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23.chapter.23
    夏馥柔盯着梁毅不苟言笑的俊脸,他从来将她看得透透的。

    高三时候她唯一一次考砸了和梁毅说她考得还行,梁毅看她半晌,就说“嗯,下一次肯定能考好。”

    从来瞒不过他。

    夏馥柔盯着他:“公开的话你就是我男朋友了。”

    梁毅:“不好吗?”

    夏馥柔掩下内心跃动:“……有点不适应。”

    梁毅是真的要做她男朋友吗,他喜欢她吗?还是只在媒体前稍微体面一点?之前两人在一起整整一年梁毅一句“喜欢”都没提过。

    她的心里激动又紧张,得寸进尺,异想天开,梁毅如果真的爱上她了多好。

    - -

    梁毅发现了,夏馥柔在他面前格外直白,一双明亮的眼睛将心底的想法泄露得□□。

    她十分紧张,眼睫闪烁,面颊粉嫩如披上晚霞。

    他以前就喜欢摸她肉嘟嘟的耳垂,光滑如凝脂的脖颈,这会儿绯色如桃花灼上他的双眼,他不禁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

    梁毅的食指勾动夏馥柔的耳垂,因劳动而有些粗糙的大手摩挲着她的脖颈带来异样的颤栗。

    夏馥柔屏着呼吸,不知该往哪里看。

    “小柔,你真可爱。”

    他摩挲着她的脸颊,不由一笑。

    “这样的话,你会不会适应一点。”

    他找准夏馥柔桃花瓣一样的唇,低头俯身将自己的唇印了下去。

    - -

    他结实有力的左手臂从她的脸上移到后肩,将她整个人圈进臂腕中,右手则轻柔地抚着她的脸,深深浅浅地与她亲吻。

    夏馥柔一刹那傻了一般,什么勾人的技巧在荧幕上魅惑人的表情,全没了。

    梁毅烙下这一吻的瞬间,她宛如一张白纸,呼吸里是他的呼吸清淡的味道。

    而当他轻轻重重用他的舌头碾着她的嘴唇与贝齿,夏馥柔胸口起伏,不知所措,一双手软绵绵地搭在梁毅宽阔的肩上,像无力地挂着,又像是欲拒还迎地推拒。

    他舔舐着她,宛如她是头小兽。

    他的臂腕将她抱紧,不知道什么时候夏馥柔竟坐到了梁毅的腿上,被吻得零乱成一滩春水,在梁毅的怀抱里。

    “你干嘛啊”

    好容易得了空,夏馥柔眼眶亮晶晶的,嘴唇红得像是被吮吸了千百遍。

    梁毅浅笑,攥住她的手,望进她羞涩得不得了的眸子里,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

    “真甜。”

    - -

    相对于梁毅夏馥柔,就在他俩几米处的叶骁城徐雅月却是不大好。

    徐雅月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而叶骁城,满脸阴云密布。

    “夏馥柔。”

    夏馥柔背对着两人,梁毅则早就看到两人。

    他将夏馥柔从自己腿上放下来,小姑娘的唇角还留着他亲吻过的印记。

    叶骁城死死盯着这样的夏馥柔,满脸通红,呼吸紊乱,眼神故作镇定。

    试问哪一次夏馥柔对他有这样的反应?一次都没有,她永远是主导地位的那个。

    如果现在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在夏馥柔心中的地位是什么,那他也不是叶骁城了。

    夏馥柔说好将他当金主,那就是白纸黑字金主的意思。

    她绝无可能对他动心,而他之前所幻想的夏馥柔只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像极了一厢情愿的傻子。

    - -

    夏馥柔正面对上叶骁城,她略微不自在地用手背拂去嘴唇上湿润润的涎液,经过一番□□,唇珠红得像汁/水四溅的樱桃。

    叶骁城看得恼火冷笑:“夏馥柔,你胆子一向不小。”

    叶骁城穿一身白衣,快步走上前,向来斯文的模样因脸上可怖的表情破功,狭长内敛的双眸此时阴冷极了,嘴唇抿得很紧,看得出在极力压抑内心的愤恨。

    良好的教养使他不会在多人面前露出失控的一面,他眼角一斜,正好背对那树丛后的狗仔,只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夏馥柔。

    “叶总,我们说好的好聚好散。”

    “我给你的与你给我的,可不成正比吧夏馥柔。”叶骁城好笑,夏馥柔还真以为她给了他什么,可以把被包养这件事公事公论了?

    他嘴角一勾,轻蔑地瞅着她,“还真以为你是我的女朋友啊,谁说你给我的都还清了?”

    “我们签了合同。”

    夏馥柔从不留人口舌的余地,现在这样撕开了脸对谁都不好看,而且她一直避免着这一点因为这些年她与叶骁城合作十分愉快。

    “叶总,你给了我许多机会,都是合同上签名了的。”她意有所指。

    叶骁城无法反驳,死死盯着她,眼神里暗波流动,嘴唇抿得过紧下颚都显得用力。

    夏馥柔察觉他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

    夏馥柔只在叶骁城大案子失利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情绪,万万没想到也会因为她使得他如此不开心。

    如果之前略有只是略有察觉的话,那现在的夏馥柔至少能意识到,叶骁城对她的确有占有欲。

    他可能是自尊心作祟,没能轻易放下两人的关系于是迁怒与她;也有可能叶骁城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他有点喜欢她。

    可这两种揣测无论是哪种,夏馥柔都没法妥善安好地放置好叶骁城的这份情感。

    她不欲对上叶骁城质问的眼神,只能将头侧向一边。

    秋末凉风一阵阵地吹,扫过瓷砖地上焦黄的五角落叶,落叶横亘在夏馥柔与叶骁城的脚尖,明明之前还是一米的距离,却被硬生生划出一道线——两人似在一阵风之后泾渭分明。

    叶骁城与夏馥柔之间的气氛,凝重得令徐雅月有点不舒服。

    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她发言的时候。

    她看看叶骁城,看看夏馥柔,不知这时候该不该插嘴说导演还在等着大家,即便心里焦急,但她碰到这样的情况一边觉得自己没立场,一边也不敢打破僵局。

    - -

    “小柔,你该回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梁毅终低头看表,两人的对峙已经不会产生任何结果,再僵持下去他心里不愿意。

    被夏馥柔以一种护着幼鸟般护着的梁毅,此时将大手落在夏馥柔被风吹乱的乌黑短发上,他为夏馥柔的碎发挽到耳后,

    “小柔。”

    夏馥柔昂首,遇上他的双眸。

    他眼底无声的力量使她蓦然一怔。

    梁毅的眼神笃定,淡笑着,风从他的眸前拂过只为领略他眼底的流光,那般冷冽又清澈,深邃又寂定。

    就好似许多年前那样,他轻轻唤着她,字字清和,气质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