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20.chapter.20
    医院门口,

    坐在轮椅上的乐童与几近疯狂的文雅目光对峙。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气场竟然完全不同,在两人身份中处于有利地位的文雅气势弱了。

    文雅身材高挑,五官妖艳,照理来说很能演绎气势非凡的角色,但她怒视乐童的时候咬唇这个动作破坏了气场,相反,乐童这一边,夏馥柔根本无需演技只需要平静地注视着宋清月扮演的文雅,就能将人逼得无处现形。

    这不是前辈对新人的下马威,而是表演天赋的单方面碾压。

    封导叹气,无奈喊了咔。

    喊了咔以后片场重新活过来,该补妆的补妆,该喝水的喝水。

    宋清月长呼出一口气,光是这段戏夏馥柔就让她知道什么叫公开处刑了。她松懈肩膀,一瞥夏馥柔的助理给她倒了一瓶水,她捧着杯子坐轮椅里喝,周围人没注意宋清月在喊咔以后整个人松垮了,导演却注意到了。

    “小月,你来,我跟你讲讲这段戏。”

    宋清月身体一僵,神思不属地看向导演。

    她还以为前面导演没骂人这条就过了。她下意识地观察导演旁边叶骁城的反应,他会不会嫌她丢脸了?

    “宋清月?”

    封导喊了两遍,宋清月回过神三步并两步,紧紧靠着叶骁城身旁,叶骁城却让开了,把位置留给宋清月封山。

    她下意识伸手捏叶骁城衣角,“封山讲戏会骂人”是圈里基本常识,她宋清月被叶骁城养惯了,竟然生出了几分害怕。

    “啪!”

    “还讲不讲戏了!要亲热回去亲热!”

    摩得破烂的剧本被重重砸在摄像机上,封山嗓门巨大,周围人都吓一跳。

    夏馥柔捧着水杯手一顿,瞄了一眼那边。

    宋清月与叶骁城大剌剌站着,叶骁城还好,听到封山骂人,坐到了一边,而宋清月脸色就没那么好了,小姑娘刚出来混脸皮子薄,这会儿都快哭出来了。

    夏馥柔不动声色收回视线,不经意瞟到树荫下坐在座椅上,一板一眼按着手机面无表情的男人身上,他玩手机的都很认真。

    夏馥柔唇线勾勒了一道很浅的弧线。

    封山:“你刚刚演的是什么?”

    宋清月:“我演的是文雅……”

    封山拍了拍摄像机,嗤之以鼻:“我看你演的是文弱!想想文雅和乐童是什么关系,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封山手指着现场当中坐在轮椅里闲云野鹤般喝水的夏馥柔,圆目瞪视:“她的父亲导致了从小疼爱你的父亲意外身亡!你最爱的人被她间接杀害了,你的心情是什么?”

    演戏有一种心理暗示叫做夸大事实,封山对宋清月做的就是等量代换的夸大事实,将被害人的心理通过替换到宋清月的心里,起到引起情绪共鸣的效果。

    可惜宋清月生了一副好皮囊,演戏却还没开窍。

    这会儿封山平心静气与她细细说了两遍了,叶骁城听得都不耐烦去买饮料了,宋清月还是没酝酿出感情来。

    封山气急,满头大汗,急得脱口而出:“你就假装叶骁城被夏馥柔抢走了,还往你脸上踩了两脚你什么感觉?!”

    ……

    此言一出,满场寂静。

    封山:“……”

    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是什么的封山导演,手背抹了把额头,陡然心虚。

    赶巧了,叶骁城买好饮料回来正好,一字不落听到这一句,他抬头看夏馥柔。

    夏馥柔无语,封导这个大嘴巴,拿什么作比喻不好偏用这个。得了,看看片场工作人员火热的眼神吧,她都要被烤焦了。

    几十双若有似无的视线里夏馥柔精确把握到一束,某人放下手里的手机幽幽地看着她呢,夏馥柔心里一虚,不敢与他对视,只得无事人一般抬头望天。

    啊,今天天气不错啊。

    封山这可算马失前蹄,他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形象一句话崩塌了。这会儿他心有余力不足,若宋清月还没掌握精髓,那……。

    他仔仔细细与宋清月说:“去吧,刚才你什么心情,加倍地表现出来。”

    “action!”

    宋清月的动作却愈发拘谨了,自高而下俯视夏馥柔。

    夏馥柔注意到她双手捏了拳,眼睛鼻子全都强行摆出怒意,龇牙咧嘴的好似齐天大圣孙悟空。

    这种不带入情感强行挤出来的表情就是为什么观众大喊“尴尬症都犯了!”的症结所在。

    突兀的表情很容易让人出戏,夏馥柔都不用回头就知道封山导演一定捂着眼睛看都不想看。

    夏馥柔从轮椅里站起来,宋清月盯着她很是紧张,“你干嘛?”

    “来,我帮你。”夏馥柔比宋清月身高上矮一点,这会儿她将手搭在宋清月肩上,宋清月咬着唇弯下腰。

    夏馥柔眼波流转,轻轻说:“你猜叶骁城来这里是看你的还是看我的?”

    宋清月一刹那瞳孔放大,脚步往后半退,沉默地紧紧盯着她,

    “当然是看我的。”

    “你们在干嘛?聊天啊?不拍回去睡觉啊?”封山又打了两下摄像机,很不耐烦,陈曦这时候却开口了,“我看夏馥柔是在帮宋清月酝酿情绪。”

    封山看了看,须臾面色不善对叶太子吼:“下次再带这样的进组你试试!”

    叶骁城也盯着拍摄现场,没说话。

    夏馥柔的眼神迷人又专注,被她盯着的人向来会有无处现形的局促。

    宋清月咬着唇,耳畔,响起夏馥柔的声音“你确定他是来看你的吗……”

    “刚才在那儿,他可是对你很不耐烦呢……”

    “现在,他站在那儿看着我们这儿,看的是我,还是你,你自己没感觉吗?”

    宋清月的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

    夏馥柔说话声慢条斯理,眸中丝毫不掩对宋清月的轻视:“自作多情也要有个度……跟我争什么宠啊……”

    “夏馥柔你够了!”

    “提什么筱雅,你想激怒我?真可爱。”

    “夏!馥!柔!”

    宋清月眼眶欲裂,向夏馥柔怒目极视“你别以为自己怎么样!不和我们一票货色吗!?”

    宋清月怒吼出声,夏馥柔却突然坐回了轮椅里。

    “说的那么好你不也是靠身体的嘛!婊/子立牌坊说的就是你!”

    “看我父亲去世你很愉快吧?”

    在宋清月剧烈的中,来自于乐童清冷的声线钻进宋清月的耳朵。

    “准备”

    远远的,封山快速命令各就各位。

    “是啊,这就是恶有恶报!你父亲这是罪有应得!他就该死!该死——!”

    宋清月胀红了眼睛,鼻翼翕动,嘴唇激烈地打着哆嗦——她死死死盯着轮椅上沉默的乐童,眼中闪烁着报复的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