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10.chapter.10
    叶骁城的眼里有一瞬茫然,

    他从来没看过夏馥柔这样打扮年轻,活泼小意的样子。

    不,他或许见过吧,第一次与夏馥柔见面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穿得很大学生,青涩紧张还有点倔强。

    然后夏馥柔一夜之间变成了浓妆艳抹的女孩,明明画着浓妆,眼神依然清澈见底。

    见惯了夏馥柔黑色长裙,红色口红,眼妆雾蒙蒙的样子,叶骁城晃神后,嘴角微弯,轻嗤道:“夏馥柔,你这什么打扮,装嫩啊。”

    夏馥柔歪头,“叶总,我的年纪也就大学毕业三年的社会新人……有什么不可以吗?”

    叶骁城一愣,他都快忘了夏馥柔是半路休学的,这样一想才记起,夏馥柔之前还是京大生,真正的名牌大学出身,可人家为了演艺事业没有把大学读完而已。

    是,能考进京大的哪一个不是学习能力出类拔萃,做事勤恳努力,夏馥柔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与她本身的优秀密不可分。

    “叶总来接筱雅?”小徐还没来,夏馥柔只得在大厦里等着,

    叶骁城不置可否:“你今天来试镜?”

    夏馥柔笑得灿烂:“多亏叶总半路换人,我才难得有一个试镜的机会。”

    细细软软的声音仿佛在心上用洁白的羽毛轻轻的搔,叶骁城十足犯贱地想,这语气还真特么撩人。可是,对这样的女人一味顺从对方始终半推半就……

    “那你以后会有很多试镜的机会了,小夏。”

    夏馥柔轻笑,口罩上,明媚的大眼睛眯得弯弯,长长的自然浓密的睫毛扑闪:“那……先谢叶总赏口饭吃了。”

    对着这女人轻佻的眼,叶骁城没出息地下腹灼热,恨不得把这个故作感谢的女人拖走带回去……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夏馥柔这么撩?

    被欺瞒的情绪笼在心头,叶骁城语气不善:“下了我的床你还找到真自我了,嗯?”

    ——“叶总!”

    又嗲又尖的女声刺破两人剑跋扈张的气氛——

    筱雅蹬着粉嫩绑带高跟,细白的脚踝用力地加紧速度走到两人当中,她眼神犹疑,手却紧紧的塞入叶骁城的胳膊弯,

    “骁城是来接我的吗?”

    夏馥柔懒懒的眼神从筱雅的脸上……飘到叶骁城脸上,漫不经心的动作……甚至还避嫌的退后一步……好像要和他俩人分楚河汉界……

    筱雅最讨厌这夏馥柔这样的表情,根本没把她看在眼里,她忽视夏馥柔,与叶骁城小声说:

    “叶总,李导说我演得不错呢!”

    “那不错,你想吃什么,中午奖励你好吃的?”

    “人家要减肥的说!”

    “那素食?”

    夏馥柔被视若无睹,旁边还有大厦里的工作人员走动,谁不知道叶骁城和她夏馥柔的风流韵事,现在还有个筱雅。

    她相信自己再站会儿,马上就会有流言传出:

    “夏馥柔和筱雅为了叶骁城大打出手”——

    或者是——“夏馥柔被抛弃,新欢筱雅耀武扬威”

    又或者是——“震惊!两女星争一男,真相竟然是……”

    怎么都不是什么有光彩的事啊。

    夏馥柔正在思考是不是叫辆车回去算了,远远的,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叶筱两人向她走来……

    加快的心跳小鹿乱撞……

    叶骁城一直注意着她,夏馥柔的双眸里从百无聊赖,到一瞬间惊讶,又忽地沁满了流光溢彩的笑意……

    他怔然,转身,回过头。

    ——

    “你怎么会来?”夏馥柔仰视走到她身边的梁毅,

    他也戴着口罩,身着衬衫西裤,披了件深蓝色毛线外套,身形挺拔,气势不凡。

    梁毅的眼瞳平和漆黑,他定定地望着她,不置一词,手腕一转,一条红色的围巾围住了夏馥柔露出来的雪白脖颈,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两只手套……好笑的是,手套是连着毛线的,像儿童似的挂脖手套……

    梁毅把手套往夏馥柔刚围了厚厚围巾的脖颈上又是一挂,牵起夏馥柔一只手,把粉白色的小兔子手套给人套了上去,套完了梁毅伸出手——

    ——夏馥柔乖乖地把另一个爪子搭了上去。

    套上手套,放回去。

    叶骁城筱雅两人都被这一连串的动作给弄懵了,梁毅气度不凡,首先被吸引的便是筱雅,即便她的手紧紧挽着叶骁城,梁毅若有似无的气势还是把她压迫得一愣一愣的,

    “叶总,他——”

    “夏馥柔,给个解释?”

    话是对夏馥柔说的,叶骁城眼睛却紧紧盯着梁毅,

    “不知道你是——”

    夏馥柔侧身挡在男人前面,这个不经意的动作惹怒了两位男士其中之一,夏馥柔刚想说话,某人却靠着他可耻的身高差,轻轻地拍了拍姑娘毛茸茸的头发……夏馥柔一抖,不说话了。

    叶骁城眸色渐暗,显然已是非常的不高兴,这个动作惹怒了他,

    梁毅:“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夏小姐包养的小白脸。”

    ……

    …………

    三人目瞪口呆。

    ——

    戏剧效果太强,以至于梁毅拉着她走的时候,叶骁城和筱雅还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根本没盘根问底。

    梁毅替夏馥柔打开车门,等人坐进去了,绕了一圈坐到正驾驶位置上。

    “你的助理打电话到家里,她弟弟出事,她去警察局了。”这是解释徐雅月没出现,反而出现的是他的原因。

    夏馥柔应了一声,“你怎么会说……”

    “不是吗?”梁毅脱了口罩,长臂一伸,从后座拎了一袋东西放到夏馥柔双腿上。

    夏馥柔刚进车里就闻到香味了,袋子里都是她爱吃的,热量爆炸的东西,“肉松小贝,蛋挞,咖啡奶……”

    “我是演员,不能吃这种东西。”夏馥柔眸色不善地盯着这一袋食物,好像这样就可以通过仇恨美食达到没有食欲的效果。

    梁毅边开车,边道:“等你想和我上/床了,我会嫌硌得疼。”

    “……”

    夏馥柔气乐了,七年不见梁毅还能开黄~腔了嗯?“你——”

    正好是个红灯,梁毅停下,问她:“难道包养的意思不包括生理需要?八年前某人投怀送抱的时候可能也误解了资助的意思。”

    夏馥柔浑身一僵,男人语气淡淡听不出戏谑还是正经他对她那时候的主动……到底是什么看法。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梁毅从来没有正式表态夏馥柔是他的谁,说她下贱又媚俗也就是这回事,不要身份地与他胡闹,如果她只是梁毅一个资助的学生她能清清白白——是她把这一池清水搅混了的。

    “梁毅,你那时候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是。”

    没想到被那么直白的回答。

    夏馥柔心里一堵,扭头大怒:“梁毅你别太过分了。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梁毅:“我有说什么么,金主。”

    男人低沉的笑声隐在喉咙里。

    - -

    宽阔大床上,夏馥柔疼得龇牙裂嘴,粉嫩的脚趾蜷缩得弯弯的,“可以了,我不要了!”

    梁毅不说话只使劲儿,

    伴随着“啪啪啪”的声响,夏馥柔绵软的声音变得又尖又酥,“求求你,梁毅……我不行了……啊!你停下来嗯——嗯……”

    她雪白的双手攥紧了床单,贝齿咬着红润的樱唇,表情既是痛苦又似享受,而她的嗓音一阵休一阵高昂,“梁毅,求求你……嗯……啊!”

    男人的眸色渐深,即便坐在一侧,听到声音都要冲破裤子探头出来看的事物让他有些别扭。

    刚刚还猛烈敲打夏馥柔/位的双手停了下来,女人趴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似刚才精疲力竭一般……

    梁毅无奈地看着她:“只是按摩而已……”

    落到夏馥柔耳朵里,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要叫成这幅德行吗。

    夏馥柔只着一件浅色宽松t恤,此时趴在床上像是被享用了三天三夜一样,她声音都叫哑了还得听一旁的男人批评:

    “经络不通,你才会那么痛,年纪不大就一把老骨头了——”

    夏馥柔气急:“说谁老骨头呢!”一脚就往男人身上踹,

    房间里开着暖气,她粉嫩的脚丫子没穿上袜子,踹在男人盘坐的身上根本挠痒痒似的,还被梁毅轻而易举握住了脚丫。

    夏馥柔如临大敌,她光秃秃的脚丫子被抓住了,忙使劲地要抽出来……

    眼看梁毅一脸变态地摸着她的小脚丫,夏馥柔心里更慌了,“你别……你别…你身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未等夏馥柔说完,梁毅灵巧的手指就在小脚丫上作怪了,他淡笑,手指在夏馥柔陡然变红的脚底板打着旋,

    “身份?我什么身份嗯?”

    夏馥柔痒得不行,整个人宛如一尾砧板上的鱼,在床上扭来扭去活蹦乱跳的,她笑得腰酸背疼,心头恼恨得不行,

    “梁毅你给我停手!混蛋!哈哈哈哈哈哈!”

    痒死了痒死了,夏馥柔努力抽回脚,梁毅的力气可不是虚的,他停顿一阵,给夏馥柔的时间,然后又是一顿搔痒——夏馥柔都快哭了,她嚷嚷:“你个变态,老变态,混蛋!走开啊你!哈哈哈哈哈,讨厌你,最讨厌你了!”

    夏馥柔扭得太厉害,t恤都掀了起来,露出里面白嫩嫩的……忽隐忽现的……布丁。

    梁毅一下口干舌燥……

    只想舔舐甜品好慰藉身体的需要。

    梁毅的动作突然停了,夏馥柔猛地收回脚藏到被窝里,发出劫后余生的,还一边骂他:“你走开……你走——”

    男人陡然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

    鼻尖的距离是1厘米,

    彼此的呼吸交融在一团热气的暧昧空间里,

    夏馥柔的双手被男人抓在一起,动弹不得,梁毅好看得不得了的狭长深邃的眼睛与她咫尺相距……

    夏馥柔愣愣的,心想,这个距离,很适合接吻。

    她的眼眸里,只有他两片薄唇,只要再上前一点点,她就能咬住……

    “嗞——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