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8.chapter.8
    “先把鱼肉片成薄片,里面放盐胡椒粉和黄酒抓匀;然后放适量玉米淀粉抓匀,浆制10分钟备用……”

    夏馥柔进家里就听到厨房里,“呲呲呲呲”水碰热油的声音。她放了钥匙,往里头一瞧,梁毅拿着锅盖挡在胸前表情严肃地正对着一锅葱蒜,右手拿着铲子时不时地往锅子里铲两下,动作之笨拙引人发笑。

    夏馥柔盯着好笑,梁毅听到声音转过头,夏馥柔这个演员胚子切换自如地换上一张淡漠表情,不仅没进去帮梁毅忙,还靠着门给里面的人拍了两张做菜的背影。

    拍完了夏馥柔闻到香味,餐桌上煮着饭,正中央摆了两盘菜,一道番茄炒蛋一盘炒青菜,色面不错,夏馥柔捡了旁边的筷子挑了一块炒蛋吃,……她又尝了一块,两块下肚,夏馥柔眼睛瞪大,意外发现这炒蛋的味道不仅不错,还挺好吃的。

    “好吃嘛?”

    冷不防的夏馥柔吓一跳,

    梁毅张开嘴,夏馥柔愣了一下,下意识地低头夹了一块炒蛋,抬手,塞进他嘴。

    行云流水得把两个人都震惊了。

    梁毅两腮动啊动的,夏馥柔比他矮挺多,仰着头看他嚼吧嚼吧,像个松鼠似的,她不由摇头一笑,正要去卧室换衣服,突然发现自己被梁毅圈在怀里……

    她抵着桌子边,两边都是椅子,梁毅这大高个就把两张椅子当中的空隙给堵了,四四方方的,她被梁毅拥在连转身都困难的小天地里动弹不得。

    她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

    “还要。”梁毅低头看她,舌头从嘴唇边微微扫过——刚才的炒蛋番茄汁落在嘴唇上了,深粉的舌尖滑过淡色嘴唇一卷,唇角水润度倍增,那舌苔下还有青紫色经络……夏馥柔看得也不由舔了舔嘴唇,动作做完才心神一凛,

    夏馥柔:“自己夹,我要去换衣服了。”

    她推开梁毅的手,两只爪子刚碰到梁毅的手臂,突然又有点不一样了。

    夏馥柔低下头两只手抬起梁毅的手臂,……她记得上周梁毅手臂上的肌肉还没这么明显的……

    身后的男人又往前挤了挤……夏馥柔板着脸强制感受了速成胸肌……

    “梁毅……”

    梁毅:“嗯?”

    夏馥柔:“你的鱼要老了。”

    - -

    吃着饭,夏馥柔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徐雅月的。

    徐雅月除了急事,其他事情都用微信联系的,打电话来说明事情有点麻烦。夏馥柔的手挺油的,直接开了公放,

    “夏夏夏夏夏夏!你那个eliee的被宋清月截胡了!现在外面都在传叶骁城不捧你转捧宋清月了!这次是真的闹掰了吗???”

    eliee的?

    夏馥柔心里一紧,按照日程安排下个月她会和eliee续签明年的约,对方是英国老牌贵族内衣设计,声明只会要一个模特,如果eliee这次选择了宋清月,那她就是被outsider了。

    “确定了吗?还是网上传的?”

    徐雅月声音很急:“宋清月转发了eliee的微博!”

    夏馥柔:“嗯,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徐雅月:“然后!听我说夏夏!然后!你别怒啊!叶骁城那个王八蛋转发了宋清月这条微博!”

    “啊……”夏馥柔嘟囔一声,无意识地咬手指:“……那就板上钉钉了,叶骁城是eliee的投资人之一。”

    徐雅月一下子萎靡下来了:“啊……真的吗……叶骁城真不是人,说换人就换人……移动的b,一点旧情都不念,好歹你也跟了他五年了,怎么这么不讲情面啊……”

    梁毅此时的脸已经黑得可以了,但餐桌上的另一个人丝毫没察觉。

    徐雅月还在喋喋不休地念着:“夏夏叶骁城不是人,eliee也不好,每次合作拍出来的片子那么好,次次说得天花乱坠的,现在说换人就换人一群虚伪的英国佬……”

    夏馥柔揉揉额头,叶骁城会没收资源她有觉悟,只是没想到那么快,从片场那天见面到回来也不过两天时间,两天时间叶骁城联系eliee总部换人……

    夏馥柔稳下心神:“雅月,eliee的代言不用管了,帮我盯紧下个月和电影的签约,那个不能出问题。”

    徐雅月应了两声,夏馥柔把电话挂了。

    一通电话结束,夏馥柔吃饭的减半,任她做好心理准备娱乐圈的现实仍旧把她杀得措手不及,eliee只是个开头,夏馥柔心想,叶骁城想做的绝对不止这样。

    还没过几分钟徐雅月的电话又来了,

    夏馥柔这次没有公放,接起来转到厨房去听。

    电话那头的徐雅月都快哭出来了:“夏夏我刚才去确认一下下一部电视剧的拍摄时间,没想到!那个选角导演说由谁饰演木兰一角还需要斟酌!这不是逗我们吗?我都把剧本拿回来了啊!”

    ……

    夏馥柔暗骂叶骁城,这男人还真特么“快刀斩乱麻”把资源收得干干净净的,也好,早点弄干净了她也好专心演戏。但对徐雅月夏馥柔还得好生劝慰:“没事,不是需要斟酌吗,你问一下试镜的时间发给我,我去试镜。”

    徐雅月呜呜咽咽的:“夏夏你从来没试镜过啊,万一……”

    当了五年空降兵的夏馥柔此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她说:“我没试镜过,演戏可是演了五年,就当体验新人滋味了。”

    那边徐雅月叽叽咕咕都是抱怨叶骁城不是人,夏馥柔不耐心听,

    说着,夏馥柔又问:“殊途你帮我确认过了吗?”

    徐雅月的碎碎念戛然而止:“确认过了,殊途下个月签约,没问题!”

    夏馥柔心里放下一块重石:“嗯,那就行了,早点休息。”

    餐桌和厨房有一面玻璃墙之隔,一半的空间被餐橱覆盖,一半则是空的,从梁毅这头看过去,夏馥柔背靠着玻璃墙打电话的时候眉目不展,挂了电话表情更加沉重。

    他想起前几天听到的夏馥柔和她助理讨论夏馥柔是和一个姓叶的人分手了,那个姓叶的是她在娱乐圈里的金主,两人维持了五年时间,他梁毅一回来,夏馥柔就和这人掰了。

    梁毅毫不心虚心想,夏馥柔和姓叶的掰了,肯定是因为他。

    一丝名叫心疼的陌生情绪滋长,梁毅盯着夏馥柔阴影下的侧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个代言和一个片约分分钟没了,得亏夏馥柔正当红片约不断,手头的有好几支才没放在心上。

    平复了会儿心情走出厨房,抬眸,梁毅还在吃饭,他吃饭特儒雅和他人一样,严谨得不行,因为在特别年少的时候接触过梁毅,所以当她接触到叶骁城,叶骁城曾为她严格的生活习惯惊叹过一阵。

    梁毅吃饭严格遵守细嚼慢咽的规则,吃饭吃菜非常干净,唇边不会落下什么汤汁,吃完饭碗是空的,桌子上也没滴滴答答的汤汁和米饭,梁毅夹菜的这个动作夏馥柔腹诽能写进教科书,她心想,如果有这本书,撰写人一定会把梁毅当做模版来写。

    坐回饭桌上梁毅正好放下碗筷,夏馥柔又扒了几口饭实在没胃口摸到沙发上躺着不动,听到碗筷“叮叮当当”的声音勉强抬起头,梁毅在收拾碗筷,一边收拾一边拿抹布擦桌子。

    她高二暑假的时候梁毅第一次把她带回家,为了表现对资助者的殷勤,害怕被他抛下,当天晚上她做了一桌晚饭。梁毅冰箱里只有几个水果,那时候夏馥柔心想,是不是所有的单身有钱人都没法生活自理,她中学班级里有个富二代,班级同学传言这个富二代家里会请专门的烧饭阿姨,对了,连打扫也有保洁阿姨。梁毅下午送她回来就出门了,她没问梁毅晚上会不会回来,拿着他留在玄关上的五百块钱下楼去买菜,想,梁毅回来的时候有一桌子菜的话讲不定会认可她是个稍微有用的穷人。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夏馥柔还担心自己做得太慢,等梁毅回来她还没做好;六点钟的时候饭菜上桌,她坐在长方形餐桌一边,梁毅没回来;六点半的时候,她把鸡汤重新温了一遍,但菜再炒一遍就老了,她用手捂了捂,还好,夏天不会凉那么快;七点的时候,梁毅还没回来;八点的时候,梁毅没回来,夏馥柔心想,或许梁毅今天不会回来了,她该问一问再做菜的。

    九点的时候梁毅回来了,他向来没什么表情的,略显严肃的脸,看到一桌子菜还是惊讶了一下,他摸了摸夏馥柔的头,对她说:“本来要请烧饭阿姨给你烧饭,现在倒省了。”

    停顿了一会,“以后不用等我吃饭。”

    夏馥柔听了,心想,你总不会天天加班到那么晚,做一些菜有备无患,不然饿了……不太好。一个星期以后,夏馥柔不会再做多一人份的晚餐,梁毅不止天天加班,他一个星期五天住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