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17.chapter.17
    叶太子百忙之中抽空来剧组探班,引得剧组人员热烈欢迎——奉茶的奉茶,拉凳的拉凳,叶骁城也不客气,带着助理在拍摄现场大佬一样的坐在导演旁边。

    大老远的就看到宋清月脚步轻盈地凑到叶骁城身边,一张脸喜笑颜开,说说笑笑的,叶骁城也很耐心的听,时不时伸手给宋清月垂下来的头发挽到耳朵后边。

    这一动作,不啻于晴天霹雳。

    没劈在夏馥柔头上,劈在了小徐同志——徐雅月的头上。

    “夏啊,你看到没,叶骁城这表情恶心不恶心?这会儿表情是见到了爱情吧卧槽,把他能的,他一天得见三次不同罩杯的爱情吧!”

    “夏啊你说是不是?”

    “夏夏?”

    小徐没得回应,看向夏馥柔,就见夏馥柔两眼有些飘忽地盯着前头,一副要看要不看的样子。

    徐雅月心头大恸,眼泪欲坠,“夏夏啊,我们别在意哈,叶骁城就是个渣男啊!”

    “不是。”

    夏馥柔摇头,她看向叶骁城的身后,那个远远也在看着她的人。

    “陈曦。”

    - -

    h市秋老虎过去以后,连着几天阴雨不断。

    利康从梁少给他发了信息以后几天都没睡好觉,即便现在坐镇白城千里但这家公司早已是个空壳,他带着公司还没走的人举步维艰。如果梁少再不出来的话……利康认为,白城千里一年内一定连个骨头渣渣都不给少爷剩下。

    梁少出狱以后没有联系他,利康让人去找梁毅的踪迹,最后几个没用的只知道梁毅一出狱就被人接走了。

    还是梁少主动联系他,利康才有了人的消息。

    他又检查了一遍今天要交给梁少的资料,确认无误后重新塞进牛皮袋里。

    两人约在离金融街较远的咖啡店。金融区都是银行证券公司,其中的高管总裁没有不注意梁毅的,尤其在这段时间,梁毅出狱,也不知道有多少曾经的伙伴好友又或者竞争对手在观望梁毅的下一步动作。

    可看梁少的打算,利康认为,他并不想那么早出现在众人眼前。

    和梁总腥风血雨一出手就要整个金融界为之侧目的做事风格不同,梁少和他的父亲相比简直是春风化雨悄无声息的。

    因为他的投资总在相隔一段时间以后引起轩然大波。

    就拿最为年少出名的哈雷股份来说,除了梁总和他们几个,没有人知道梁少在华尔街一掷千金——当时的哈雷并不瞩目。

    而梁少的一步步蚕食甚至一度成为h市金融街的笑柄。

    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梁毅一跃而起,手握上亿美元一瞬间成为金融街炙手可热的精彩人物。

    众人只听得这一个传奇,而公司中的小组人员却知道梁毅的本事绝不仅仅这一处开花。他手握重股的不只在华尔街,还有香港的地产市场大陆的传媒市场。他的手上曾经不只有白城这一支魔法杖,他也有自己的依仗。

    若不是意外重创外来干预,白城千里百年传承都不会是问题。

    好在现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梁毅,那他一定是蛰伏在深山之中的猛虎,不出手也罢,一击必中。

    -

    利康又抬起手臂看了看表,少爷和他约在午后两点,现在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在很久之前利康就在想与梁少再见面时他是不是会很激动——现实是,他激动得腿都抖起来了。

    他还克制着自己作为高级经理人的身份,他是老梁总一手提拔起来的,跟着白城干了三十年。

    然,他的眼睛不住地往门口瞄,也不知道梁少现在是怎样的情形。上次视频的时候好像居住环境很是不错,而且还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可梁少只开了门,回来后关得太快他也只听到了一点。

    如果梁少现在有女人了,那真是太好了!

    讲不定还有孩子了,利康只脑中闪过这一个念头立马摇摇头甩了,怎么可能,梁少出来不过个把月,这就有孩子莫非喜当爹?

    梁少什么人?没什么绯闻,现实中又对无关女人避而远之。

    利康心想,梁少本来就不近女色,在牢里这些年千万别弯啊。他看过些电影听说在里面如果打不过对方,会被……ovo肯定不会,梁少从小练武术,没得暴了别人——不行,暴别人也不行。

    瞎想什么呢不是听到女声了吗。

    利康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

    门口一个穿着开衫西裤的男子收起伞,他站在那儿,身长腿长,姿态矜雅,温文如玉。

    即便头发稍短,梁毅本身的好相貌使他看起来仍旧很是雅质。

    这一眨眼的,五年过去了。利康心底一股热流涌上眼眶,酸涩得睁不开眼。

    眼看梁毅走过来,利康忙起身给梁毅拉开座位。

    “梁少,你终于……”

    声音里的哽咽令梁毅不由看了他一眼,想到这几年都是这位老叔叔撑着,梁毅面部更加柔和,他抬手抚利康后背,

    “康叔,我回来了。”

    少爷的声音像主心骨似的,利康定了定神,端坐在椅子上,腰板也直了,“您能回来就好了。”

    “您说的那几支股票我一直没动,这才——”

    利康像找到了当年的感觉,上来就提梁毅进去之前交代他的事情,“一直在等您回来,按照您的吩咐留心工业这一块,这些是精简后的——”

    梁毅接过袋子没直接打开,而是对着利康:“康叔,辛苦您了。”

    “不辛苦不辛苦,梁总打下的基业总不能……”利康按捺住心中的苦涩,“梁总也很久没露面了。”

    本以为梁淦会回到公司重振旗鼓,没想到利康根本联系不到对方,他也是看了报道才知道梁淦正在全球旅行。

    梁毅对他父亲向来没有好脸色,语气一沉,“康叔不用提他。”

    利康尴尬笑,父子俩向来不对盘,尤其这次梁总做的实在有些过分。

    气氛一下沉寂下来,“对了,您之前的助理还在,这些天也来问我好多次眼巴巴等你呢……这会儿要不要告诉他一声,让他过来?”

    “嗯,我还有点事要他做。对了,康叔知道方正传媒吗?”

    利康:“叶氏吗?”

    梁毅颔首:“听说叶骁城算得上新起之秀。”

    利康还以为梁毅把主意打到了方正传媒上,犹疑道:“少爷,难道您认识叶骁城?那位叶少的确是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前些年您风头正劲的时候他刚海龟回国立马接手了叶家在传媒方面执掌权,这些年做的投资也算可观,不过……”

    利康一脸正色,梁毅等着他接下去说,

    “这位叶家独子十分好女/色,少爷您不是最讨厌好女/色的人吗?怎么会与他认识?”

    梁毅:“不认识,就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