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24.chapter.24
    两人目送夏馥柔远去,直到她的背影缩成一个点才回过头来。

    两个都是极为出色的人,一个五年前挥斥方遒,另一个今朝有“叶太子”的美名。

    而除去本事之外,叶骁城与梁毅长相各自不俗。

    躲在树丛里还没走的娱记抓耳挠腮头疼,只见两人站在亭里面面相对,也不知是谁先开口的,娱记只能看到叶骁城的口型一开一合的,偏偏什么也听不到!这不急死他!?

    想到刚才拍下的陌生男子与影视新天后夏馥柔热吻,还有叶骁城和夏馥柔对峙的场面,娱记的眼睛都绿了心口热得不行!

    这t绝对是天上掉馅饼!

    等他相机里的照片一报道出去,加印妥妥的!

    娱刊大卖升职加薪干掉秃头主编!女朋友哭着要嫁他从此走上人生赢家之路然后生两个娃娃全特么是天才!

    娱记心情很复杂,万一娱刊脱销,他一下子拿了十几万的奖金该怎么花呢?

    现在,如果能听到叶太子和陌生男人说什么就更好了,说不定他们在因为夏馥柔的事情争执——这料一定更劲爆!

    连标题都被他这个天才娱记想好了!

    【惊!叶太子着与陌生男子交流暧昧!该陌生男子曾与夏馥柔法式湿/吻!

    但他也不能动,刚才站在这块地的一圈人哪个不知道他窝在这儿作据点呢,叶太子看上去好相处……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要是他不识抬举还换个角度拍,指不定对方会生气。

    娱记只得蹲着,却见叶太子突然笑了。

    - -

    “梁先生,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叶骁城已经一米八五,两人站在一起,梁毅还高些。

    叶骁城往旁走了两步,平视梁毅,唇角微勾:“听父亲说梁先生年少出名,却十分不走运进了牢里,这是刑满释放了?”

    梁毅淡淡看着他。

    叶骁城忽而一笑,手插裤袋,“父亲常说梁先生在投资上有十分的头脑,上次没认出您不好意思了。只是我没想到,”

    他目光玩味,“您出狱后竟然成了夏馥柔包养的男人。”

    这是实打实的寻衅了。

    梁毅盯着他蹙眉,叶骁城知道他说的话已经丧失理智了么?

    “如果我没记错财经周刊不久前还讨论梁毅出狱之后会从事哪方面的投资,投资没看到,梁先生是久旱逢甘霖先玩起了女人?那梁先生可找对了人,”

    他笑着,表情看似大度谦和,

    而实则叶骁城心底自尊心的破裂,凝成一支支涂满了黑色毒药的箭,报复地往对方的身体里射去。

    “夏馥柔跟了我五年,自学了不少床上本事,姿势声音都是一品,这女人滋味的确不错。

    梁先生不仅对市场有把握,连投资女人都很有眼光让她来陪你是不错的选择,可惜她是我用腻的,不然还能更快活点。”

    叶骁城一字一句都是冲着恶心梁毅去的,闪烁的恶意都快溢出他的眼眶。

    夏馥柔不是要和梁毅在一起吗,那他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叶骁城满意地看着梁毅脸色阴沉。

    男人都有自尊心,尤其在权利和女人这两方面极度强烈。

    说句不好听的,是个男人都无法直面忍受自己的女人有其他男人,何况跟另一个男人五年。

    梁毅说他是夏馥柔包养的,开什么天方夜谭的玩笑。

    谁都可能出狱后一贫如洗,梁毅不会。

    作为曾经在市场里稍动一动手指,敲几个键都能让整个金融区为之一振的男人,他有的是“黄雀在后”的招数。

    若真如他所说的,是他被夏馥柔包养了。

    那与其说夏馥柔选择了梁毅,还不如说是梁毅主动被夏馥柔选择。

    叶骁城唯独不明白的是夏馥柔和梁毅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 -

    凉飕飕的穿堂风往亭子里窜,时间已经不早,片场那会儿大老远的听到模拟枪/支的声音。

    梁毅实在不愿与叶骁城多纠缠,可叶骁城却挡着,片刻不停地说着,

    他只得听够全程叶骁城对夏馥柔的轻蔑。

    如果梁毅不知道夏馥柔是什么人,或者没听过徐雅月说的,夏馥柔与叶骁城的交集寥寥无几,那他内心一定会压抑。

    除此之外,他也会厌恶自己。

    不谈喜欢也不谈更深的情感,当夏馥柔把五年赚的所有钱交给他并且得知他身无分文的时候,眼中闪烁着如释重负与安慰。

    梁毅不是对情绪迟钝的人。

    他想到第一次踏入夏馥柔的家里,能够感受到的她对她自己生活追求并不高。

    他也能想到的,从狱里出来律师带他去的那些高定店。

    夏馥柔为什么在刚刚踏入娱乐圈这个染缸之时,选择了对她十分有耐心愿意工工整整签订合约的叶骁城,为什么得到了机会万分珍惜万分努力五年可以赚到一些老演员可能一辈子赚不到的钱。

    她或许极端了,她也或许十分愚蠢。

    可这份不能放在明面上的关于自尊的答案,梁毅得看在眼里记在心底。

    出狱后与夏馥柔相处的这些时候,他有时候会想,夏馥柔真的是个笨蛋。

    现在,叶骁城抢白他所认识的夏馥柔。

    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就算不是梁毅,只要现在能给叶骁城一面镜子。

    那么叶骁城大概会明显,现在,他的表情写满了愤怒与嫉妒。

    和一个心虚嫉妒的人争执没有效率,也不公平。

    梁毅静静地打量着叶骁城眼底的不甘,待对方终于沉下心气,才笃定回应道:

    “第一点,小柔并不是你说的那样。第二点,”

    对着叶骁城年轻斯文,却僵硬的脸,

    梁毅目光如炬,毫不相让:

    “小柔是我的人,不劳叶先生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