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14.chapter.14
    一大早,阳光被深色花色的窗帘隔绝在外面,夏馥柔看了眼闹钟才确认现在已经快十点了。

    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她刚刚醒的时候浑身被被子裹得紧紧的,显然是有人早起以后帮她又盖好了被子。

    夏馥柔揉着眼睛走出房间,豆浆油条的香味飘进鼻子,看了一圈,梁毅不在客厅里。

    “梁毅”

    夏馥柔叫了一声,没人回应。

    突然听到书房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夏馥柔趿着拖鞋踮着脚尖,一步一步移到书房门口。

    “醒了?”

    没想到书房门突然打开,梁毅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大清早偷偷摸摸的小丫头。

    夏馥柔仰着脑袋从上至下扫了一遍梁毅的穿着,忍了须臾,咧开嘴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你怎么穿成这样子啊。”

    下面穿的是睡裤,上面是衬衫西装。

    梁毅无奈,等她笑完,探手摸摸夏馥柔的头发,她的头发细软又多,摸着像摸个猫儿一样柔顺乖巧,刚醒的夏馥柔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金主”身份,任由梁毅的大掌捏她。

    梁毅掀开她的刘海,趁人不备烙下一吻。

    夏馥柔还在那儿摸着额头出神,梁毅手又痒了,一拍夏馥柔挺翘的小屁股,把人往洗漱间推了推,

    “刷牙洗脸,吃早饭。”

    夏馥柔这才反应过来,大怒,“梁毅你别忘现在自己什么身份!”

    远远的,传来男人漫不经心的回应,

    “哦。”

    - -

    两人正在吃早餐,夏馥柔的电话响了,看到是徐雅月打过来的,她猜大概是的事情。

    夏馥柔接起电话,那头小徐同志语气很丧,“夏夏啊,木兰传泡汤了,他们选了筱雅。”

    半晌,两人齐齐叹了口气。

    夏馥柔猜到木兰剧组有资金上的压力,叶骁城作为投资人要求换人的话,导演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可真的这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心里仍旧有些遗憾。

    她看了的剧本,故事情节很对她的胃口,如果让她来演,应该能改变长久以来她演的角色偏向“柔弱”的思维定式。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之前叶骁城把她空降兵似的放到各个剧组,挤掉的也有可能是些潜力股。比起那些演员,夏馥柔幸运了不知道多少倍,起码她是在红了以后才离开金主的。

    夏馥柔劝慰小徐同志:“现在正好休息一段时间准备的拍摄,我也可以多花点时间研究剧本。你之前那么忙家里又出事,正好可以整理下心情。”

    好朋友清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徐雅月握着手机,却想到梁毅和她说的话,作为经纪人,她真的合格吗?还得让夏夏来安慰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身份颠倒过来,变成夏馥柔照顾她的情绪了呢?

    徐雅月没吭声,夏馥柔以为她还在介意这件事,笑道:“怎么,怀念以前每天拍到凌晨三四点,睡两个小时起来继续拍的日子了?”

    徐雅月一愣,忙说“绝对没有”。

    夏馥柔刚踏进演艺圈那会儿,接了数不胜数的片约,几乎都是夏馥柔求着叶骁城多给她一点学习的机会要来的,演的角色无足轻重,优点是能和老牌艺人,有经验的前辈学习。

    因为不是重要角色,拍的时间都很晚,白天跟着前辈们学习,晚上才真正开始拍戏,ng了不知道多少次,被骂得狗血喷头的过两个时辰还得继续学习。

    别说真正演戏被骂的是夏馥柔,一旁坐着等夏馥柔的徐雅月都快撑不住了。

    回想起来,暗无天日。

    徐雅月声音都抖了,夏馥柔笑,“你不是之前在追剧老跟我说别打岔吗,这两天可以追完了,等你看得差不多了……”

    夏馥柔跳下沙发看了眼日程表,“还有一支要拍,得去巴黎,然后就是殊途了。”

    徐雅月抿唇,“夏夏,你也多休息会儿,不要太累了。”

    “我当然会休息好啦!”

    等小徐把电话挂了,夏馥柔刚在挂起的笑脸才轻淡了下来。

    - -

    梁毅听了全程,夏馥柔的试镜该是泡汤了。

    她的表情就和高三模拟考的时候考砸了一模一样,明明懊恼得要死又喜欢故作平静,十分好强。

    豆浆喝了两口没再喝了,没等梁毅动手,夏馥柔把吃剩下的残渣油纸折叠好好扔进垃圾桶,现在正开了热水洗擦台子的抹布。

    一副在想事情的表情。

    梁毅从她身后把抹布拿过来,让她一边去,夏馥柔就看着梁毅绞干抹布,擦了两遍餐桌。

    夏馥柔蹑手蹑脚,溜到梁毅身后,

    等梁毅又弯下腰擦拭边角,夏馥柔“嗷呜”怪叫了一声,整个人跳到梁毅的背上,两条细腿圈着梁毅的腰,双手在梁毅胸前捏成一团。

    梁毅无语,只好空出一只手托了托夏馥柔的小屁/股。

    梁毅背着夏馥柔将厨房间打扫了一遍,竟生出一种错觉,自己是一棵树,夏馥柔就是那树袋熊,任他走来走去,背上那一团岿然不动。

    “……”

    “我在感受被背着走,是什么体验。”夏馥柔将下巴枕在梁毅肩上,“下一个电影,是颠覆我现在形象的电影。”

    梁毅:“演什么?”

    “演一个半身不遂的女人。”

    梁毅:“……”

    “女主角在一场车祸中神经受伤下半身动不了,男主角要背着她走上一段路……”夏馥柔嘟囔着,摇了摇身体。

    梁毅担心她掉下去,单手扶住她:“有吻戏吗?”

    夏馥柔瞪大了眼睛,一双手摸上梁毅的脸,梁毅侧过头,任她捏来捏去没什么表情。

    “你会吃醋吗?我和别人有吻戏?”

    梁毅刚想说话,夏馥柔却叽咕不停。

    夏馥柔扬着下巴,表情很是女王,轻轻启唇语气得瑟得可以:“不仅有吻戏,还要和人家深度唇齿交流。听说导演选的男主角是所有女人都想嫁的男人,我一定要ng一百次,吻个够。”

    梁毅的眸子一下暗了,他盯着夏馥柔似笑非笑:“吃醋?不会。”

    夏馥柔不信,整个人从他身后跳下来,双眸疑惑盯着他:“真不会?”

    梁毅点头,一脸正色:“你工作需要,要敬业。”

    夏馥柔咬着嘴唇,半信半疑地看着他,随后调整了心情,笑得柔和极了,她一下把人扑倒在沙发上,一只爪子在人喉结上摸来摸去,语气特别绵软:“不愧是我养的男人,心特大。”

    梁毅瞄她一眼,挑眉,喉咙里嘟囔一声显得很是潇洒。

    一张表情要多自然有多自然,好像夏馥柔去演和男主有更露齿的动作他都没有意见。如果一个男人喜欢女人,那他一定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和任何其他男人有亲密的动作的。

    她和叶骁城五年的关系,梁毅一句也没问过,他是不在意还是……根本对她和其他人的关系无所谓呢?

    梁毅也从来没和她说过他喜欢她……夏馥柔盯着梁毅好几分钟,心里不是滋味。

    她慢慢从男人身上爬起来,随手拿起桌子上一本剧本,就躺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生人勿扰”的丑拒气息,此处生人特指梁毅。

    惹事的男人不错眼地看着夏馥柔的表情从“故作大方老子可是金主”飞跃太平洋直接抵达“敏/感女人脆弱小剧场”,他叹了口气,把端坐在一侧但心思明显不在剧本上女人抱到自己的腿上。

    轻得像小鸡崽的夏馥柔没睬他,抱着本剧本有多好看似的。

    梁毅凑近她的嘴唇,啄了一下,

    “你们不都是错位吗,当我不知道呢。”

    夏馥柔施舍他一个半扯不扯的嘴角弧度,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宝宝。”

    夏馥柔没得心里一跳,梁毅可从来没叫她过宝宝,她头一扭,小嘴里含糊半天吐了一个单音节。

    蓦的,夏馥柔被一股强力压倒在沙发上,她双眼一瞪,梁毅正不费吹灰之力地压着她,他的力气一直很大,就像老虎似的,怪讨厌的。

    反正推也推不开,夏馥柔直接缴枪投降,只一双大眼睛死活不瞅着他。

    “发脾气了啊。”

    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夏馥柔耳畔缓缓炸开,梁毅生气了?

    夏馥柔心里一抖,可当她抬起眸子的时候,却只迎上一双十分温柔的眼睛。

    “我猜猜,你前面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