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娱乐圈之报恩 > 章节目录 31.chapter.31
    今天片场的气氛与前两天又不太一样。

    来偷拍的人明显多起来, 装作路人鬼鬼祟祟的, 工作人员劝退了几个老面孔,可一转身, 又有不认识的面孔拿起相机“咔擦”“咔擦”的拍。

    夏馥柔休息的时候坐在一边看剧本,隐隐就听到狗仔窸窸窣窣拍照说话的声音。

    她换了个地坐,这些人也跟了过去。

    徐雅月和工作人员赶了几趟,刚说好“就走”“就走”,转眼又蹲在那儿举着台相机拍个不停。

    “导演,让人清一下吧。”

    远远的, 陈曦看了眼冒出个头的娱记,“让剧组的人去赶, 他们不会走。”

    封山冷嗤一声,

    “真是无缝不钻!”

    “你以为他们是来堵夏馥柔的?他们是来堵我们这部剧的!为了达到让夏馥柔罢演的目的才会罢休!”

    说归这样说,封山又叫了现场的几个安保人员去赶人。

    效果甚微,人太多了。

    这里赶完那边还有, 纯属候着等夏馥柔的样子,让人看着就烦。

    陈曦静默了一会儿,把小海叫了过来, 附耳与他说了几句。

    不一会儿就见到穿着警卫衣服的几个男人往树丛后的人堆里走, 软的不行来硬的, 一个个戴着徽章对话机。

    几个见惯了被人赶,刚刚还嬉皮笑脸厚脸皮拍照的娱记, 一下怂了。

    这些警卫腰上别的都是警棍啊!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封山眺了一眼, 问身边人, “哪儿来的?”

    陈曦的目光从树丛那儿收回来,淡淡道:“让朋友叫了些人来,别耽误拍戏进度了。”

    封山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回过头——又看一眼。

    余光察觉到导演一直盯着,陈曦侧身与他对视:“怎么了?”

    他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封山却嗅出他的不对劲。

    若是往常他看着陈曦,他向来光明磊落让他看,直到无奈了才会挑眉笑说:“让嫂子知道导演那么喜欢看我,可就说不清了。”

    可今儿个,——“怎么了”

    ——故作镇定故作平静。

    从早上到现在,除去两人演对手戏的时候,陈曦的目光经常故意无视一个人,常常头都转过去了,却不正视那人。

    那个人就是夏馥柔。

    封山在旁边看得真切,他只当做陈曦不喜欢夏馥柔。

    作为导演,他思考再三还是决定与他明说:因为医院这个场景在故事出现的两处至关重要——首尾呼应,在影片最开始有桥段最终也是在医院落幕。所以两个人的认识感情的高潮都在这个医院发生。两个人的感情必须包含互相爱慕的深情以及立场不同的挣扎与绝望。

    或许对夏馥柔与陈曦来说有些为难了,两个人初次见面只经过两天的磨合就要演出初识到熟稔的感情变化。

    尤其封山发现陈曦有意无意地对夏馥柔抱有漠视的意思,他问了句:

    “等会儿要拍吻戏,准备好了吗?”

    本身这部戏是悬疑片,不需要将男女主唇齿之间的交流拍得很细,封山会着重拍摄两人眼神手部的动作——

    ——陈曦与夏馥柔两人,都有纤长白皙的手指。

    封山注意到了,于是才想到依靠手部捧着脸蛋的动作将亲吻拍摄出另一种美感。

    若陈曦并不喜欢夏馥柔,这个动作将无比僵硬。

    - -

    封山话音刚落,就见之前还坐在一边的夏馥柔走了过来。

    场中两位前辈的片子两三条便能过,拍得很快,原定还需过两个小时再拍到夏馥柔的部分提前了不少。

    夏馥柔是拿着剧本来的,她知道接下来拍的是哪一个片段。

    正因为是悬疑片所以夏馥柔知道这一段吻戏可以错位,封山导演之前也明说了:只要拍出效果,碰不碰到男女主可以自己去商量。

    夏馥柔刚走到封山门前,

    就听陈曦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段错位吧,能拍出效果就好。没必要碰到。”

    声音淡淡的,好似非常对两人肢体上的碰触是本能的排斥。

    既然陈曦已经把她想说的话说了,夏馥柔也是这个意思,她笑了笑,

    “希望能一条过。”

    明明是正常不过的对话,

    封山感觉更怪了。

    陈曦会当着女明星的面明说“不希望碰到”已经不可思议——很落女明星的面子了,一般这种要求该由吻戏的女主角来提才是,一向绅士的陈曦从不会主动提这方面的问题。

    真是破天荒。

    而夏馥柔封山是知道的,她不拍吻戏。

    事实上在以往的拍摄中夏馥柔需要拍摄的吻戏几乎没有——哪怕有,作为女二女三,只需要错位就好。

    封山瞅瞅自己的两位男女主角,“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那我和你们讲一讲剧本上这个动作。”

    他指着这一段:

    文睿(半跪着,仰头,双手捧乐童脸):真希望我不是我,你不是你。

    乐童

    文睿(指腹为乐童抹泪):我没有资格说爱你。

    这一段,夏馥柔看了起码三十多遍,她心中揣摩这样的哭泣三十多次。

    戏里,乐童这时已经摸到了真相,在天台上与文睿摊牌,文睿却抢先一步讲起以前的事情,并向乐童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这会儿,当封山的手指指到这里,她心有感悟,除了对陈曦的爱,乐童一定藏着深深的恨意不甘后悔。

    还有点对现实残酷的无奈。

    “文睿的手得怎么上去,陈曦你想过没?”

    封山指着这一行字,“你等会儿感情得到位啊。这一幕我做细景,你别给我溜号。”

    陈曦“嗯”了一声,“借位你拍谁侧脸?”

    就在这时,夏馥柔裤兜里手机震了起来,

    封山陈曦都看到了,封山导演放下剧本,眼神询问夏馥柔:要接吗?

    夏馥柔摆了摆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摁掉。

    陈曦站在旁,扫过一眼:

    来电显示三个字:梁先生。

    不知怎么的,这一眼,陈曦心头冒出一股无名火,很是烦躁。

    “拍戏的时候把手机调至静音,或者交给助理是比较好的做法。听说你拍戏五年了,这点专业都没有吗?”

    陈曦已是压着声音说话,周围的人只能看到陈曦不动声色地与夏馥柔说了两句。

    可夏馥柔却是身体一僵。

    虽然早有预料陈曦会对她产生厌恶的情绪,但她以对陈曦的了解,他绝不会把厌恶的情感放在明面上让人落面子。

    短短十分钟,两次。

    即便每次陈曦都是有理的那一方:合理提出自己的看法,亦或者,以前辈的身份训诫夏馥柔应该对演戏更加专业一些。

    但夏馥柔仍然明显察觉到陈曦对她的不满。

    好像陈曦来出演这个角色,没想到对手戏是与夏馥柔来演,相当勉为其难。

    夏馥柔并不是第一次被人奚落,何况有错的是她。

    只是身上有些凉,心里也有一点不适应。

    - -

    陈曦性格温和,与他相识几年的封山这是头一次看到陈曦语气那么强烈——是的,强烈。

    听其他与陈曦合作过的导演说,无论碰到有对手戏的演员ng多少次,陈曦总能抱之一笑,他不去勉强别人,只会帮助别人。

    各方面总结下来,是个性格非常具有亲和力的演员。

    封山也确实认为,陈曦虽话不多,但人相当和善。

    似乎陈曦给所有人的印象,就如他的外表一般,柔和,圆融。

    只是没想到,会被封山碰上陈曦训诫其他演员的时候,这也相当难能可贵了。

    一时间,除去陈曦,夏馥柔僵了,封山愣了。

    好一会儿,夏馥柔轻声道了歉:

    “没有下次。”

    她向来知错就改。

    夏馥柔平时拍戏从不将手机带身上,可想到梁毅差不多这个时间会到纽约,她想他落地会给她打电话,就带在了身上。

    没想,这通电话来得不巧。

    但不论是怎样的原因,错就是错,陈曦没说错,她今天是不专业了。

    经过夏馥柔的道歉,好似气氛好了些。

    只封山眼皮不自在地乱跳,只觉陈曦的态度是真的奇了怪了。

    他一早上拍的几段都非常顺,鲜少有ng好几次的。

    可这会儿,封山有不好的预料,

    这条吻戏可能得拍上十几次。

    夏馥柔掐了手机以后三个人继续讲戏,除去刚才的小风波,男女主与导演的交流还算顺利。

    封山点头说“可以了”,又看看表,找了准点,朝零零散散片场上休息的剧组人员喊:“再休息十分钟后拍”。

    这话还没说完,

    就见夏馥柔慢慢往旁边靠去,宝贝似地捧着手机,三步并两步的,往一旁人少的地方打电话去了。

    陈曦从剧本里抬起头,眺了一眼夏馥柔的背影。