

    秦誉平静地看着她,荣臻还以凝视。

    她问:“你现在得到天下了,是不是很愉悦。”

    秦誉说:“是。”

    她又问:“那叶家小姐呢,她……”

    秦誉:“她很好,以后我也会护着她,一生一世。”

    男人果断的回答令她沉默,可却又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荣臻颔首微笑:“那很好。”

    风越吹越大了,荣臻继续说:“我的父皇,他是个好人,你的父皇却不是。当初我的父皇带着哥哥们……”

    “多说无益。”秦誉不愿提及往事,声音变冷。

    荣臻垂下眼睫,低低地“嗯”了一声。

    因为不被眼前这个男人怜惜,她说的任何事情都是聒噪。她想起来那个被他护在心里的叶家女儿,叶钦很有才气,很有脑子,她有治国之才经商之智,就连她的哥哥三皇子也曾爱慕过叶钦……荣臻心想,是不是她聪明一点,也能有叶钦的满腹经纶,说话像叶钦这样口若悬河,吐出来的字字珠玑,秦誉会青眼于她。

    可她不是叶钦啊,她没那么聪明,可即便聪明了又怎样。叶钦光芒熠熠,秦誉不为她的心中昆仑折服也会为她于其他地方拜倒在石榴裙下,玄空师傅于她说过,有些是命,是缘,人定没法胜天。

    几转周折,这一把命运的镰刀将她与秦誉之间的沟壑,越砍越深。秦誉使她家破人亡。

    荣臻的心头愈发悲伤,声音却愈发平静,

    “我是恨你的,秦誉。可我杀不了你啊……我没有办法为我的父皇,哥哥报仇,因为我是个很没有用的人……你也知道的。”

    “我看不到你放在我身边的棋子,看不到父皇的疑心,还像个傻子一样为你说话。那时候的父皇是失望的吧,呵……所以才把我这个丢人的女儿关起来,一直关到你把他杀了,把我全家杀了,我却活着。”

    荣臻忍住眼眶里氤氲的水汽,笑着,继续说:

    “我为什么那么蠢呢,我多希望自己不爱你啊,我为什么要见到你,为什么要去三哥的府上玩……如果早知道会遇见你,我就该在皇宫里一步也不出,我真的真的……不想遇见你啊……”

    原以为泪已流尽了,却没想到女人真是水做的,

    她哭得泣不成声,忍住的情绪化作满脸难堪的泪水,她执着地盯着秦誉,满脸的与情绪不符的笑容:“我好后悔……我好后悔啊!”

    她是憋着嗓子叫出来的,压抑极了一般地叫出来了。

    塔上被切割成两幅风景,这一边的荣臻泪眼凄凉,而另一边,秦誉在风中岿然冷漠。

    秦誉淡淡地看着她,眼波无丝毫疼惜,心里却不好受,

    他说:“荣臻,我给你安排了好的院落,你可以在那里假作被你的父皇关了一辈子。”

    即便听了荣臻再多的话,秦誉对待眼前之人依旧不通人情。

    荣臻死死地盯着他,轻轻地笑,然后越笑越大声,双眼通红。

    她手中一抖,秦誉视线下落,那是一柄宝剑,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柄宝剑属于前朝皇帝,荣臻的父亲。

    “如果我能杀你,我一定杀了你,我一定杀了你,我一定……”

    荣臻握起剑,打磨光滑的剑身映照出她的脸,她停了呢喃,低低地笑,

    秦誉眼神忽明忽暗,没靠近荣臻半步,也没退后半步。

    危塔寒风中矗立,铺天盖地的淅沥雨水,斜斜地飘进塔中藏楼,抚在两人的脸上,皆是冰冷至极。

    - -

    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这一幕,王导定定地对着四方屏上的两人,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因为这一幕是整部剧中最具悲壮色彩的一幕,当荣臻从塔上落下,整个短暂而又浓重的大嬴王朝落下帷幕。

    将这样的重任交与夏馥柔到底合不合适,王导问了自己许多遍,或许行,或许不行,做导演那么多年,这一刻,他的心里是真的有些……颤栗。

    - -

    荣臻的泪停了,她抚了许多遍的宝剑,明晃晃的。

    她很轻很轻地喊了一声:“爹。”

    似五年前被宠爱的天真懵懂,又似五年后山河不是隐忍的怀念。

    她看向秦誉,那个她爱惨了的被骗惨了的男人,

    猛地!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提着剑向他刺去!

    有一点她没有告诉秦誉,将军的女儿怎么会手无寸铁,她的师傅是江湖有名的水上飞,作为他最得意的弟子她的轻功从来都是一等一的好。

    秦誉一瞬瞳孔放大,他一向自负,却没想荣臻快成了浮影!

    他听到衣帛裂开的声响,看到自己的鲜血飞迸,他不敢置信地看向满脸血迹的荣臻,下意识地他徒手一挥,

    只见力气竭尽的荣臻如脱线的风筝一般,在他并不算十成用力的一挥下,一身玄衣裹着纤弱躯体飞出了塔外——

    墨云翻滚,白水跳珠,豆大的雨在半空凝结成冰,擦出一阵阵尖锐的破空声响——

    他瞪大了眼睛,上前扶住栏杆,下意识张开双手去勾那暗红流苏——

    在他的视线里,

    公主荣臻睁着美丽的眼睛,

    没有惊讶,没有害怕,没有恐惧。

    她正在飞速下落,眉眼弯弯的,眼眶噙满了泪,风能撑起她向上掉的泪珠,依旧撑不起她。

    她含着笑,唇齿轻翕:

    【秦誉,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玄衣落地,万籁俱寂。

    - -

    片场一片寂静,

    徐雅月捂着嘴哭,眼泪不断往下掉,

    太难过了。

    久久,王导率先鼓起掌来,片场里的工作人员反应过来,或拭泪,或叹息,纷纷鼓起掌来。

    杨冉看着半空吊着威亚缓缓下降的女孩,也缓缓点了点头。

    夏馥柔脚踏实地,还没缓过劲儿来,

    徐雅月蹭蹭蹭地跑过去,给她穿上真正保暖的,刚熏热的羽绒衣,在半空那么久夏馥柔冻得脸都快白里发青了,手指头红得就像萝卜。

    夏馥柔走到王导面前,脸上还有泪没有干的印记,她有点紧张地看着王导,

    众人也在看向这里,都是希冀的目光看向王导。

    “很好。”

    王导不吊着这女孩了,他笑着,比了一个大拇指给她。

    夏馥柔这才笑了,如释重负。

    王导从一旁拿起传话筒,【荣臻公主,杀青!

    “啊啊啊啊啊啊啊!”

    片场一片鬼叫,徐雅月抱住夏馥柔使劲地蹭,“夏夏,夏夏,你真棒!”

    夏馥柔抿着嘴笑,呆呆的。

    - -

    大嬴王朝自此落幕,

    雪地里,无晴无雨。

    那个被人故意刺在胸口偏上位置的秦誉,无悲无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