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16.chapter.16
    人的一生会结识很多朋友。

    在学校里结识的会成为同学;在工作中结识的会成为同事;而在社会中经过各种巧遇偶然意外结识的,可能会成为朋友。

    夏馥柔和宋清月,是在叶骁城的床上结识的。

    - -

    叶太子和夏馥柔的关系是这样的。

    两人在长桌面对面坐着,手中各是一份文件,合同中清晰指名睡觉要和片约成正比。

    众所周知,一部片子,得拍三到七个月,在夏馥柔还是虾米的时候,一年能接十几部戏;而在夏馥柔成为女一女二之后,一年能接两三部都已经是极限了——拍摄周期太长。

    所以,从去年开始叶太子能够睡到夏馥柔的机会已经昙花一现。

    这天,叶太子终于逮到夏馥柔不在剧组的时间了,太子兴高采烈小弟抬头大手一挥眼冒绿光:宣——夏婕妤侍寝。

    夏馥柔就准备拎包入住叶太子的豪华别墅了。

    好歹侍寝五年了,夏馥柔对叶太子的后宫基地熟门熟路,开门上楼推开叶太子卧室大门——

    一副春光灿烂的五十度七彩出现在夏馥柔眼前。

    - -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大白屁/股,一束光幽幽地打下来——两团肉正对着无法呼吸的夏馥柔扭啊扭。

    还反光,亮白。

    紧接着,屁/股的主人一脸惊恐地转过了头,宋清月极为妖艳的脸蛋配上恰到好处的目瞪口呆给演技派——过目不忘——夏馥柔留下了极为极为深刻的印象。

    这时,叶太子也面色复杂得看向了她。

    三脸严肃懵b。

    夏馥柔:厉害了,我的太子。

    即便对这样的场景夏馥柔有一刹那的茫然,可她马上灵台清明了。

    叶骁城虽然热衷于猎艳,可在某种程度上他又相当洁身自好。

    譬如,叶太子是不会在床上举办春游的。他不会在这方面进行多个人的大型交易项目他不玩飞行棋,更别提斗地主。

    所以只有一个结论:

    不是叶骁城排错了档期/就是不可抗力因素例如宋清月突然出现在太子床头翘起了屁/股。

    - -

    鉴于这个乌龙事件,夏馥柔看到宋清月的脸,第一反应就是她那浑圆亮白的盆骨后方部位。

    比起夏馥柔突然侧过去的脸,宋清月缺少了一点觉悟。

    她凹着自己的24寸a4纸腰,表情妩媚地向夏馥柔走来,她的腮红是最流行的日系大红——又称高(高的潮)红,大冷天的还穿短裤露出细长美腿,上身一件背心,外面套了冬季大棉袄。

    这样的搭配可是说是走在时尚前沿了。

    夏馥柔余光瞟宋清月细腰,这是真细,单纯欣赏的角度夏馥柔是喜欢这样的细腰的,于是她瞟了一眼又一眼,直到宋清月娇媚的声音咕咕唧唧地响了起来。

    “夏姐,听说你和叶总,有些矛盾啊。”

    美人不要说话就好了。

    夏馥柔笑着颔首:“很久不见。”

    宋清月很是自来熟的一把勾住夏馥柔,眼波肆意:“夏姐,我听说你去试镜还被刷了。筱雅那丫头一点都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真心的,和叶总道个歉,什么事都没了。”

    夏馥柔的心里翻译了一遍:夏婕妤,筱才人那个小贱人竟然敢跟您挑事你还不得趁隆恩尚在加紧灭了她,等筱才人给灭了老娘宋才人才好上位啊。大家都是好姐妹,妹妹我是站你这边的。

    夏馥柔淡笑,摇摇头,双眸真挚:“我和叶总只是朋友关系,你别误会。”

    宋清月听闻,很是沉默了一秒。

    夏馥柔:“我先去见导演了,等会儿再聊。”

    宋清月只得将人放走,她看着夏馥柔的背影,眼神复杂,总觉得夏馥柔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比她想象中还能装的多。

    - -

    男主妹妹在剧里戏份很少,宋清月是以特别出演的身份进剧组的。

    男主妹妹和女主陈殊唯一会合在一起的镜头是陈殊给了宋清月一个巴掌,一般性强的镜头会先拍或者放在最后拍,完全看特别出演人的时间安排。

    显而易见,宋清月的这个镜头放在了整部戏最开始的时候拍。

    之前她为了这个巴掌做了许多准备,就是没想到特别出演的人选是宋清月。

    - -

    夏馥柔走近人群,曾桓先看到她,冲她礼貌地微一点头。

    曾桓在戏里饰演男二,职业是警官,将会协助女主一起查案。

    曾桓本人高高壮壮,五官阳/刚,从香岛演警察出身,一直到现在稳定在悬疑片警察第一线。

    夏馥柔和曾桓曾合作过两次,稍有些交情。

    除了曾桓夏馥柔还看到一个熟面孔,正当红的小鲜肉阮义。

    夏馥柔和曾桓的关系还不错,但是这个阮义……阮义直接在媒体上公开宣称:“如果她和另外两位女星当中有一位是他的女朋友,那绝不会是夏馥柔。”

    除此之外,阮义直接在微博上说:“非常高兴能和剧组里张姐童姐一起搭戏。”那部剧里女一是张兰,女二是她夏馥柔,女三是童心语。

    阮义有多讨厌她夏馥柔,阮义的粉丝就有多讨厌她。

    记得上一部戏两人饰演男女朋友,杀青以后,为了宣传故意闹了点绯闻。

    阮义的粉丝和她夏馥柔的粉丝立马在她的微博下大战了三百回合,阮家军骂:“夏馥柔有时间来勾引阮义怎么不去睡金主!”

    但演艺圈就是那么巧,阮义越是讨厌夏馥柔,他俩合作的戏越多。

    这部{殊途}里,阮义饰演的角色是夏馥柔前男友,一边一边对夏馥柔旧情难忘。

    - -

    远远的,夏馥柔就看到阮义扬着他标准的春风洋溢笑像个公孔雀一样地朝男女老少开屏了。

    对方也看到她了,一双含笑的眼倏忽射/出两道冷光直逼夏馥柔。

    夏馥柔还没仔细看呢,就见花孔雀又对着女二号徐映洁温柔备至,徐映洁不算新人了,但这次是第一次饰演女二号,据说之前还是导演从茫茫人海中把人挑了出来。

    这次徐映洁在剧里饰演女警官。

    - -

    看了一圈这次搭戏的演员,夏馥柔心里有底了,不愧是封导,选的人都是有经验的……唯独男一号夏馥柔还没有见到。

    “呀,小夏来了。”

    夏馥柔回头,又见到了熟人——之前合作的前辈。

    - -

    从五年前第一场戏开始,夏馥柔就养成了在进组的时候,给老戏骨们斟茶的习惯。

    五年前,夏馥柔背着叶太子的人的名号进组,老戏骨们丝毫不给夏馥柔面子,面对夏馥柔的敬茶多的是不屑一顾,把她当空气。

    五年后的今天,徐雅月拿出早准备好的茶具,夏馥柔依然礼貌地为各位老师斟茶,宋玉老师就会笑一句:“小夏,一直很有礼貌,很好。”

    在影视圈拍的戏多了,夏馥柔发现来出演“父母亲戚老师”的基本就是那几位老戏骨,他们称得上“皇帝专业户”“外婆专业户”“老师专业户”。

    有些老戏骨可能不出名,戏路也不宽,但她扮演的某一个角色深入人心,从此凡是需要这样角色的都会把这位老师请来。譬如扮演“和珅”十分出色的王老师,又譬如每每扮演皇帝都惟妙惟肖的张老师。

    现在在剧组的,正是扮演“外婆专业户”的宋老师。

    夏馥柔和宋老师合作过多部片子,宋老师一开始并不喜欢她,可现在——

    “哎呀小夏,听说你在这部戏的时候我多开心啊!”

    说着,

    满脸笑开了花的宋老师拉着她就往导演那儿跑,封导向来敬重老戏骨,这会儿看到夏馥柔不好冷眼相待了,“宋老师您真会做和事佬!”

    夏馥柔还不明白呢,这会儿回头看宋老师慈眉善目的表情,又看封导阴晴不定的眼神!

    得了,她得给封导敬茶!

    夏馥柔眼神一转,徐雅月就把茶具给端上了。

    夏馥柔斟茶双手捧着给封导,一双眼睛笑眯眯的:“这次还多亏封导帮我说话了!”

    谢的是封导力挽狂澜没把她换了。

    封导这才冷哼一声,他端过茶:“准备好了吧?”

    “封导如果不满随便骂。”

    封季导演脾气特别大,和这位名导演成正比的是拍片质量特别高。

    封寒一顿,看她一眼:“年轻人可不要说大话。”

    语气不善,但好歹是关心的,夏馥柔笑了“谢谢封导关心了。”

    “封导,这次也麻烦您了!我也下了苦功夫哟!”

    夏馥柔还没反应过来,胳膊肘就被人挽了,宋清月清亮的嗓音响起,任谁听了都心生欢喜。

    封导笑着看了夏馥柔一眼,点头:“好了,各就各位吧。”

    夏馥柔的手肘蹭在宋清月的胸/器之间,触感十分的好,她心想:都有些不想松手了。

    - -

    夏馥柔带徐雅月和几个熟人打了招呼,轮到阮义这会儿她正准备囫囵走过去。

    “夏馥柔。”

    听到这声音,夏馥柔就明白了,阮义要发言了。

    在夏馥柔视线里,阮义一脸“我同情你”的表情,插着裤袋,三步并两步地往她这儿快速移动来了。

    这是有多迫不及待要嘲讽她啊。

    夏馥柔让徐雅月去摄制组和几个人问好,自个儿留在原地迎战阮义,往沙发上一坐端起茶就喝。

    “……”

    阮义刚开口就见夏馥柔这人喝着茶,好整以暇,洗耳恭听。

    他突然没有想说的了。

    阮义清清嗓子,视线下瞟,弯起一边嘴角,“被叶金主甩了,恭喜你啊。”

    夏馥柔换了个坐姿,吹了吹保温杯上的热气。

    阮义十分不满他演讲的时候夏馥柔像太后似的坐着,他也往沙发那头一坐,夏馥柔莫名就往上抬了抬。

    这会儿好了,阮义较为满意:“夏馥柔,没有金主捧着听说你掉了不少合约啊?听说试镜都没过啊?这也太没出息了吧,叫你靠自己的本事演戏不要靠身体去睡男人你怎么就不听现在有报应了吧年纪不小了吧二十六岁了吧,年老色衰你懂吗?懂吗?”

    夏馥柔握着玻璃杯,给阮义也倒了杯茶。

    她递过去,阮义挑眉,夏馥柔端了半天,他才喉咙里哼唧两声接过:“这会儿来和我打好关系了?”

    阮义低头,喝了口茶,

    “什么茶啊那么苦!?”

    夏馥柔微笑:“调理女性内分泌的,我看您阮男二话那么多又那么风骚,胡乱猜测了下你可能秋天习惯性更年期提前了吧gay里gay气的,多喝点,不够往我这儿要。”

    夏馥柔突然起身,

    阮义在贼软的沙发里往下陷,玻璃杯里倒得极满的红糖水晃荡着,烫他了一烫,阮义气得目瞪口呆“你!”

    “我这是要和你好好说话,看你改过自新了才屈尊纡贵——”

    “得了,您先休息会吧,第一部戏您的。”

    夏馥柔扭好保温杯,不屑地瞅他一眼“还跟你打好关系,你男一啊你。”

    阮义气得表情狰狞,牙齿哆嗦:“夏馥柔!你等着!”

    - -

    这部戏非常神秘,直到所有演员都到场了,依然没有人知道男主一角由谁来饰演。

    别看阮义面上不显,以夏馥柔对阮义的了解,这孔雀指不定在心里怎么骂男主呢。

    导演之前说会请一个如今活跃在国际影坛上的男星来出演这个角色,夏馥柔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可是这人除了有著名男星身份,他还是家族企业的未来总裁,听说他家里并不希望他再演戏,他已经息影一年。

    正在她猜测的时候,

    片场突然喧闹起来。

    夏馥柔回过头,

    远远的,一道熟悉的身影逆着光越走越近——叶骁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