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9.chapter.9
    有个像叶骁城一样的金主,对刚出道的菜鸟新人来说是一步登天的机会。他选择他想投资的电影,把你塞进去,而叶骁城会选择投资的电影无不是大制作大导演全明星班底,除此之外他会给你安排一个讨喜的角色,可能戏份不多但接受度高。

    夏馥柔刚被叶骁城相中时成为叶骁城投资的影视公司其中一员,被安排进大制作的电影电视剧班底。第一部戏演了女十号左右的世家小姐,那部戏参演的大牌数不胜数譬如:白冰天,陈姝娅,葛参,他们都是童星出道,十岁就出名,二十七八岁已经稳定在主角位置的王牌人物。

    和这些早就出道的人演对手戏,夏馥柔得忍受比常人多倍的辱骂。

    在夏馥柔的第一部戏中,她被评价为一颗好看的老鼠屎毁了一锅海鲜粥;她的第二部戏,观众老爷们夸奖她老鼠屎成精了;第三部戏才有人说:夏馥柔的演技是不是好了一点?她忍受了一年观众的唾骂才开始有真爱粉,但是更多的人还是直言不讳:夏馥柔就是个靠金主捧上来的!

    五年过去了,她靠着演技拿下金像奖影后,在娱乐圈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夏姐你也来试镜啊?!”筱雅瞪着双亮晶晶的眼睛,嘟着嘴,她手里揣着薄薄一张纸,身着粉色背心下身白色短裙,十分青春活力。

    夏馥柔笑了笑,“是,这个角色挺有趣的。”

    筱雅声音十分嗲,此时双手撑着膝盖从夏馥柔对面的位置,半露,她转过来坐到夏馥柔右边,一脸好奇:“夏姐,我本来以为这个角色是你的呢,可叶哥突然说没这回事还要我来试镜,你真和叶哥断了啊?”

    夏馥柔:“只是朋友关系。”

    “哦……”筱雅语调上扬,眼轱辘一转,语气轻飘飘的,“叶哥还说,这个木兰年轻的戏份可能适合年轻一点的演员,像二十岁左右的,夏姐你也是试镜这个吗?”

    筱雅的声音好听极了,可吐出来的字却令人压了一肚子的火,一字一句生怕别人不知道叶骁城下一个要捧的人是她,还有……明目张胆不加掩饰的手臂上的吻痕,夏馥柔只觉得好笑。

    夏馥柔侧身,朝她浅浅一笑:“是啊。”

    这种小把戏还上不了她夏馥柔的台面,她也不是没经历过刚被高高捧起来的时候。

    叶骁城第一次把她送进剧组,开着他那辆骚气极了的凯迪拉克,夏馥柔刚下车几个助理就迫不及待地带着她见导演,那时候导演脸色难看对她丝毫不加掩饰,他只伸手一挥,自己就坐上了冷板凳。

    那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夏馥柔不由回忆起来,当时她惴惴不安,强烈的心虚充斥着她整个神经,这种不劳而获的荣耀是和整个剧组每个实打实靠年月积攒演技的演员不一样的,他们才真正有资格坐在这里,她连跑一句话的龙套都不够格。

    可夏馥柔要赚钱,她要红。所以这些冷眼都忍下来了,ng十多次导演忍着怒火要把话筒扔到她身上,她都忍了!

    本来就是她能力不够,除了学,她没有发脾气的资本。

    此一时彼一时,在筱雅这个年纪的她,远比耀武扬威恃宠而骄多了几百份的自知之明。

    渐渐休息室多了两个女孩,她们开门进来见到夏馥柔都是一愣,

    “那不是……夏馥柔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唉有夏姐在还哪有我们的份啊,就是来走个过场而已嘛,我经纪人还叫我来试一下试什么试,谁不知道夏姐演技好啊!”

    “唉你小声点……现在微博上传开了,叶总和夏姐散了……”

    休息室就那么点大,两个人在最后一排再小声……耳聪目明的夏馥柔还是听到了。一旁的筱雅还不安分地咳嗽,生怕她夏馥柔没听仔细似的。

    夏馥柔微笑,她忍。

    “下一个,夏馥柔。”

    筱雅看着夏馥柔走出门外的背影,刚才还故作天真的表情霎时间沉了下来,二十六岁了还来试镜,混了五年娱乐圈了还来试镜,她都拉不下这个脸。叶总说这个角色一定是她的……那现在夏馥柔来了,角色还是她的吗?

    李导是的副导演,他昨天得到投资方换人的要求……他心里是不愿意的,可是这笔投资非常重要,他已经很久没出山,之前拍的两部烂片大大败坏了他多年来的名声——相对应的投资人也少了许多,之前叶总投资片子要求女主是夏馥柔时他还激动了一番。

    因为夏馥柔演技在同龄女星中出类拔萃,相貌更是妩媚时风情万种,板起脸来又一副家国天下清冷模样……几个导演聊天时说起过她,夏馥柔是个可塑性很强的演员。

    可怎么就,半路换人了呢?

    叶总还塞来一个——他抬了抬眼镜,筱雅,演过几部戏,演技还需要商榷暂且不提,就连长相也不如夏馥柔辨识度强。这样一个新人拿到手怎么配合都成问题,实在难办。

    夏馥柔推开门见两位副导都是神情凝重,不由一愣……不愿意见到她吗?

    也不是,至少这位章导勉强朝她笑了笑,可李导就不一样了……满脸的不情愿。

    排练室两位导演的座位旁边摆着两件道具,一柄chang枪一把扇子。

    木兰是极具传奇色彩的女性古代人物,出征时一柄chang枪飞龙出鞘;回到家里,丝线手中缓缓流淌。她有男儿的热血亦有女儿的细腻灵巧,这两件道具就是木兰的代表。

    夏馥柔不自觉站直了身躯,她挑起chang枪十分熟稔挽了道花,左手执枪中段,右手握枪尾段,她的眼神直指枪头,一阵青蛇甩尾她的枪如影子一般落到她的身后——气势如虹。一人一枪笔直矗立,因夏馥柔身躯太过挺直,女人的秀美一瞬消失……李导看到的是她如松站姿,下巴微扬,眼神专注,完完全全的意气风发。

    又猛地见她抄起大枪怒吼一声“哈!”真真腾空而起!

    纤细修长两条包裹在练功裤中的腿竟停滞在半空一瞬,她气势逼人如泰山将chang枪往地上空无一物的一团空气狠狠砸去……这裂空声十足吓人!

    两位导演皆是呆了一瞬,随即不由鼓起掌来。

    然试镜还未完,夏馥柔放下chang枪三指捻起桌上青竹扇,由水平于半空蓦地向下甩开,扇面展开一片青竹——两位导演尚未看清就见木兰堪堪转身……缓缓将扇面抵在双眸之下……

    清俊与柔美能否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李导是看到了。

    从夏馥柔五年前出道以来众人对她的演技从一边倒的贬,到现在几乎全然赞赏,有惊天逆转。

    可有一点从开始到现在从未变过,再讨厌夏馥柔的黑粉都会说句实话——夏馥柔天然美,刚出道时美得清新自然,精致剔透;五年后百张面容各有千秋。

    演谁像谁,活灵活现。

    夏馥柔是有演技的,而且是在合作的各个大牌老艺人的千锤百打下扎扎实实获得的演技。

    待夏馥柔出去了,李导叹了口气,对章导说:“我们应该还能再争取一下,投资可以找其他投资方,看看能不能把夏馥柔留下来,这孩子用了功的。”

    —-

    传媒大厦一楼休息区。

    回公司车上,叶骁城接了个电话,筱雅在电话里又撒娇又可怜地叫“叶总您不是说夏馥柔不会来吗,她都来试镜了还有我的份呀……叶总您给句准话吗……”

    然后叶骁城就直接叫司机转个弯,开到传媒大厦来了。

    他挨着靠里的沙发坐,大厦里认识他的人不少,一个个路过都“叶少”“叶少”喊他,明明半只脚都出门了还硬生生转过来往他面前凑近乎,前台也笑眯眯地给他端了杯茶来。

    叶骁城相当后悔今天一时兴起的念头,他着手指想不明白,为什么听到夏馥柔三个字,他就无意识地想见她,因为她是第一个把他甩了的女人嘛?

    也或许他只是想看看夏馥柔在一群年轻女星里尴尬,仓皇而逃的模样?

    没了他叶骁城,你看你夏馥柔,还得规规矩矩从试镜开始,这多可怜啊——好歹是金象奖影后?叶骁城仍旧捉摸不定,夏馥柔那么多片子为什么偏偏还要放下身段来这部剧里试镜,难道也是想……和我斗一斗?

    只是这个女人不想对我示弱而已?

    如此一想,叶骁城嘴角不由弯了弯,如果是这样倒挺有趣的。

    - -

    夏馥柔在门口没见到小徐同志,忽然肩头被轻拍了一下,她转过头去,叶骁城笑得斯文败类模样俯视着她。

    叶骁城再见夏馥柔一怔,

    他刚看到一个扎松松垮垮丸子头,穿着及大腿软绵外套的女孩子从面前走过去,两双细腿只穿了淡灰色蕾丝花边的保暖裤袜,蹬着小白鞋,虽然戴了口罩但侧脸无比好看,真是惊鸿一瞥!

    额头饱满,眼睛大而清澈,鼻子高挺,虽然只看到这些,叶骁城又是心动……又有些眼熟。

    等女孩转过头来,叶骁城哑然无声,

    这分明是……夏馥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