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30.chapter.30
    “我疯没疯你我都清楚, 你现在什么情况, 别说没看微博!那真是清一色想把你搞出娱乐圈的,”

    李文森垂睫, 吹了吹指甲,“靠你那个不中用的小朋友,没过一年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马后炮?”

    “屁!这些年我给你当多少次顾问了?分文不收啊夏馥柔!”

    李文森想想就好笑,

    “你还要我有时间培养下你的小朋友,唉这些年既然把她当助理了就别为难她了!社恐的人不是吃这口饭啊!”

    “嗯,我感谢你壮哥。”

    夏馥柔从被窝里探出一直小拳头作揖。

    李文森胸口的闷气发泄了不少, 再被夏馥柔乖巧地拱了拱,金牌经纪人轻哼了一声就算揭过了。

    “夏馥柔, 如果梁毅没有五千万也罢,如果他有这钱还不出——你得为你自己想想了,别被人骗了。”

    李文森这句话刚出口,就觉得怎么有点咒人呢。

    他瞥了眼视频里的夏馥柔,

    “那什么,没别的意思,你懂的哈。”

    这货担心夏馥柔生气呢。

    哪晓得视频这头, 一看, 夏馥柔还笑了。

    李文森这下也不紧张了, 眉头松了松,眼尾又扬起属于李大壮妖里妖气的笑意,

    “夏馥柔, 我可是好心好意的, 你得记得我的好哼!”

    夏馥柔心中又熨帖又好笑,

    “听你说的,好像你挺熟悉梁毅的?”

    谁知——

    李文森的脸立马晴转多云,他翻了个白眼语气里还透着嫌弃,

    “放到几年前,梁毅可是比我爸还凶的男人嘞~你去问问叶骁城就知道了,像我们这一辈的,哪个爹不让我们学梁毅?别人家孩子!”

    “我爸还要过分,”李文森说着说着就生气了,“他连性取向都要我学学梁毅!这能学的了吗?天生的好吧!”

    夏馥柔:“……”

    挂了视频后,夏馥柔闷在被子里唇角扬起弧度,

    梁毅是别人家孩子,

    想想都有点小骄傲呢。

    - -

    h市的季节变化极快,上周才刚刚到白露的节气,天朗气清秋高气爽的——今朝一醒,剧组的工作人员都不自觉加了一件外套。

    上了年纪的老前辈笑说:“一阵秋雨一阵凉,以前拍戏啊,哪有那么好的环境哪有什么助理捧着外套候着。天一冷,没拍戏的时候一个个裹着单衣瑟瑟发抖嘴巴都哆嗦了,一到上场了——表情一秒得到位!”

    夏馥柔听得好笑,“那干吗不多备点衣服放旁边呢?”

    宋老师接过夏馥柔倒的热茶,“当时工作人员没有那么多,我们就得一起扛机器,呵,你看看,好家伙!多沉啊!”

    宋老师像是挺怀念的,脸上的笑漾开了,

    “那个年代,没什么演员剧组人员的区别!大家都是奉献党!作出好片子给人民大众看!”

    夏馥柔虽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但听宋老师说着,竟也觉得那画面栩栩如生。

    她想到了外婆,外婆也是那个年代的人。

    外婆边和面团,边哼着民歌的调子,哼着时髦一点的流行曲。

    好像是这样唱的,

    “巍巍的钟山,巍巍的钟山,龙盘虎踞石头城……”

    - -

    天渐渐亮起来了,绿草叶上的白霜褪了。

    陈曦与封山一同来的时候,就见来得早的人正在上妆,封山远远就瞧见夏馥柔和一群老戏骨在侃大山。

    他乐了,朝陈曦道:

    “我记得夏馥柔和你是同龄人吧,这姑娘怎么老爱往老前辈那儿窜呢?”

    陈曦也见到了,夏馥柔坐在几位老师圈子里,笑着还能插几句话。她是与几位老师熟悉了这才能谈天说地的。

    不过夏馥柔从小就得老人的喜欢的,陈曦想到以前的事。

    那会儿高中派学生代表去养老院表演节目。

    高中学生还贪玩,面对排排坐没什么表情的孤寡老人自然提不起兴趣,表演的时候也态度马马虎虎。

    虽然一出戏完整表现出来了,但效果——可以说是表演完了就完了,同学不期待老人反应,老人果然也没反应。

    眼看一群人要以无所谓的态度来,又要以无所谓的态度回去。带班老师着急了。

    陈曦就是在那时候觉得夏馥柔特别可爱的。

    夏馥柔一向文静,那次却豁出去了似的,“哗”地一下给蹦上了台!蹦上台唱了一首五月天的——所有同学都喜欢唱的!

    这气氛一带,所有同学都唱起来了。

    连没什么表情的老人也笑着点头摆手了。

    等到几个学校里会唱歌的上台轮番唱了几轮,气氛已经完全活跃起来了。

    夏馥柔只唱了一首,就红着脸安安静静坐在台下,和老人说说话,哄着老人挥手了。

    陈曦当时就觉得,夏馥柔这姑娘,挺好的。

    是小事,芝麻大小的小事。

    但就是挺好的。

    老人哪听得懂这姑娘唱的什么啊,

    老人就是想要热闹一点。

    - -

    不自觉的,陈曦发现自己笑了。

    下一秒,陈曦咽下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左右看看,没看到昨天那人。

    正巧,夏馥柔也朝他这个方向走过来——封山导演就在陈曦后头。

    鬼使神差的,陈曦候了上去,

    又鬼使神差的,他问了句,

    “梁毅不在?”

    夏馥柔愣了下,“嗯”了一声,“他回去了。”

    一时无话。

    夏馥柔指了指封山的方向:“那我去找导演了。”

    陈曦:“我正好也有几个问题,一起去吧。”

    话音刚落,陈曦只觉空气凝固了稍许。

    十几年前,

    夏馥柔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那我去找数学老师了。”

    陈曦:“我正好也有几个问题,一起去吧。”

    那会儿,地下恋情,夏馥柔听了这话恼人的羞涩攀上脸颊;陈曦则一把牵起她的手,捏了捏,两人大步走,直到办公室门口才放开。

    没有人看到。

    一切的甜度刚刚好,像幸福是偷来的,

    呀,偷来的更甜。

    现在,同样的话只能带来两人之间的沉默与尴尬。

    ——

    ——“夏夏!小月说你需要补一下妆!”

    听到那边工作人员的叫唤,夏馥柔顿时松了口气,

    仿佛凝固的空气又流动了起来,她朝陈曦笑了笑,“那我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